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是福音的根基

利他·桑德斯(Lita Sanders)原文见https://creation.com/creation-gospel 翻译:王建龙

尼西亚信经第一条说:“我们相信独一的神,全能的父,天地及一切有形和无形之物的创造主。“ 创造是所有基督教分支一致认定的核心教义。即使是激烈的妥协分子,虽然可能否认圣经中关于创造的所有细节,也觉得有必要在口头上承认这一教义。

当我们为圣经中的创造辩护时,人们经常反对说,”这不是关乎救恩的问题!“ 其背后的含意是:人们可以持有不同的关于起源的观点,但大家都可以得救。这不是那么重要的问题,不值得为此分裂。”我们可以认同这本身不是一个救恩的问题,然而,这是一个关乎福音的问题。

创世记介绍了拯救我们的神

谁是审判我们的神?当我们分享自己的信仰时,我们不能假定人们对神有合乎圣经的认识。事实上,在当今的社会,假定他们没有合乎圣经的认识可能更有把握。当神启示他自己的时候,尤其是向那些不怎么认识他的族群启示的时候,他经常是以自己为造物主来区别于其他的神,而且以此而超越其他的神。 

新约的作者也是如此。当保罗在希腊的亚略巴古讲道时,他就是回到创造来挑战他听众里伊比鸠鲁派和斯多葛学派的关键错误(使徒行传17)。[1]

在路司得,保罗和巴拿巴同样认定他们的神是天地的创造主(使徒行传14:15)。保罗慷慨地花了三年时间在哥林多传道,造就门徒。在他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书信中充满了对创世记的引用。保罗在他的神学中如此经常地引用创世记,表明向外邦信徒教导创造是保罗门徒训练的一个关键要素。[2]

这有很重要的含义。上帝是一个善良的创造主,他的律法是有益的。当我们背逆他的律法时,他有权力,甚至有责任来审判违法者以维护律法。

创世记阐明了我们为什么需要福音

要明白罪的起源以及我们为什么需要拯救,就必须回到创世记。创世记第一到三章关于创造的记述明确地说明了当时神创造的世界中没有罪和死,这二者都是透过亚当的背叛而侵入了伊甸园。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15章,即关于福音和身体复活的篇章中,也明确了这一点。首先保罗定义了我们借以得救的福音:即相信基督代赎性的受死、埋葬和第三天复活(1-4节)。但接着他把耶稣的复活与他来受死的原因联系在一起:亚当的罪和死。“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 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 (林前15:21-22)。

在接下来的经文(45节)里,保罗明确地称亚当为”首先的人“,而不是从一群类人猿祖先进化而来的人类之一。而且,保罗拿耶稣和亚当对比,称他为“末后的亚当”:第一个人从土而被造,而且必须要给他生命,而第二个人是从天而降并赐人生命。

那些拒绝对创世记作历史性解释的人可能声称,堕落的故事只在属灵或者寓意的层面是真实的。但是圣经却把它呈现为真实的历史,而且这是保罗的福音信息的基础。亚当不仅是在伊甸园里犯罪的那个人,而且是每一个生在地球上的人,包括耶稣,的始祖。路加福音3:23-38节构建了一个从亚当到基督的连续的家谱,其中包括毫无疑问是历史人物的亚伯拉罕和大卫王。拒绝了创世记的历史真实性,不如也拒绝其属灵层面,因为那样更自洽。

创世记首次宣告了福音

第一次犯罪之后,神立即对古蛇、夏娃和亚当做出宣告。神咒诅了蛇,宣布了在女人和神之间,以及他们的后裔之间的争战。神对蛇说,有一个特别的后裔会打碎蛇的头,蛇会伤他的脚跟(创世记3:15)。这常被称为原始福音因为这是第一次宣告从罪里被拯救的好消息。

神对夏娃的宣告印证了这一层。她将要在痛苦中生子——但是在她和她的女性后裔所生的孩子中,将包括那一位应许的后裔,他将打碎蛇的头。

创世记介绍了我们得救的方式

虽然亚当和基督之间相隔了大约 4,000 年,但是与上帝建立关系的方式早已被引入。 以诺“与神同行”——这说明神与人可以建立关系。以诺得救的方式相当独特:神将他在肉体中带去乐园。

当上帝将空前绝后的全球性大洪水告知挪亚时,挪亚相信了上帝并建造了方舟,拯救了他的家人(我们的祖先)和他们带上方舟的动物。

亚伯拉罕是第一个被明确地说是本乎恩因着信得救的人:“亚伯兰信耶和华,耶和华就以此为他的义”(创世记 15:6)。 这是作为关乎救恩的明确的个案研究而提出的,在新约中被引用了三次,足见其重要性。

保罗在罗马书第 4 章中说,因为这是在亚伯拉罕受割礼之前发生的,这表明称义是因信而来,而不是靠行为或律法。 在加拉太书第 6 章中,保罗引用了同一节经文向加拉太人表明,在因信基督而得救之后再恢复割礼(即恢复律法),这是何等愚蠢。

有意思的是,雅各书第 2 章使用同一节经文来论证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 是的,亚伯拉罕相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但当他将以撒献在祭坛上时,这种信心通过他的行为表现出来。 献以撒并没有拯救亚伯拉罕; 相反,它是亚伯拉罕借以得救的信心的真实证据。

救恩立足于时间和空间

基督教的独特之处在于我们信仰的基本主张是历史性的。 耶稣的生平和事工可以在地图上和日历中标明。 圣经人物不是童话故事中的英雄和恶棍,他们是生活在我们今天可以辨认的地方的真实人物。 这不仅适用于新约,而且一直追溯到我们找到信仰根基的万物之初。

所以作为基督徒,我们不应该试图弄清楚我们可以不信圣经中的多少内容而仍然得救。 相反,我们应该全心全意地接受整本圣经,包括创世记的基础章节。

参考与注释


[1]Cosner, L., Creation evangelism at Mars Hill, Creation 39(4):17–19, 2017.

[2] Cosner, L. What the New Testament doesn’t say, Creation 36(4):49–51, 2014.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