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一的迷思: 人类和黑猩猩的DNA是非常不一样的

作者:唐.巴腾 (Don Batten)  翻译:中国创造论团契

原文见http://creation.com/1-percent-myth

monkey我们仍然经常听到一些说法,认为人类跟黑猩猩的DNA是“几乎一致”的,两者仅仅有1%的差别。比如在2012年一份关于倭黑猩猩的基因测序报告中就有这样的观点:

“自科研人员在2005年对黑猩猩基因进行测序以来,他们已经获知人类与黑猩猩的DNA99%是相同的,也使黑猩猩成为最接近我们人类的近亲。” 1

这些信息并非来自一些低劣的出版社,而是出自美国科学促进会出版的《科学》期刊,它是全球公认的两份顶级科学杂志之一(另外一份是英国的《自然》期刊)。

最初宣称1% DNA差异的论点可追溯到1975年2。多年后人类与黑猩猩DNA碱基对的直接比对才成为可能,人类DNA第一份图谱直到2001年才发布,而黑猩猩的DNA图谱则在2005年发布。1975年的DNA数据来自对一小段人类与黑猩猩的DNA的粗糙对比,而且这段用于对比的DNA在相似性上是经过预先筛选的。研究者通过将黑猩猩与人类的DNA杂交,确定两者中能有多少可以互补拼合到一起。

1%的不同能被视为几乎相同吗?

人类基因组大概含有30亿对碱基。如果1%的差异是正确的,就意味着有3000万个碱基不同的,如果把这3000万个碱基排列打印出来,就会印成10本圣经大小的书,这数量是最简单细菌的DNA的50倍3。事实上这已经是非常大的差别,即使从最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种差别也远不能通过进化的方式达成,即便允许有数百万年的时间4

真正的差别是什么呢?

人类和黑猩猩DNA序列公布后,研究者便可以对其两者序列进行对比。但这种对比存在问题。黑猩猩的基因组并非凭空建构。首先要对小片段的黑猩猩DNA进行测序,换句话说,科研人员在实验室采用化学方法对“碱基”的顺序进行定位。之后,科研人员将这些“碱基” 片段与人类基因组对齐,排列在他们认为合理的相应位置(使用计算机进行对比并设置分段)。然后将人类基因组删去,就做成了一个所谓的黑猩猩基因组,这就使人类和黑猩猩看起来是来自一个共同的进化系谱,同时也虚构一个并非真实的杂种DNA序列。通过这种进化假设构建出来的黑猩猩基因组,会比其真实的基因组更接近于人类的基因组。尽管通过这种有进化论偏向性的比对方式,人类与黑猩猩基因之间的实际差异也远远大于1%。

在2007年,《科学》杂志刊登了一篇关于人类与黑猩猩DNA相似度的文章,题为:《相对差异:1%的迷思》2。文章作者乔恩·科恩(Jon Cohen)质疑了沿用1%之说的合理性,他引用黑猩猩序列初稿公布之后的的对比结果,表明人和黑猩猩基因大概有5%差异。然而1%差异的谬论在2012年继续出现在该杂志上。

为了说明其错误之处,杰费里·汤姆金斯博士(Jeffrey Tomkins)和杰里·贝尔格博士(Jerry Bergman),在2012年就人类与黑猩猩DNA对比这个课题,回顾了那些已出版的文献5。当他们把所有DNA数据都作为考察对象,而不仅仅针对那些预先筛选好的DNA部分片段进行研究后,他们发现:“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人类与黑猩猩基因组的相似度不会高于87%,甚至不会高于81%。”

换句话说,人类与黑猩猩两者之间的差异是巨大的,很可能超过19%。事实上,汤姆金斯博士做了全面的对比,发现其差异程度高达30%左右6。同时,只存在于雄性中的Y染色体差别极大,跟进化论者所预计的情况完全相反7

将两种复杂的基因组进行比较是相当困难的。人们必须对DNA各个部分的重要性,以及不同差异类型的作用提出假设。例如,黑猩猩DNA中没有的,但出现在人类基因组的部分,应该如何处理?反过来也是一样,人类DNA中没有的,却出现在黑猩猩基因组上的部分,又应该如何处理?目前普遍的做法倾向于忽视各自没有的部分,而仅仅去比较两者相似的基因。

目前许多比对仅仅针对那些编码蛋白质的基因(蛋白编码基因仅占DNA总长度的1.2%,不同物种间共有的许多蛋白编码基因的确非常相似8),这种对比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假设上:认为不编码蛋白质的DNA并不重要,甚至认为是垃圾DNA。但是,这种观点已经不再成立。几乎所有的DNA都可能有其作用,这点也再次与进化论者所期待的不符9。但是即使“垃圾DNA ”没有任何作用,它们的差异也远大于能蛋白编码DNA的差异,所以在评估人类和黑猩猩的基因差异时,一定要将它算在里面。我们与黑猩猩并非99%相同,完全没有这回事。

百分比相似度能证明些什么呢?

无论是进化论者还是创造论者,在算出DNA相似度的百分比之前,都不曾、也不会对其做出预测。换句话说,无论百分比是99%、95%、70%或者其他任何值,进化论者仍然认为人类跟黑猩猩是同源的,而我们创造论者则认为是共同的设计。在理解这些数据的含义时,我们所讲的并不是可以用实验证明的硬科学,而是各人基于自己的世界观理解其意义。

然而,人类与猿类的差异越大,就更难解释两者在有限的进化时间内,如何产生这些差异。所以进化论者更倾向于淡化人类与猿类之间的差异。

谬论仍旧延续

人类和黑猩猩整个基因组的对比结果显示人类和猿类的差异远大于1%,然而这1%的谬论仍旧存在。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在2012年里这样的谬论会一直出现在《科学》杂志上呢?2007年科恩(Cohen)曾引用遗传学家沙凡特·帕浦(Svante Pääbo)的话,沙凡特·.帕浦是德国马克斯普朗克人类进化研究所黑猩猩研究团队的成员,他说:“最后,对于如何看待人类与黑猩猩的差异是一个涉及政治、社会以及文化的问题” 2

或许进化论者之所以紧紧抓住1%的迷思是出于政治、社会和文化方面的缘由。通过DNA比对得知,人类跟黑猩猩在DNA上相去甚远。而进化论者除了否定对比结果所反映出的清晰结论外,其目的又是什么呢?这种认为人类与猿类相似的谬论甚至被用于支持以下观点:在世界上人类并无特别之处,甚至黑猩猩也应该被赋予人权10

这种巨大的差异没有依随进化论者的期望,相反地,它更支持我们是被单独创造而非源于动物这一观点。神从尘土中创造第一个人(创世记2:7),又从其肋骨创造第一个女人,而绝非从任何猿类动物中创造人的(创世记2:22)。人类跟其他生物是完全不一样的,人是神按照其形象所创造的(创世记1:26-27),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创造。这一形象在人类堕落中被玷污,但并未失去11。所以神造人,无论现在还是在永恒里,都有一个特别的目的。

相关文章:

从基因看人类的起源

参考文献及注释

  1. Gibbons, A., Bonobos join chimps as closest human relatives, Science Now,13 June 2012; news.sciencemag.org.
  2. Cohen, J., Relative differences: the myth of 1%, Science 316(5833):1836, 2007; doi: 10.1126/science.316.5833.1836.
  1. 生殖器支原体有521个基因(包括482个蛋白编码基因),由582,970个碱基组成。见 Fraser, C.M. et al., The minimal gene complement of Mycoplasma genitalium, Science 270(5235):397–403, 1995; doi:10.1126/science.270.5235.397.
  1. Batten, D., Haldane’s dilemma has not been solved, Creation 19(1):20–21, 2005; creation.com/haldane.
  2. Tomkins, J. and Bergman, J., Genomic monkey business—estimates of nearly identical human-chimp DNA similarity re-evaluated using omitted data, Creation 26(1):94–100, April 2012; creation.com/chimp.
  3. Tomkins, J., Comprehensive analysis of chimpanzee and human chromosomes reveals average DNA similarity of 70%, Answers Research Journal 6(1):63–69, Feb. 2013; answersingenesis.org.
  4. Catchpoole, D., Y chromosome shock, Creation 33(2):56, 2011; creation.com/chimp-y.
  5. 差别很大的物种可以共有许多很相似的蛋白质,所以将蛋白编码基因进行对比会人为地夸大其相似性。与染色体结构有关的组蛋白和骨骼中的骨钙蛋白,在许多物种中是几乎完全相同的。物种之间的差异更多是基于非蛋白编码DNA,而这些非蛋白编码DNA控制着蛋白合成的时机和数量。参见 Carter, R., Splicing and dicing the human genome, 1 July 2010; creation.com/splicing.
  1. Batten, D., Dazzling DNA, Creation 35(1):38, January 2013.
  2. Cosner, L., Going ape about human rights: Are monkeys people, too?com/goingape, 9 July 2008.
  3. Cosner, L., Broken images, Creation 34(4):46–48, 2012.
Advertisements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