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条码显示物种之间的差距和近期瓶颈效应

作者:Yingguang Liu  翻译:流萤

原文发表于Journal of Creation 32(3):7-9.

2018年,斯多克尔(Stoeckle)和泰勒(Thaler)在《人类进化》杂志(Human Evolution)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为何线粒体能定义物种?”(Why Should Mitochondria Define Species?)。1 文章挑战了人们对地球生物历史的认知。两位作者分析了近十年累积的DNA条码资料,得出以下结论:1. 动物界各个物种之间在基因序列上有空白区;2. 现存动物种都是“在最近几十万年内从小群体发展起来的”。该文引起了大众媒体的注意,我们作为创造论者如何看待这些发现? 继续阅读“DNA条码显示物种之间的差距和近期瓶颈效应”

从圣经创造论看冠状病毒

作者:羅伯特.卡特   翻釋:黃逸恒virus

有一种新型病毒席卷全球,大多数人称它为“冠状病毒”(coronavirus)。病毒最早在中国武汉发现,现已经在多个国家出现,已有许多死亡个案。我们应该怎样看待这事情呢?病毒是否支持进化论的证据呢?我们可以在圣经创造论下解释这事吗?这是“甚好”的创造中的一部分吗?我将会彻底颠覆你对病毒的看法。准备好了吗? 继续阅读“从圣经创造论看冠状病毒”

上帝的DNA解缠马达 ——拓扑异构酶

作者:乔纳森·萨尔法提

译自Creation Magazine 2018年第40卷第1期

所有生物体内都有奇妙无比的机器,还有建造这些机器的“指令手册”。正如一本书的信息是由纸上的文字记载一样,这本指令手册是由著名的DNA(脱氧核糖核酸)分子中的化学”字母”序列(核苷酸)书写。 继续阅读“上帝的DNA解缠马达 ——拓扑异构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