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海——年轻地球的证据

salty_sea

原作  约拿单·萨法提   翻译  中国创造论团契

原文见 http://creation.com/salty-seas-evidence-for-a-young-earth

我们的地球是宇宙中唯一被发现有液态水的地方1。实际上,宇航员从太空中遥望地球,看到的主要是水。海洋覆盖了地球表面71%的面积。如果地球表面是平的,这些水足以覆盖整个地球达2.7公里之深。

含盐度

海洋对地球上的生命而言是不可或缺的,而且也调节气候使其温和。然而,尽管海洋里有13.7亿立方公里的水,人类却不能靠饮用它生存,因为海水太咸了。

“盐”对于化学家来说,指的是一大类由金属和非金属形成的化合物质。普通的食盐是金属钠和非金属氯组成的,也被称为氯化钠。它含有相互吸引到带电粒子——离子,形成一个比较稳固的晶体。这些离子在盐溶解的时候便分离开来。海水中主要的离子是钠离子和氯离子,但还有其他成分。咸海水是人类的福祉,它为工业生产提供了很多有用的矿物原料。

海洋存在多久了?

海洋盐分有许多来源(见下文),但这些盐分想脱离海洋却很不容易。因此,海水的咸度稳步增加。既然我们可以得知现在海洋中的盐分含量以及盐分进出海洋的速率,我们应该可以计算出海洋的最大年龄。

其实,这个方法最早是由牛顿爵士的同事埃德蒙·哈雷爵士(Sir Edmond Halley,1656-1742,因哈雷彗星闻名于世)提出的。2  继他之后的一位地质学家、物理学家、放射治疗的先驱,约翰·焦利(John Joly,1857-1933)推断海洋最多只有八千至九千万年。3  但这个年龄对进化论者来说远远太小了,他们认为生命是几十亿年前从海洋中进化出来的。最近,地质学家史蒂夫·奥斯丁(Steve Austin)博士和物理学家莱赛尔·罕弗莱斯(Russell Humphreys)分析了由当代地质科学机构提供的海洋钠离子(Na+)含量及其进出海洋速率的数据。4   入海速率越低,出海速率越高,据此计算出的海洋年龄就越古老。

每一千克的海水中有10.8克溶解的钠离子(大概占百分之一的质量)。这意味着,海洋中有1.47 x 1016(14,700万亿)吨钠离子 。

钠的输入

陆地上的水会溶解裸露的盐矿,侵蚀许多矿物,尤其是粘土和长石,并将其中的钠元素解离出来,这些盐分由河流携带进入海洋。有些盐分是由陆地地下水直接供应海洋的,称为海底地下水排放(SGWD),地下水含的矿物质浓度通常很高。海底沉淀物和海底热泉也会释放大量的钠元素。此外,火山灰也提供了一部分钠元素。

奥斯丁和罕弗莱斯的计算结果显示,现在每年输入海洋的钠大约为4.57亿吨。历史上每年钠的输入量,即便采用对进化论者最有利的假设,也不会小于3.56亿吨。

事实上,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目前盐的入海速率比奥斯丁和汉弗莱斯认为的还要大。5 以前,人们认为海底地下水排放只相当于地表入海水量(主要为河流)的0.01-10%。但是这份新的研究通过对沿岸海水中镭元素放射性的测定,发现海底地下水排放量可高达河流入海水量的40%。6  这意味着海洋年龄的最大值可能会更小。

钠的输出

住在海边的人常常会遇到汽车生锈的问题。这是因为有盐雾——从海洋逸出的小水珠在水分蒸发后留下细微的盐晶体。这是钠脱离海洋的一个主要渠道。另一个主要输出方式是离子置换——粘土会吸收海水中的钠离子而向海洋释放钙离子。而当海水囤积于海底沉积层的孔隙中,也会使海水损失一部分钠。有些被称为沸石的矿物质,其晶体结构含有很大的空隙,可以吸收海水里的钠元素。[编注:有些反对创造论的人提出还有钠长石的形成,可以吸收海底盐分,可以参见附录中罕弗莱斯博士的回应]。

但是,所有这些钠输出的总和要远远小于输入。奥斯丁和罕弗莱斯计算出现在每年有近1.22亿吨钠脱离海洋。而历史上最大的输出量,即便采用对进化论者最有利的假设,也不会超过每年2.06亿吨。

估算海洋的年龄

即便采用对进化论者最有利的假设,奥斯丁和罕弗莱斯计算出海洋年龄必定小于6千2百万年。需要强调的是:这并非实际年龄,而是最大估算年龄。也就是说,这一证据符合任何小于6千2百万年的年龄,包括根据圣经推测出的6千年左右。

奥斯丁和罕弗莱斯的计算采用了合理范围内可能有的最小输入速率和最大输出速率。而且还假设起始的时候不存在已溶解的盐。如果我们采用一些更贴近实际的假设条件,计算出的年龄就要远远小于这个数值。

首先,上帝起初创造的海洋很可能已经含盐,以给海鱼提供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挪亚洪水也必定溶解了陆地岩层中大量的盐分。洪水退去时这些盐分一起进入了海洋。最后,比估算值更大的海底地下水排放量也会进一步减少海洋年龄的最大值。

结论

海水的盐度强有力地证明,海洋以及地球本身的年龄要远远小于进化论所要求的几十亿年,而更符合圣经所说的六千年左右。海洋年龄也要远远小于进化论者给许多海洋生物定的年龄。简单说来,海洋对于进化论者的口味而言还不够“咸”!当然,所有这样的计算都依赖于对过去的假设,如起始条件和恒定的输入输出速率。这样的计算永远无法证实某样东西的年龄。要确知年龄,我们需要目击证人(参见约伯记38:4). 这些计算不过是为了说明,即使采用进化论者自己对过去的假设,地球也要远远比他们通常宣称的年轻,地球的年龄与圣经没有冲突。

附录:钠长石化是进化论的逃生舱口吗?

反对创造论的格林·莫尔顿(Glenn Morton)声称一种富含钠元素的长石——钠长石 (NaAlSi3O8) ,会在海底形成,将盐分从海水中析出。他认为这个钠沉淀现象足以推翻奥斯丁博士和罕夫莱斯博士的年龄计算。罕夫莱斯回答了一位引用了格林·莫尔顿言论的批判者,(经罕夫莱斯允许,摘录如下):

格林·莫尔顿在这点上完全弄错了,严谨的创造论者可以继续使用海水中的钠作为年轻地球的证据。莫尔顿把他致奥斯丁和我的信发给你,却没有给你看我们给他的回信。他也没有告诉你他如何终止了我们的信件来往。

实际情况是这样的:钠长石的确会在海底热泉里形成,将高温海水中的盐析出。但是当钠长石接触到温度较低的海水时,就会分解为海绿石矿物,又将等量的钠释放到海水中。这也是为什么(任何数量可观的)钠长石只出现在中洋脊,而不会在其它地方出现。总而言之,他的“钠长石沉淀池”会变成“海绿石矿源”,但是对海洋中钠的总量的净影响是零。

这可能对你来说有些专业了。还有一个不太专业的的方法,让你自己判断莫尔顿观点的对错:你可以搜一搜,看看他的“钠长石沉淀池”理论有没有在地质化学期刊中发表。这类刊物中最前沿的一份,名称是 Geochimica et Cosmochimica Acta如果他的理论是正确的,这类期刊肯定会欣欣然地予以发表,因为这会解决我和史蒂夫指出的这个存在了75年的问题,就是钠元素输入与输出的巨大差距。世俗的科学机构可能会为此给莫尔顿颁发诺贝尔奖!

不仅如此,莫尔顿肯定也会为在这样的期刊上发表他的理论而非常自豪,他肯定会在自己的网站上重点提及。如果你看到的话,请告诉我。如果没有看到,你就大概知道,莫尔顿又忽悠你了。

怀疑论者和年老地球论者的网站上一般刊登的都是些混淆是非的理论。他们逃避同行的评议,也不发表论文。相反,他们仅依赖于大部分读者的无知来防止他们的伪科学被揭穿。任何人都可以在一个个网站发任何的言论,诗篇1:1-2却应许赐福给那些不沾此事的人: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唯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

莱赛尔·罕弗莱斯

创造研究院

参考文献

  1. 人们认为木星的一颗卫星,欧罗巴的冰冻地壳下方有液态水,但是这还未被证实。
  2. Halley, ‘A short account of the cause of the saltness [sic] of the ocean, and of the several lakes that emit no rivers; with a proposal, by help thereof, to discover the age of the world’,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29:296–300, 1715
  3. Joly, ‘An estimate of the geological age of the earth’, Scientific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Dublin Society, New Series,7(3), 1899; reprinted in Annual Report of 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June 30, 1899, pp. 247–288; cited in Ref. 4.
  4. A. Austin and D.R. Humphreys,The sea’s missing salt: a dilemma for evolutionistsProceedings of the Seco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reationism, Vol. II, pp. 17–33, 1990. 本文未能详细解释的细节内容可以参考此文。
  5. S. Moore, ‘Large groundwater inputs to coastal waters revealed by226Ra enrichments’, Nature, 380(6575):612–614, 18 April 1996; perspective by T.M. Church, ‘An underground route for the water cycle’, same issue, pp.579–580.
  6. T. Church, Ref. 5, p. 580, 评论道:“沿岸洋区有大量海底地下水排入,这个结论有可能颠覆我们对海洋化学物质平衡的认识”。
Advertisements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