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猩猩基因组序列与人类大不相同

大卫·德威特

原文见https://creation.com/chimp-genome-sequence-very-different-from-man

多年来,进化论科学家、科学博物馆和动物园都将黑猩猩誉为“现存的人类至亲”,并以两者之间 在DNA 序列上的相似性作为依据。在之前的大多数研究中,人们宣称黑猩猩和人类的DNA有 98-99% 的共同序列。[1] 然而,这些比较都是针对基因编码区(例如细胞色素 c 蛋白的编码序列),而基因编码区仅占基因组中大约30亿个碱基对的很小一部分。虽然人类的全部基因序列早在 2001 年就公布了,但是完整的黑猩猩基因组序列一直缺如。因此,之前的所有工作只是基于总体 DNA 的一部分。

上周,《自然》杂志发布黑猩猩特刊,刊登了黑猩猩基因组序列的初步结果。[2] 毫无疑问,这是一项科学壮举:在短短数年内破译了黑猩猩的整个基因组成。研究人员称这是迄今为止对达尔文人猿同宗理论的“最富戏剧性的验证”。一则新闻标题称:“黑猩猩基因图证明了查尔斯·达尔文的正确性。”  [3]

那么,这个“压倒性地证明了”黑猩猩与人类一脉相承的宏伟“证据”是什么?研究人员宣称我们与黑猩猩的差异甚小,只有 4%。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证据,因为它实际上把多年来所称的百分比差异翻了一番![4]  事实上,无论百分比差异如何,是 2%、4% 还是 10%,他们都会宣称达尔文是正确的。

此外,百分比的使用掩盖了差异的规模。例如, 1.23%的差异属于单碱基对置换。这听起来并不多,直到您意识到它代表了大约 3500 万个突变!但这只是开始,在人类基因组中还有黑猩猩所没有的大约 4000-4500 万个碱基对,而黑猩猩的基因组中也有类似数目的碱基是人类所没有的。这些额外的 DNA 核苷酸被称为“插入”或“缺失”,因为它们被认为是在序列中添加或丢失的(关于置换和插入的比较见图1)。这​​使得 DNA 差异的总数达到了 1.25 亿。然而,由于每次插入的核苷酸可能不止一个,人类和黑猩猩的基因组之间大约需要4000 万个独立的突变事件。

为了形象地理解这个数字,假设一页典型的文件包含4000个字母和空格,那么就需要满满的一万页文字来记录4000万个字母!人类与黑猩猩的基因组差异包括了约3500万个DNA碱基差异,人类基因组中约有4500万个黑猩猩所没有的碱基,黑猩猩的基因组中又有约4500万个人类没有的碱基。

创造论者相信,上帝直接用地上的尘土创造了亚当,正如圣经所记。因此,人和猿从来没有过共同的祖先。然而,为了分析进化论的说法,我们假设他们有过共同祖先,那么就必须在大约30万代中发生 4000 万个独立的突变事件,而且所有的突变都要在种群中固定下来——这个问题被称为“霍尔丹困境”。因为《自然》杂志中的作者们承认,大部分的变化是由于中性突变或随机基因漂移(就是自然选择不能作用的改变)所致,那么这个问题就显得更严重了。没有了选择优势,就很难解释如此众多的突变是如何在种群中固定下来的。因此,许多差异更可能是从创造之初就存在的内在不同。

一些科学家看到人类与黑猩猩在基因组上似乎很相似,便不能理解为什么二者在解剖上、躯体上和行为上是如此地不同。他们既然在哲学上排除了造物主上帝,就不得不认可相似性是共同祖先的证据。然而,相似性也可能源于同一位设计者。

遗传学上的差异造成了物种间的区别。但最重要的区别在于,人类是按照上帝的形象所造。

德威特博士是美国维吉尼亚州林奇堡市利伯缇大学创造研究中心主任兼生物学副教授。他在凯斯西储大学获神经科学博士学位,研究重点是阿尔茨海默氏病的细胞生物。

参考与注释

[1].DeWitt, D.A., 2003. “>98.5% Chimp human DNA similarity? Not anymore,Journal of Creation 17(1):8–10.

[2]. The Chimpanzee Sequencing and Analysis Consortium 2005. “Initial sequence of the chimpanzee genome and comparison with the human genome,” Nature 437:69–87.

[3]. www.news-medical.net/?id=12840, August 31, 2005.

[4]. 关于人与黑猩猩相似性的研究一般都忽略插入和缺失,然而大部分的差异都是插入和缺失。Britten早先的一项研究包含了插入和缺失,得到的数字与这里报告的4%类似,见 Britten, R.J., “Divergence between samples of chimpanzee and human DNA sequences is 5% counting indels,” Proceedings National Academy Science 99:13633–13635, 2002.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