一腔热忱寄磐石

塔斯·沃克采访菲利普·沃茨并谈论他在地质学领域独创性的发现

原文见https://creation.com/philip-worts-interview  翻译:王鹏

1977年,菲利普-沃茨在卡尔古利的西澳大利亚矿业学院完成了采矿地质学方面的应用科学学士学位课程。他不仅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而且获得了西澳矿业学校和澳大利亚地质学会(西澳分部)颁发的两个金牌奖。

毕业后,菲利普一直在西澳大利亚(简称“西澳”)著名的富矿区从事于铁、镍和金等金属的采矿和地质勘探工作。正是在这段时间,菲利普发现了一些非同寻常的化石,颠覆了人们对地质学的普遍认知。近几十年来,菲利普筹划并主导了多次创造科学之旅,旅程包含珀斯北部和南部的广阔地貌(西澳大利亚的黄金旅游区)。但其实在很长时间里,圣经地质学对他来说却是陌生的。

地质学之旅

在他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菲利普-沃茨都与家人生活在离州府城市珀斯有几个小时车程的西澳州农场。这影响了他包括学业和教会活动在内的生活的方方面面。

菲利普的曾叔父开启了他对地质学的兴趣。他回忆道:“我的曾叔父从澳大利亚各地收集宝石、化石和矿物。当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他就把精选的矿物粘在一个衬衫盒里(有一个透明的塑料盖子)并贴上标签作为礼物送给我。这让我觉得这很新奇。在他自己的大量收藏品的标签上,我的曾叔父都是使用基于进化论的名称和日期。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会对我的思想产生什么影响。”

当菲利普开始学习高中科学课程时,他再次遇到亿万年的漫长进化的概念。回忆其影响:“就在那时,我全心全意地接受了进化论,并很快成为彻底的无神论者。” 与此同时,菲利普也立志成为一名地质学家。

因为居处偏远,他在高中的最后两年需要离开家乡,住在珀斯的一所寄宿学校。令他感到沮丧的是,他的课程表不允许他学习地质学以准备大学入学考试。

菲利普并没有退却,他努力争取校方许可,利用课余时间将地质学作为一个额外的科目进行学习。他从上地质课的朋友那里得到课堂笔记。此外,学校还允许他参加地质学班上为期两周的在西澳州北至黑德兰港长达1600公里的弯路旅行。菲利普说:“这次旅行很好地满足了我对地质学学习的愿望”。学校允许菲利普将地质学作为额外科目参加课程考试,最终他通过了考试。

菲利普在距离珀斯以东7小时车程的卡尔古利的矿业学院开始了他的大学学习。他说:”我选择那所大学是因为我一直想从事地质学的野外实践工作”。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这让菲利普有机会直接接触到许多在该地区采矿企业工作的地质科学家。在他的主要评估项目中,他对卡尔古利以北几百公里的富矿区进行了部分地质测绘,该地区此前并无详细的测绘。

在休假期间,菲利普在卡尔古利以北五小时车程的地下温达拉镍矿担任地质采样员。菲利普提到:

“这是一次奇妙的学习经历,我有缘看到很多刚开采出来的超镁铁质岩石[1]样品,而非被深度风化后的地表暴露样本。此外,我很高兴能受到该公司的地质学家的培训。并且工作带来的收入也为我的学业提供了资金。”

水母化石的发现

菲利普走上地质学道路后不久,他成了一名基督徒。他描述了这对他的生活的影响: “从无神论-进化论者到基督徒,也就是成为创造论者,让我的思维模式经历了彻底的更新。显然,这与我在地质学课程中所学到的关于地球的起源和历史的解释是截然相反的。”

随即,菲利普开始重新评估他所受到的地质学教育和自己的实地观察,看看是否有任何东西支持这个(对他来说)新的创世-洪水历史模式。他说: “我惊奇地发现,我所知道的许多地质学现象,尤其是沉积岩,都提示快速的水下沉积,而非缓慢渐进的过程。”

他还花了大量的时间学习圣经,以便能为新的属灵生活的各个方面提供指导。

在菲利普成为基督徒后不久,当他在珀斯和卡尔古利之间的道德山矿脉工作时,曾经轮值做”导游 “。在他所带的一群人中碰到了一个年轻人,他是一个狂热的岩石收藏家。

菲利普解释说:“他告诉我,他在位于西澳亚皮尔巴拉地区北部1000公里的威特努姆(Wittenoom)地区的一个峡谷中看到了水母化石。”

这对当时仍在与进化论思想搏斗的菲利普来说是很震感的。”我顿时觉得’不可能!’。复杂的多细胞生命在这些岩石形成的时候并不存在”。几乎就在同一时刻,菲利普被一种新的可能性所震撼。

“我向他问路,并组织了一个为期四周的家庭假期去调查。我们找到了化石。是的! 它们显然是水母化石,形成时间却是公认为复杂生命开始进化之前的 “19亿年”。

忙碌的生活使得他所收集的水母化石标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当作花园的装饰品。但最终,菲利普根据这些化石写成一篇科学论文并发表在本刊上(见参考文献2)。菲利普写道:[2]

“这种化石发现的意义是巨大的,因它直接挑战了被广泛接受的进化论框架。具体来说,它与关于生命演化、地球的古气候、地球的古大气的论述以及流传甚广的‘雪球地球’理论相矛盾。‘雪球地球’理论旨在解释寒武纪突然出现的复杂化石——即所谓的寒武纪生物大爆发。”

菲利普一直致力于提高对这一突破性发现的认知。2014年在珀斯举行的大型创造论会议中他向在场的听众介绍了水母化石证据。同时,他还将自己的论文发给了美国加州大学地质学教授、时任古生物学会会长的桑德拉·J·卡尔森。她回复说: “我很高兴看到你得出结论,这些确实是化石——它们保存得很好。”[3]

一般来说,人们对这些化石没有什么特别反应,这种忽略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它挑战了漫长时间进化的基础。菲利普认为,一个真正的科学家应当接受这种确凿的化石证据,即使它与被人们坚持的理念相矛盾。菲利普说: “然而,让它被广泛接受是很困难的,地质柱已经被‘刻在石头上’,没有人敢于’撼动大船’。” 他进一步提到: “我相信有许多标本之所以被放在‘难题筐子’里而束之高阁,只是因为人们对于漫长时间进化论的宗教般的执着。”

创造论地质之旅

在成为一名基督徒并被圣经的世界观照亮之后,菲利普有了教育他人的热情: “我想传播我在归向基督后所经历的心路历程,我发现这些认识使我更为自由。我希望其他人也能在神的话语中获得同样的喜乐和信心。”

为此,菲利普乐于在教会、青年团体和基督教学校进行演讲。他喜欢探索地质遗址,并积累了大量关于地质灾变的有力证据。他经常在全澳各地以一日游的形式向别人展示这些第一手的地质特征。

“我想让人们亲眼看到我们脚下的岩石和地貌是如何有力地印证了圣经的可靠性的。”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除了一日游之外,菲利普还组织了多次长达一周的地质游览活动。事实证明,这些倍受欢迎的旅行不仅有很强的教育意义,而且也提供了促进彼此友谊和个人发展的好机会。一个比较受欢迎的旅程是珀斯以南五小时乡村游,包括了壮观的斯特林山脉。菲利普说最受欢迎的路线是探索珀斯以北约六小时车程的卡尔巴里地区,年龄从5岁到83岁各类人群都乐此不疲。

在这些旅行中,菲利普往往以地质学理论为开始,向人们展示地质学家如何观察和描述岩石。菲利普说:

“我解释了那些不相信圣经的地质学家是如何展开关于过去的叙事。然后,我进一步解释实际上同样的观察结果能够为创造论和创世纪洪水提供更好的证明。”

创造论地质学旅行广受好评,人们很快就理解了这些概念。并且在参加旅行团的人当中有人还发现了新的化石。菲利普对此很兴奋,并计划将这些发现发表在科学论文中。

继续前行

菲利普对地质学的热情使他走上了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虽然他不是成长在一个 “去教堂”的家庭,但他的母亲通过邮政服务为孩子们组织了主日学课程。菲利普当时非常喜欢这些故事。

然而,后来在科学和地质学中包含的进化论思想使菲利普接受了无神论。这让他染上大学文化的消极面:酗酒和药物滥用。

所幸,当他在大学里遇到一些基督徒女孩时,这一切都改变了。她们对基督信仰的热忱感染了菲利普,这使他悔改并接受了基督。他渴望了解更多神的话语和真理,这促使他进一步阅读和研究圣经中记载的创造和地球历史。他与其中一个女孩简结婚并组建了家庭,现在儿孙满堂。和简享受着恩典满溢的生活的同时,他的惊人发现也为地质学显明了一个全新而有意义的方向。

2022年9月26日发布

参考与注释


[1] 低硅火成岩

[2] Worts, P., Fossil jellyfish from the Pilbara, Western AustraliaJournal of Creation 27(1):114–118, 2013; creation.com/fossil-jellyfish-pilbara.

[3] 查尔斯·达尔文拒绝承认挪亚洪水,并从而断言我们永远不会找到水母化石。然而这已经被证伪多次(例如 creation.com/hundreds-of-jellyfish-fossils)。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