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寒武纪的花粉化石2——大峡谷的花粉化石颠覆植物进化

作者:卡尔·维兰(Carl Wieland)

翻译:Joe Jack

原文:https://creation.com/fossil-pollen-in-grand-canyon-overturns-plant-evolution

在“前寒武纪”岩石中发现化石花粉粒(远早于进化主义者认为的种子植物所应该出现的年代)对整个进化框架的摧毁性打击不啻于在石炭纪煤层中发现人类骨骼。创造论地质学家克里夫·伯蒂科(clifford burdick)博士率先报告了在所谓的哈凯塔页岩(Hakatai Shale)中发现种子植物的化石花粉粒,这个大峡谷的地层被归类为“前寒武纪”。[1][2] 这些发现受到另一位创造论科学家查德威克(A. Chadwick)博士和其他人的质疑,认为化石可能是从空气中进来的污染所致。[3][4]

继续阅读“前寒武纪的花粉化石2——大峡谷的花粉化石颠覆植物进化”

基督徒父母给后代具永恒价值的传承—— 在下一代关于起源问题的思想争战中得胜

原文见于https://creation.com/leaving-lasting-legacy

作者:加文.考克斯(Gavin Cox)

翻译:黎国良 (Vincent Lai)

校对:黄逸恒博士(Dr. Felix Wong); 黄晓钟(Stephen Wong)

 

我想跟大家分享自己的一个儿时回忆,希望能够启发并引导大家思考,该怎样替儿女建立一个坚固及合乎圣经真理的世界观。

还记得我七岁那年,我拥有了一本由瓢虫出版(Ladybird Book)名为「恐龙」(Dinosaurs)的书籍。[1]书中一页页色彩缤纷的插图,不断地以进化理论来描述地球的历史。那时孩童的我当然对图画里面的恐龙、奇形怪状的地形为之着迷。这些图画像是在告诉着我这地球是怎样由一个原始荒芜的星球进化成现在这样子的神秘故事。还记得书里的描述: 继续阅读“基督徒父母给后代具永恒价值的传承—— 在下一代关于起源问题的思想争战中得胜”

保存度极充分的细胞不是残留物 ——对《恐龙血液与地球年龄》的批评

原文网址

https://creation.com/dinosaur-blood-fuz-rana

作者:马克·阿米蒂奇Mark Armitage  翻译:Joe Jack

从蒙大拿州地狱溪( Hell Creek)的三角龙之角里发现的纤维骨软层以及拥有惊人保存度的骨细胞,无法用法扎勒·拉纳(Fazale Rana)博士在其《恐龙血液与地球年龄》一书中提出的成因来解释。本篇将检视并纠正拉纳对三角龙角里软组织的错误认识和错误定性。仅鹦鹉学舌般地重复进化论者对恐龙软细胞的讲法并不能解释这些东西的存在。所以需要进行更为具体的研究工作才能解释之。 继续阅读“保存度极充分的细胞不是残留物 ——对《恐龙血液与地球年龄》的批评”

现代人与古人类可能共享DNA的证据——进化论关于人类起源的观点追随圣经

Translated from https://creation.com/super-archaic-humans

作者:马太·赛哈帝(Matthew Cserhati

翻译:Joe Jack

《科学》杂志最新的论文显示人类的先祖,尼安德特人(Neandertal)与丹尼索瓦人(Denisovan)与所谓的“超古”人类至少在两个不同的时间地点通过婚。[1] 根据对现代人类基因的分析,科学家认为所谓超古老人类可能包含了直立人(Homo erectus)、海德堡人(Homo heidelbergensis)、甚至其它一些人类族群。 继续阅读“现代人与古人类可能共享DNA的证据——进化论关于人类起源的观点追随圣经”

DNA条码显示物种之间的差距和近期瓶颈效应

作者:Yingguang Liu  翻译:流萤

原文发表于Journal of Creation 32(3):7-9.

2018年,斯多克尔(Stoeckle)和泰勒(Thaler)在《人类进化》杂志(Human Evolution)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为何线粒体能定义物种?”(Why Should Mitochondria Define Species?)。1 文章挑战了人们对地球生物历史的认知。两位作者分析了近十年累积的DNA条码资料,得出以下结论:1. 动物界各个物种之间在基因序列上有空白区;2. 现存动物种都是“在最近几十万年内从小群体发展起来的”。该文引起了大众媒体的注意,我们作为创造论者如何看待这些发现? 继续阅读“DNA条码显示物种之间的差距和近期瓶颈效应”

从圣经创造论看冠状病毒

作者:羅伯特.卡特   翻釋:黃逸恒virus

有一种新型病毒席卷全球,大多数人称它为“冠状病毒”(coronavirus)。病毒最早在中国武汉发现,现已经在多个国家出现,已有许多死亡个案。我们应该怎样看待这事情呢?病毒是否支持进化论的证据呢?我们可以在圣经创造论下解释这事吗?这是“甚好”的创造中的一部分吗?我将会彻底颠覆你对病毒的看法。准备好了吗? 继续阅读“从圣经创造论看冠状病毒”

上帝的DNA解缠马达 ——拓扑异构酶

作者:乔纳森·萨尔法提

译自Creation Magazine 2018年第40卷第1期

所有生物体内都有奇妙无比的机器,还有建造这些机器的“指令手册”。正如一本书的信息是由纸上的文字记载一样,这本指令手册是由著名的DNA(脱氧核糖核酸)分子中的化学”字母”序列(核苷酸)书写。 继续阅读“上帝的DNA解缠马达 ——拓扑异构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