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出现的年代

张纪德

历史观

近五、六年,陆续有笔者及其他从事科学研究的华人基督徒,不约而同在中文福音期刊及网站发表文章,介绍30年来科研在人类DNA序列分析的重大发现:“Y染色体——亚当及线粒体——夏娃,证明所有人都是一对原始祖父母的后裔”,同样结论:“进化论在人类起源的论述上严重错误,DNA显明神的创造可信”。但是,有些文章提到:“数万”年以前出现的人类,如此年代与《创世记》显然有冲突,造成解经疑难及神学分歧。以下,仅从科学和历史角度来分析人类出现的年代。

许多地区的原住民都有一些上古故事,流传久远,年代不可考。进化论者的“多区多源论”及“几十万”或“百万”年前人类在各洲进化出现,契合各民族的自尊和意愿,促成一些错觉,以为自己是当地“自发”、“土生土长”的。

世界历史观

人的世界观不同,对周遭事物就会有不同看法。在此不及论述各种世界观,只谈两大基本对立的世界历史观。

I.圣经启示的世界历史观:在二十世纪以前,西方国家大都相信:“上帝用七天创造了这世界和万物,及人类的始祖亚当和夏娃;因上古人的罪恶极大,就用大洪水灭世,仅保留义人挪亚一家和各类的家畜禽兽。大地的现况是那次洪水的后果”。这洪水出于上帝的介入,是超自然的巨变,不是科学所能直接证明的。在新约圣经,耶稣及使徒们都肯定这是历史,并且与审判及救恩相关。圣经没有明文记载人被造于什么年代,或挪亚洪水发生于什么年代。圣经学者按圣经不同古版本中列祖的年龄,推算亚当和夏娃被造于5,500-4,000 BC,最多不超过一万年;大洪水大概发生于4,000-2,500 BC。

II.进化论的世界历史观:有些人认为这世界的运转变化,是自然而然的。十九世纪,英国的李耳(Charles Lyell)按“均变论”创作的《地质学原理》,认为“地表变迁经过年代长久,是均匀变化慢慢形成的”。其推论与略后的达尔文生物进化论相辅相成,两者之间发展出一整套以“进化论框架”为基础的考古生物学,以及想像含各样化石的地质层图。到二十世纪中期,西方学术界完全接受进化论,形成全套世俗、无神的历史观;地球的年龄从起先猜想的千万年,逐步演义推展到45亿年。

地质遗迹

地质学与进化论相互利用,套用对方的年代,循环推理(circular reasoning)。笔者在大学修过地质学,略知一二。地质学内容松散、有争议、底气不足,未知的比已知的多太多,除非有历史记载或旁证,大部份属于猜想、推测或假设(hypotheses)。实用的可靠资料、学术理论及方法,仅限于近一、两百年。尤其在对史前时期不甚了解的情况下,现有的关察和探测也很有限,无法确定多久以前地表发生过什么大变动。

东西方很早都知到,上古时期地表发生过巨大变动,经历地动山摇、沧海桑田。大多现代地质学者认为:“全地原来是一大整片,海洋圈绕;在远古,地表经历了巨大变动,版块分裂、移位,造山造海,形成现在的五大洲及众岛屿”;也就是“大陆板块挪移论”。不但诸板块间形状相当符合,在分开的大洲还发现同类生物的化石佐证板块曾经相连。

在自然环境下,生物死后短期内就会开始腐烂、分解,只有大骨骼可能留下一些。按“均变论”,很难解释“为什么全球各地会存留那么多大小生物化石、煤、石油等等?”
全球地表有70%的岩石是沉积岩或水成岩(如页岩、砂岩和石灰岩),化石、煤、石油等都含在其中。连喜玛拉雅山上也发现有海洋贝壳,见证全球在上古时期曾经历浩大洪水巨变。

圣经启示的历史观,则可以合理地解释这地表现象:a)挪亚洪水前,生物及人类在地上生活了至少1,500年(注1),已繁衍了大量的动植物。大洪水把各地生物快速掩埋在沙土之下,缺氧变成化石(包括鱼、鸟及昆虫等),以及高压挤成大量的煤、石油等;b)全球浩大洪水,同时板块分裂、山海翻动,之后逐步沉淀形成了现在绝大部份的地质层,过程无需千万年;现代实验室里,媒、石油及多样晶石都能于短期仿造出来。

大洪水是人类的共同记忆,流传于许多民族文化,记载于多个经典文献中;在亚述和巴比伦不同年份的古石板上也有记载,最古的一块于2014年在大英博物馆解密断代为1,900 BC。

基因新知否定“进化论框架”

近半个多世纪,进化论者先后提出三套假设:a)很慢的突变率,b)“于三至六百万年前,人类进化与猿猴分枝”,及c)“非洲一源论”,垫定了“进化论框架”。进化论者坚持“现代人出现在二十万年前”,以及“数万年的人类迁移史”。这不单是科学问题,更有哲学原因。他们需要很长的年代来支撑“演化过程”。

由于许多新发现,他们不断修改年代,又另加“现代人取代各地原始人”的猜想。种种报告常用假想语气,因为证据不足、论述牵强,基本都是“进化论框架”演义及杜撰,隐藏着反罗辑的循环推理;但是,披着进化论外衣,就具有“科学权威”及世俗“政治正确”,一般人难以挑战,甚至有些基督徒也信以为真。

笔者在《海外校园》微信网的文章《从基因新知再思人类的起源》里(注2),讲解了“进化论框架”三套假设的错误。此框架把人类出现的年代及迁移到各地的年代,都高估了很多。根据最新基因科研结果,那些年代至少需要除以15。所以,人迁到澳洲/大洋洲的最早年代,应该下修到3,000-2,500 BC;而进入美洲,在500 BC以后。

于此,再次强调2004年《自然》那篇《统计模拟追溯全人类最早始祖》的报导,出自美国名校 (耶鲁、麻省理工)的统计学家,分析归纳出:“人类最起初的一对始祖出现在约5,000 BC”及“人类最可能起源于亚洲”(参注2)。这旁证与“进化论的历史观”的有很大差距,而客观印证“圣经启示的历史观”接近事实,令进化论者惊讶又尴尬。

近三十年,人类DNA序列分析的结论,证实了全人类唯一共祖——“Y染色体——亚当”和“线粒体——夏娃”。虽然各方对亚当和夏娃出现的地区和年代解读不同,但都有历史共识:“最古的文明在美索不达米亚(今伊拉克的两河流域),出现于3,500-3,000 BC”;地点和时代与《创世记》八章至十一章契合。洪水以后挪亚的后代繁衍聚居在两河流域的示拿,在建巴别塔之后被分散;尼罗河文明和印度河古文明出现略晚,就近在两河流域的西边和东边。

2015年,分子生物专家汤金斯(J. Tomkins)综合对人类DNA的研究,计算从最起初亚当和夏娃到现在,人类大约传了200-300代(注3)。按平均每一代30年,则人类出现于约6,000-9,000年前,先在亚、非、欧洲扩散;一万年前,美洲和澳洲都不可能有人。

人类如何迁徙到美洲?

按基因分析,美洲印地安人主要来自蒙古亚裔群和中亚的欧亚混合群,分别经西伯利亚、白令海狭,进入阿拉斯加,逐步延伸到北、中、南美洲。另外,少部分中南美土著混有新几内亚基因,可能来自古代马来族分枝,顺西太平洋洋流北上,经菲律宾、台湾、琉球、日本、千岛群岛、阿留申群岛,到阿拉斯加,再沿北美西岸南下,到暖和的中南美州。

二十世纪,有探险家数次模拟原始海航,用简单帆舟,从南美的智利向西航行,试探“是否早期有人从南美洲来到大洋洲群岛”?这远航有七千多公里,风大浪大,费时一百天以上,仅一、两次有人佼幸到达或被救。另外,有人试图用帆舟反向,从南太平洋岛屿航往南美,但距离太远,经不起风浪而失败。显然,这不可能是迁徙的一条航道。

人类如何迁徙到澳洲?

历史遗迹显示在2,000 BC之前,就有阿拉伯人及波斯人凭简单航海技术,顺着波斯湾,到印度沿海贸易,逐渐延伸到东南亚沿海、马来半岛、印尼群岛,以及新几内亚。近来的基因数据也印证这是早期人类迁徙的流程,并延伸到澳洲及玻里尼西亚群岛。

夏威夷群岛远在太平洋中央,公认是人类最晚到达的地方。考古显示,第五世纪前后可能有人到达夏威夷;而最可靠的据证显示在1,000-1,200 AD才有人迁居夏威夷。1975年,有人乘彷古小帆舟探险,从大洋洲群岛东边的大溪地,北上4000多公里,经20余天到达夏威夷并不是很困难。若有人以为“五至七万”年前就有人到了新几内亚及澳洲,怎么一直等到1,000-1,200 AD才有人迁到夏威夷?其中好几万年都空白吗?

《维基百科》关于大洋洲土著来源的综合报导(注4):大约在3,000-1,000 BC,东南亚的马来族向东迁移,经印尼群岛到新几内亚,再分枝到澳洲及玻里尼西群岛。按DNA迁移的追踪分析,夏威夷土著与大洋洲土著同种,也与新几内亚人、新西兰毛利人及澳洲的土著,都属马来族的分枝。

科学上如何断代?

“放射同位素测龄”(Radioisotope Dating)是一种客观、独立的科学断代法,广泛应用于考古。其物理化学原则看似简单,但关键的是运算预设前题。凡以“进化论框架”为前题所推算年代的,都一再被质疑,因为其中层叠许多假设及循环推理。

碳-14测龄法最常被用来鉴定远古生物化石年代,理论上可达五万年;但也有其局限和未知因素。挪亚大洪水以前(五至六千年前),地球的物理化学环境与现代的有很大差异,碳-14的浓度应该比近代少很多,那些上古生物及人骨化石存留的碳-14量也相对地少;若按地球现代的碳-14均含量来运算,就会导出比真实历史长许多的年份(残留量越少,则年代越久远)。

1967年,在埃塞俄比亚的山洞发现可能是最古老的人骨化石,考古学家取了周围的土石样品做放射氩分析/测龄(K-Ar Dating),测出约为“20万”年。但是,所测的不是骨化石成份,而是土石里的氩,那是一种容易自然扩散的气体,经过多年,还存留多少?如此捕风捉影的旁证,想象空间太大,其年代不能当真;却被学术界解读成 “20万年前人类出现在非洲”,为“非洲一源论”背书。

美国太空及地质专家瓦地曼(L. Vardiman)教授,与团队从事“放射同位素测龄”研究很多年,精通多种方法及理论。他综合多种地质样品分析研究的结论:地球的年龄不可能是几十亿年,而更像是几千年(注5)。有研究案例,一些各地收集的化石和煤块,按发掘的地质层,学术上属于几“亿”年或“百万”年;但用碳-14断代,却只有几千年。

所以,“数万年前人类出现在澳洲、美洲、或非洲”的报导都显然有误。很遗憾,不少人引用,以讹传讹,却不知那些年代出自“进化论框架”演义,比真实情况夸张了很多。

结语

那些“人类出现在百万或数万年前”的报导,属于“进化论框架”的杜撰,不但与圣经的历史记载不合,混乱经文教义、动摇圣经的权威;而且,进化论缺乏科学证据,旁证错乱或牵强,不是历史事实,更不是真理或普世价值。全世界大多基督徒不接受进化论,还有诸多国家,如南韩、土耳其、一些东正教及回教国,在法规上都否定或禁止教导进化论。
盼望此文能帮中文读者破迷解惑,我们不要被世界的神弄瞎了,而要将眼光回归圣经的启示,就更有智慧。

“我们传福音给你们,是叫你们离弃这些虚妄,归向那创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永生神。”(徒十四15)

附注:
1. 按《创世记》,亚当到挪亚十代人长寿好几百岁,每代间隔大约150年。洪水之后,地球的环境变坏很多,人的寿命也逐代第减;后来,人最多可到120岁(创六3)。
2.《从基因新知再思人类的起源》微信网——《海外校园》福音站发表。
3. Tomkins J. P. “Genetic Clocks give Biblical Timelines” J. Creation 29 :3-5 (2015). http://creation.com/journal-of-creation-292.
4.《波里尼西亚人》《维基百科》 (July 24, 2017)。https://en.wikipedia.org/wiki/Polynesians
5. “Thousands not Billions: Challenging an Icon of Evolution, Questioning the Age of the Earth” Paperback – by Donald DeYoung, published by Master Books(2005)或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J5qran1sS4 YouTube (Jul 10, 2013)

作者台大毕业;纽约州立大学,医药生化学 Medicinal Chemistry, Ph.D. ;博士后科研:耶鲁医学院药理系;费城 Fox Chase Cancer Research Institute跨国医药业研发37年: Hoffmann-LaRoche; Johnson-Johnson; Abbott Labs(已退休)。曾发表论文及会报50余篇(国际医药科技专刊、学术大会);15+项美国/国际专利。第二代基督徒,现在芝加哥西郊活水福音教会服事。

來源:《使者》2018年3/4月,61/2期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