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的进化论

作者:张纪德  原文发表于 《生命与信仰》23期,该刊为《生命季刊》福音版(www.cclifefl.org; 微信号:cclife2013gmail)

一个多世纪前进化论刚提出的时候,它挟带着反神、反创造论的情绪,生物学上没有足够的资料判断它的可靠性到底够不够,使得教会只有凭信心抵抗的份。近五十年来,形势已经大大改观,许多新的科学发现,使得进化论的假设受到严峻的挑战。基督徒不要再闭起眼睛,而需要一方面多了解新的发现,知道对进化观点有哪些支持和反对的地方;另一方面要探讨圣经上的话语,看进化论的假设是如何违背圣经真理的。这样我们能通过知识,来克服一些人追求真理的时候在理性上的障碍。

不要以为科学家都是用理性处理学问的,很多科学家坚持的是“信念”。而科学家的信念并不等于科学,正如神学家的思想并不等于神的心意。由于人的有限,观点及理论常会与事实和真相有一些差距,尤其面对进化论这么广泛复杂的生物历史问题。许多进化论支持者的盲点,就是在努力用进化论的框架假设,来解释某些现象;对于违反这些假设的发现不予理会,造成一般人以为进化论是个普遍真理的错觉,以为像化学、电磁理论或者生理学那样真实。课本上、电视传播中言之凿凿,这个猿人、那个原人,好像人类演化已经铁证确凿了。到底哪些原人?  这些学者本于对进化论的信心与爱护,迁强附会,塑造它的权威形象,在教科书里绝口不提那些难解或者无解的疑点。

要知道进化论到如今不过是一个理论 (theory) 或假说(hypothesis);理论或假说要成为自然定律 (natural law),必须经过多方实验或观察的验证。如果与实验或观察发生冲突,就要修正或者扬弃了。进化论可信与否? 我们必须客观地从多方面的科学来判断。研究人类或生物起源的科学论文很生硬,里面技术性资料太多了,五花八门,一般人不容易懂。因此简要地将一些最重要对进化论的疑点,以及新的科学发现跟大家分享。

人类的起源

经过一个世纪的检验,许多所谓进化的证据,都出现了疑问,如化石造假、进化缺环 (missing links) 等等。太多化石或生物的年代,缺少直接分析或客观参数,而是按进化论的假设自圆其说(circular reasoning) 来定的。年代夸张不实,是进化论者在逻辑上最常犯的毛病。

  1. 进化论学者宣称的“人类进化族谱”

对于人类的起源有两种说法:一说,世界上的人是由一个共同祖先演变来的;另一说,各地的动物都在不断的演化,各地都有原人在古代同时独立地演化出来,也就是说现在世上的人有许多不同的祖先。接受进化论的人都认为人类的出现已经有百万年了,不同进化论作者对各种原始人出现的年代大有差异。进化论学者宣称的人类进化族谱,简单地说 :最早出现的是两足行走的类人猿 (sivapithecines);经过了“一千多万”年的演化变成工具人 (Homo habilis);然后大约“五十万”年前出现直立原人 (Homo erectus)。直立原人在距今“三十万”年前绝迹,起而代之的是尼安得达人 (Neanderthals), 他们出现的时间大约是距今“三到三十万”年前。考古学家所挖掘出来的原人化石,差不多都只是身体的某一块或几块骨头而已,并不是完整的一副骷髅。许多科学的新发现,特别在分子生物方面的研究,我们知道生物界的种种,并不像进化论凭几块骨所宣称的那样。

  1. 尼安得达“原人”

尼安得达 (Homo sapiens neanderthalensis) 是所有“人类祖先”中时间最接近现代的人,它们的出现比“北京原人”及“爪哇原人”都晚。进化论者原先对尼安得达寄予厚望,认为它们是直立原人演化的后代,跟我们一样,都算是智人,是较早的品种而已;补上了人类进化缺环的大好证据。然而, 90年代中期对尼安得达所做解剖方面的研究,就已经开始怀疑它到底能不能算是现代人祖先。尼安得达的脑壳与现代人的许多相异处,它们的脑子比现代人的还大些,鼻腔非常巨大,它们有内鼻缘(一个长在鼻腔外壁向中央突出的隆起),缺少泪沟顶部骨质化的部份。这些质疑启发了更多科学家的疑心,觉得它们跟人类的关系也许不如进化论所宣称的那样。

1997年的研究报告,有一组科学家设计了一个很巧妙地的实验,他们很仔细地从一个尼安得达骨胳中抽取出粒腺体核酸 (mtDNA)。这组科学家把这mtDNA中的397对碱基 (base pairs) 与许多现代人种mtDNA中的986对碱基做比较,发现有26对是完全不同的(差别是6.5%,接近于人和黑猩猩的差异)。在现代人族群之中,这段mtDNA中有差异的是 8对 (这8对跟与尼安得达相异的那26对完全无关)。这些科学家的结论:尼安得达不是现代人的祖先,而很可能是一绝种的猿。尼安得达与现代人的关系因分子生物的原因被推翻了。同于1997年,英国另一组科学家报告,从一个“1万”年前人类骸骨里抽取出来的粒腺体DNA的分析,发现这段 DNA与现在的欧洲人只有1对碱基不同,所以过去1万年中人类没有任何明显演化。

如今分子生物的发现,使得进化论学者不得不改口了。剑桥大学出版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丛书里,不再称那些猿人是我们的祖先,而改口称我们的近亲。称近亲有一个好处,就是遗传的差异再大也无妨,就像我们的表叔可以跟我们相差很远。但这样并没有让人类进化的假设重新得力,倒是把原先的祖宗说成祖宗的亲戚,人类就没有直系的祖宗了。没有祖宗的化石,进化论学者还凭什么宣称人是进化来的呢?他们凭的就是“the fossil record is just incomplete”(化石资料还不全)。

  1. 女性粒腺体DNA的研究

我们都知道人类的遗传是靠 DNA来传递的。在细胞核里的DNA一半是来自父亲,一半是来自母亲。也许有人不知道,在细胞核以外还有 DNA存在于粒腺体中。胎儿是由母亲的卵子和父亲的精子结合以后发育而成;新细胞内的粒腺体是承继自母亲的卵子,也就是说跟母亲的粒腺体完全一样,没有父亲的遗传物质。因此任何人的mtDNA 是与他的母亲、外祖母、外曾祖母、外高祖母……相同的。当然每一次细胞分裂,有可能将遗传物质(即 DNA) 稍微抄错一点,这种错误的发生机率非常非常低。这极微小的变化率(生物钟) 可以用来推算人类年代、追寻迁移及源头。

如果人类有好几个不同的祖先,在各地演化出来,就应该有好几种不同的 mtDNA。1987年的研究报告,科学家把全球各人种的女性 mtDNA采集来比较,发现不管是红、黄、白、黑人,他们的mtDNA竟然完全相同。这证明了人类各民族,都是来自一个共同的祖母。按进化论人从猿猴演化的假设,利用细胞复制mtDNA出现的微小差异频率,推算出人类这一个共同的女先祖,俗称“粒腺体夏娃”(Mitochondrial Eva),出现的 时间是在十万多年前。但是,若人类与猿猴无血缘遗传关系的话,夏娃的出现就不需要推在1万年前。

  1. Y染色体研究的结果

Y染色体是由父亲传给儿子的,跟妈妈没有关系,所以从这个方向可以推知父系的起源。1995年分子生物学家利用 Y染色体上的一个 ZFY基因,推算现代人出现的年代。他们从世界各地 (包括非洲、亚洲、澳洲、欧洲、北中及南美洲) 挑选了38个不同种族的男人来作分析。这个基因共有 729对碱基。科学家把每一个人的这个基因分析完后,发现所有这38个人的基因序列是相同的。另两篇报告研究了27,000对碱基,序列也都是相同的。这证明了人类各民族,都是来自一个共同的祖先,而不是由各地原人演化而来。他们用现代人类与猿猴在Y染色体DNA序列的差异,以及进化论的假想分别演化的年代,推算人类共同的一个祖先,俗称“Y染色体亚当”(Y-chromosomal  Adam),可能出现在5万多年前。然而如前段所述,若人类与猿猴无关的话,亚当的出现也没必要推到1万年前。

在二十世纪,一般科学家都以为人类与猿猴的DNA 大约98%相同,所以接受进化论说人类与猿猴同宗。自1990年庞大的跨国探索工程 —人类基因计划 (Human Genome Project),测定人类染色体所包含的30亿个碱基序列,从而绘制人类基因组图谱,破译人类遗传信息,20年来有许多新发现。2010年的一个分子生物研究报告,比较人类与猿猴最小的Y染色体,发现两类Y染色体在结构及碱基序列的差异超过30%,猿猴少了50%以上人类的基因。生物学界非常意外、惊憾,因为此差异相仿于人与许多动物的差异。这意味着进化论的假设框架有大破绽,显出以往那些生物学家是如何地信口胡言。现在,科学家们应该同意:猿猴的染色体DNA如其他动物一般,与人类大不相同,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其他解说,都太虚无迁强。

前两段里说到分子生物学家,从分析女性的粒腺体 DNA及男性的Y 染色体的结果,归纳出全世界人类的各民族都来自共同祖先 (虽然我们不能认同,依进化论假设框架,推算出来的年代)。人与猿猴不同宗,各从其类。这结论支持了圣经创世的记述,亚当和夏娃是全人类的始祖,具有历史真实性。

生命的起源:第一个活细胞

最基本的问题:生命是不是从无生命的物质自然发生的? 第一个活细胞是如何产生的? 进化论中生命起源的假设比较容易探讨,也是脆弱的一环。这是突破进化论的另外三个重要科学议题—

1)  细胞的要素:合成核酸、蛋白质的20种氨基酸、4种碱基糖,其中部份分子的结构并不简单,很难自然产生。1953年,米勒-尤列实验(Miller-Urey experiment) 模拟地球的原始状态,来产生有机分子。发现有10-15%的碳变成有机化合物,其中2%属于胺基酸,是左旋与右旋混合物。试验结果无法进一步推广到蛋白质或核酸,因为辐射的紫外线及氧气,会破坏大气里的氢和水里的有机分子,生命基素不能长久存留。科学家在这方面所作的努力,可以用“总是失败”来形容。另外,为什么生物蛋白质完全由左旋胺基酸所组成? 至今仍然是个“莫大的奥秘”。

2)  或然率:最简单的独立生物细胞的长链核酸,必须由几万个排列有序的碱基,生产必要的蛋白分子,来维持生命功能和复制分子。一个最简单有功能的蛋白质分子,至少含有三、四百个氨基酸。也就是说,需要至少一千个碱基的DNA分子来排列该蛋白质。以猴子的智慧,不可能随机遇打出一篇四百字通顺的文章。同理,四百个氨基酸也不可能随机遇自然地排列有序,成有功能的蛋白质。无论地球或宇宙的年龄有多长,第一个这种长链核酸或蛋白质随机遇组合成功的或然率,是极极微小,几乎等于零。

3)  热力学第二定律:这个自然律使能量放散、粒子扩散、运动会停顿、系统倾向于混乱;就是说,无生命的物质不能越过热力学第二定律,从无序到有序,由低级到高级。所以,氨基酸、碱基糖也不能自然聚集,高分子蛋白质、核酸合成不了,更无望聚合成最简单的单细胞。

蛋白质和DNA两类分子需要彼此紧密合作、共同发挥作用,细胞才能生存。碱基糖、氨基酸聚合成核酸、蛋白质,加上脂肪,再变成活细胞,有两个必要条件:第一,有蓝图或系统指令,第二,有一个精密系统供给转化能量。这两个条件只有出于智慧的设计与生命的能力。由于或然率及热力学第二定律,不但物质不能自然聚合出活单细胞,即使加上化学,人也永远无法突破这个极限。如今在实验室,只能靠生化科技重组基因、复制生物。然而,生化科技,是人利用既有的生命要素及功能系统,并非自有或人造的。因此,生命的起源,最好的解释,是出于超自然、神的创造。

时间不容许进化

根据莱尔(Lyell)的均变论(Uniformitarianism),科学界普遍认为,地球的年龄已有45亿年。主张进化论的人深信:在这么长的时间,很多的事—包括自然演化,会发生。然而,灾变论(Catastrophism)有不同的看法:地球曾经遭受许多的灾难,有些是世界性的;绝大多数的地质层面是经由一场大灾难,如诺亚洪水,可以仅在一年之内堆积而成的;地球和其上的生命,在不超过 1万年前,被上帝创造出来。关于时间和空间的创造的讨论,道初兄在《生命与信仰》第12期已有报导,此处不做重复。但要提以下事实,来显明地球的年轻。

1)  放射性碳测龄:用碳-14 的蜕化率来测定古生物或化石的年代,是利比(Libby)的发明,而获得1960年诺贝尔化学奖。碳-14是大气中的氮,被宇宙线撞击而成。碳-14的半衰期t1/2 = 5730年,现在地球上碳-14与碳-12 的比例约1:1012。若到达地球的宇宙线和碳-14的产生是常率,可以推算地球上碳-14的累积,应该在三万年达到平衡。如果地球有好几亿十年,碳-14应该早已达到平衡;然而,目前碳-14/ 碳-12 的比例仍然在增加。

2)  月球表面的陨石尘(moon dust):每天不断有陨石落在地球和月球上。一年约有 1万吨的陨石尘落在月球表面,累积不流失,因月球上没有空气、没有水。按月球表面积计算每万年可累积约 1吋多厚。如果月球有45亿的年岁,应该累积了非常厚的粉尘(50呎以上)。然而1969年,美国太空人阿姆士壮 (Armstrong) 在阿波罗-11 (Apollo-11) 登上月球时,发现月球表面只有一层薄薄1/8 - 3 吋的灰尘。显然,月球的年龄只有万年上下。一般都认为,地球与月球是同时或相继不久产生的;那么,年龄也应该相当。

3)  地球的磁场:磁场越强,地心越热。过去150 年,磁场的强度下降6%,或半衰期 t1/2 =1,500 年。逆向推算,一万年前的磁场达现代的一百多倍;太强,地球会太热,不适生物生存。

归纳以上三点,地球的真实年龄不会是几十亿年,而可能只有 1万年上下。在如此有限的时间里,没有机会发生自然演化或生物进化,进化论就完全瓦解;所以,进化论支持者用各样方法全力反驳。他们讲地球历史古老到几十亿年、生物进化了几亿年,用的是均变论;但遇到这三点,则改用灾变论来反驳;我们不得不怀疑他们的诚实。

基督徒面对进化论的态度

根据以上论证,我们认为进化论仍然只是一种假说。基本上它是从无神世界观推演出来的,使许多人(无神论者、认为圣经不科学或是“神话”的人)在理性上被绊住。而本文提出的这些科学论证,我们可以看出进化论的虚假,而肯定圣经所启示的创造。创造者,就是那独一、满有智慧、能力的神。我们可以大胆的宣告:“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罗马书 1:20)

关于宇宙起源的说法,从哥白尼以前世人都相信,宇宙是恒久不变地存在着。这个信念一直经过伽利略、牛顿,甚至到爱因斯坦发表相对论的早期,都没有被质疑过。无神论的科学家因为相信宇宙是恒存的,可以把造物主完全置诸脑后。但是后来物理学界终于普遍地接受了大爆炸论的说法,同意宇宙是有一个起源,而不是自有永有、恒存不变的。对于无神论者,这真是一个严重的打击。许多基督徒欣然接受科学家的这项发现,认为这是支持圣经上帝创造天地的说法,是对创造宇宙过程的科学描述。

圣经创世记一章对创造的描述是“起初神创造天地”和“神说要有光……、神说天上要有光体……”等等,而他创造生物许多是“各从其类”,当然也有几个是“神就造出……”。创造之初鸟和兽都是草食性的。一直到后来,也许是大洪水以后(创世记 九:3)才有肉食者出现。从草食到肉食,必须经过一些机能上的变化。以后狮子又将变回草食性(以赛亚 11:7),是需要变化的,这也暗示着某种程度的突变是可能的。

基督教的信仰不是迷信,不应该用迷信的方式来处理;在基督里的真自由是包括诚恳地思考探索的自由。现代的科学并没有解决一切疑惑,许多问题仍然要靠信心来面对。然而作为基督徒知识分子,无论是对自己或对别人,都有正视信仰疑难的责任,可以胜过虚假,帮助一些人。

参考科学论文:

  1. R.L. Cann,M. Stoneking, A.C. Wilson.“Mitochondrial DNA and human evolution”Nature 325:31-36 (1987).
  2. S. Paabo.“The Y chromosome and the origin of all of us (men)”Science 268:1141-1142 (1995).
  3. Kahn, P. and A. Gibbons.“DNA From an Extinct Human” Science 277:176-178 (1997).
  4. Hughes, JF, et.al, “Chimpanzee and human Y chromosomes are remarkably divergent in structure and gene content”Nature 463, 536-539 (2010)

Advertisements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