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龙——堪称史上最奇之物

原作:Jerry Bergman 原文见 https://creation.com/pterosaurs

翼龙(“有翼蜥蜴”)是上帝创造的最奇怪的动物之一。 它们被归类于爬行动物,但看起来更像鸟。 它们长着喙——包括动物王国中最怪异的喙。 像其他爬行动物一样,许多翼龙长着尖锐的牙齿和长长的尾巴。 然而,与大多数爬行动物不同,翼龙被许多人认为是温血动物,这一特征像鸟类和哺乳动物。 此外,爬行动物所特有的表皮鳞片,也从未在翼龙标本中发现过。

然而,因为如今爬行动物的定义包括了除鸟类和单弓类(哺乳动物和已灭绝的类似哺乳动物的生物)之外所有具有羊膜卵的脊椎动物,所以根据该定义,翼龙可以称为爬行动物。 尽管如此,翼龙学界的领军人物大卫·恩文教授得出的结论是,翼龙具有令进化论者感到困惑的混合特征。[1]

为飞行而设计

总的来说,翼龙是优秀的飞行者。 一位权威人士甚至表示,它们“可能比当今天空中的鸟类和蝙蝠飞得更有效率”。[2]

与鸟类一样,翼龙拥有又坚固又轻巧的中空骨骼,骨梁薄如纸牌。[3] 翼龙的脑结构提示其神经系统的组织方式与鸟类非常相似,具有飞行所必需的特殊性征。[4] 它们的胸骨上甚至有用于附着飞行肌的龙骨突,与鸟类的一样。

然而,翼龙的翅膀更像蝙蝠(哺乳动物)的翅膀,而不像鸟类的翅膀。翼龙翅膀是由一层坚韧的皮肤组成的,在身体和长长的第四指(称为翼指)之间铺开。 这种骨骼结构不同于蝙蝠翅膀的骨骼结构。 翼龙像鸟一样拍打着双翅,许多品种或许能够像鹰一样远距离翱翔。 从远处看,翼龙很像鸟。

大小不一

虽然有些翼龙如知更鸟一样小,但有些翼龙的大小接近一架小型飞机。 已知最大的飞行动物是风神翼龙(Quetzalcoatlus)(图 1),它的翼展约为 10-11 米(33-36 英尺)。[5]  它的巨大头颅(包括喙)长 达1.5 米(5 英尺)! 由于某些种类体型庞大,翼龙通常被称为“空中飞龙”。[6] 翼龙有时也被称为“会飞的恐龙”,尽管它们不是恐龙。

根据化石证据,有报道称翼龙身上覆盖着羽毛状的“绒毛”。 这导致了“原始羽毛”的说法。 但经过更仔细的分析,“绒毛”似乎源于死后皮肤胶原蛋白的分解。1,[7] 曾有人宣称某些恐龙身上有“羽毛”,也可能出于同一现象。[8]

进化论者声称,翼龙不仅是第一批能够飞行的爬行动物,而且还是第一批会飞的脊椎动物。要把一只陆栖动物转化成飞行动物, 动物身体的整个设计几乎都必须修改。化石记录中没有能够进化成翼龙或任何其他飞行动物的“前飞行“(飞行完善之前)生物的可行例子。

翼龙——别具一格的飞行者

已知的生物中唯有翼龙具有一个独特的小骨头,叫做”翅骨“。翅骨与腕部连接,支撑着一片皮肤,在翅膀上充作可动的前缘(前膜)。调整前膜的角度可以增加 30% 的升力,从而可以在微风中起飞。前膜还允许翼龙做出复杂的空气动力学操作,并有助于平稳着陆。[9]

翼龙具有类似于蝙蝠和/或鸟类的一些适于飞行的特征,其中几个在前面提到过。 大翅膀、超轻骨架和紧凑的身体是这三者的共同点。 因此,非专业的进化论信徒可能会认为这些特征中至少有一部分是源于共同的祖先。但这会与进化故事的其他方面相矛盾,因此进化古生物学家必须认为,这种相似性“并非从共同祖先遗传而来,而是趋同进化的结果。”[10] 就是说,这三类动物各自独立进化出了这些特征。任何一种动物从非飞行祖先进化出来都是不可能的,趋同进化的想法只是倍增了这种不可能性。

依然迷雾重重

关于这些生物还有很多未知数。大多数翼龙头顶上有醒目的头冠,但它有什么作用(图 2)?因为头冠随物种而迥异,这一事实提示它的功能可能是帮助识别同一物种的其他成员以进行繁殖。 另一种可能性是它有助于散热,或者有助于在飞行中转向(作为方向舵)。 它甚至可能综合了多项上述的功能。

虽然已经发现了翼龙蛋,[11] 甚至还有一些幼年翼龙(其中一只只有 2 厘米长),但我们对它们的求偶、交配和育儿方式知之甚少。[12]

其他问题包括:没有羽毛,翼龙在夜间是如何保暖的?它们是如何调节体温的? 这对它们的地理分布有什么影响?它们是否像今天的大多数爬行动物一样避开寒冷的气候? 事实上,“关于翼龙的生物学和生活方式,有许多问题仍未解决”。[13] 线索是如此地扑簌迷离,我们离理清这些神奇动物的运作方式还相去甚远。”[14]  虽然科学家普遍同意翼龙善于飞翔,但还在争论它们究竟是如何飞的。[15]

毫无进化的迹象

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关于翼龙起源于非翼龙类群的证据。进化论者连貌似合理的“就这样”的故事也捕捉不到。 他们对翼龙起源的最佳猜测是认为爬行动物斯克列罗龙( Scleromochlus,见图 3)是它们的祖先。 这种动物的身体像蜥蜴,腿细长如美洲鹤,迥异于任何翼龙。

另一项研究将兔蜥(一组小型陆生爬行动物)作为翼龙的祖先,但补充说:“……在没有原始翼龙化石的情况下,很难研究飞行是如何在这组生物中首先进化出来的。”[16]

翼龙的化石记录非常丰富,足以将它们划分为 150 个不同的物种。[17] 2001 年在德国发现的翼龙化石保存得如此完好,以致于连翅膀结构的细节都清晰可见(图 4)。翼龙化石在除南极洲以外的每个大陆上都有发现。[18] 尽管如此,从未有人发现进化论者所假设的向着翼龙进化的一长串化石系列。因此人们对这些爬行动物的进化关系提出了几种假设。研究人员被迫得出结论(从他们的进化论角度),翼龙的化石记录“极其不完整”,[19] 尽管人们自 19 世纪初以来就开始研究翼龙古生物学,而且近年来其化石记录已大大扩展。[20]

第一个翼龙是一个完整的翼龙,它们从非翼龙逐渐进化的证据仍然难以捕捉。 简而言之,它们与所有想象中的潜在进化祖先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这符合圣经的创造,而非进化。

参考与注释


[1]Williams, C.J. and 7 others, Helically arranged cross struts in azhdarchid pterosaur cervical vertebrae and their biomechanical implications, iScience 24(4):102338, 23 Apr 2021.

[2] Unwin, D., The Pterosaurs From Deep Time, p. 8, Crescent Books, New York, 2006.

[3] Martin, R., Earth’s Evolving Systems: The History of Planet Earth, p. 406, 2nd Edn, Jones & Bartlett Learning, Burlington, MA, 2016. 

[4] Witmer, L.M. and 3 others, Neuroanatomy of flying reptiles and implications for flight, posture and behaviour, Nature 425:950–953, 2003.

[5] 早些的估计达15米。

[6] Unwin, D., ref.2, p. 2.

[7]University of Portsmouth, Naked prehistoric monsters! Evidence that prehistoric flying reptiles probably had feathers refuted, port.ac.uk, 28 Sep 2020.

[8] 参Tay, J., Feathered pterosaurs: ruffling the feathers of dinosaur evolutionJ. Creation 33(2):93–98, 2019; creation.com/feathered-pterosaurs.

[9] Sarfati, J., Pterosaurs flew like modern aeroplanesCreation 28(3):53, 2006; creation.com/pterosaur.

[10] Unwin, D., ref. 2, p. 7.

[11] Witton, M.P., Pterosaurs: Natural History, Evolution, Anatom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3, p. 74.

[12] Caple, L., Pterosaur Rulers of the Skies in the Dinosaur Ages, Houghton Mifflin, Boston, MA, p. 18, 2004.

[13] Yang, Z. and 8 others, Pterosaur integumentary structures with complex feather-like branching, 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 3:24–30, 2019, p.24. 

[14] 被引用于 University of Portsmouth, ref. 7.

[15] Brown University, Study casts doubt on traditional view of pterosaur flight, News from Brown, brown.edu, 23 May 2018.

[16] Venditti C. and 4 others, 150 million years of sustained increase in pterosaur flight efficiency, Nature 587(7832):83–86, 2020.

[17] Witton, M.P., ref. 11. 

[18] Caple, L., ref. 12.

[19] Buffetaut, E and Mazin, J-M. (eds.), Evolution and Palaeobiology of Pterosaurs, The Geological Society, London, 2003, p. 129. 

[20] Buffetaut and Mazin, ref. 19, p. 1.

附录一:翼龙种类和方舟

由于没有DNA序列比较或杂交实验结果,很难估计翼龙可能有多少生物类 (baramins)。 然而,方舟上应该有一对或多对翼龙类的代表。从创世记 7:14 和其他地方我们了解到所有的“鸟类”都在方舟上(这是圣经所载洪水之全球性的另一个明显证据,因为大多数会飞的物种都能逃脱即使是大规模的区域性灾难)。 “鸟”的希伯来语意思是“飞行的生物”,这包括蝙蝠和翼龙。 好像是要强调所讲的不止是鸟,上面的经文在提到“一切禽鸟各从其类”之后又加上了“各样有翅膀的活物”(译者注:中文创7:14略去该短语)。

附录二:缘何灭绝

世俗主义者仍在争论导致所有翼龙种类灭绝的原因。我们生活在一个物种灭绝频繁发生的世界里,无论是由于栖息地丧失、疾病、基因熵、捕猎(包括人类),还是这些因素的某种组合。翼龙也是如此;可能没有一个突出的原因。有些人质疑它们是否真的已经灭绝,其依据之一是犹他州的一幅岩画,在某些人看来它是一只翼龙,但现在通过先进的成像技术显示,那是分别绘制的图案的巧合排列。[1] 还有两张照片,都展示一批内战士兵与似乎是一只刚刚被杀死的翼龙合影。两张照片所显示的士兵与“翼龙”都不相同。然而,这些看起来很可能是近年排演的,因为有些纰漏,例如,一张照片中的士兵戴着只有军官才会戴的皮带扣。[2]

偶尔,可靠的观察员(例如航空公司飞行员)会声称见到翼龙。然而,很难验证在飞行中看到的生物是翼龙还是鸟类。即使判断大小也很困难,因为在同一片天空中很少有其他已知大小的东西可以与之比较。 虽然今天翼龙很可能已经灭绝,但如果某些物种(也许是体型小如知更鸟的)存活到现代,却也不足为奇。

参考文献


[1] De Pastino, B., Prehistoric Utah rock art does not depict a pterosaur, study confirms, westerndigs.org, 21 Oct 2015.

[2] 这两张照片宣示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和摄政娱乐公司2000年版权所有。

附录三:翼龙颈骨的惊人设计

在这篇文章接近定稿后,有一篇论文发表,解决了最大的翼龙——神龙翼龙科(包括风神翼龙)的一个大谜团。[1] 这些翼龙长着“长得离谱”的脖子——比长颈鹿的还长,支撑着一个巨大的头颅(头部本身就有1.5 米长)。[2] 长成这样还能强力飞行,甚至可能在用喙衔住猎物的时候也强撑着飞行。

每个颈椎骨中央都有一个神经管,内含脊髓。神经管通过又细又薄的支柱(骨小梁)与椎骨的外壁连接。骨小梁呈螺旋状排列,并相互交叉,如自行车轮的辐条。即使只有 50 根支柱也几乎可以使可支撑的重量加倍。没有其他已知的椎骨具有这种结构。

研究人员承认: 虽然翼龙有时被认为是进化的死胡同,但这些新发现表明它们异常复杂。它们的骨骼是生物学奇迹——极轻但又坚固耐用。

参考文献           


[1] Williams, C.J. and 7 others, Helically arranged cross struts in azhdarchid pterosaur cervical vertebrae and their biomechanical implications, iScience 24(4):102338, 23 Apr 2021.

[2] Paleontologists unlock secret of azhdarchid pterosaurs’ extremely long necks, sci-news.com, 15 Apr 2021.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