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创世用了数十亿年吗

作者: Lita CosnerGary Bates                           翻译:至愚

原文见  http://creation.com/Did-god-create-over-billions-of-years

通常,人们在质疑圣经创世记时循着这么的思路:“我相信神创造,我也不相信进化论。既然神创世用了数十亿年,那么又何必计较地球年龄呢?” 有人声称,若强调圣经中“6个字面上的日,6000年前”,会使人们离开对神的信念。 所以“为何如此教条?为何对一个与得救无关的事如此执着?”

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我们也同意‘时间表本身并非重要’这一点。那么我们CMI,为何要强调它呢?这之所以很重要,是由于问题归结到:“圣经的真实意思是否真如她简洁说明的那样?” 因此这牵涉到“信守圣经”的这一核心问题。所以,与“长年龄”妥协就严重破坏了整个福音信息,从而制造许多信仰危机,给传福音带来巨大的麻烦。

“古老年代”时间表的后果

首先,我们要瞭解“长年龄”概念的由来,亿万年的概念根本没在圣经中出现过。作为一个概念,它来自“圣经”以外。

在1830年,苏格兰律师查尔斯·莱尔(Charles Lyell),发表了他的著作《地质学原理》。他称他的目的之一是“要把(地质)科学从摩西手里解放出来”[1]。他根据另一个地质学家詹姆斯·赫顿(James Hutton)的想法建立了自己的思想,后者主张用“均变说”解释世界地质学。莱尔辩称,复盖全地球数千英尺厚的沉积层(通过水或其他一些移动液体的沉积)是经过超越亿万年的缓慢渐进的过程的结果(而不是诺亚洪水的结果)。他相信必须要用现今观察到的过程来解释地质历史。譬如我们现在看到河流泥沙平均沉淀率,假定是每年1毫米(4/100英寸),那么1,000米(3,300英尺)厚的沉积岩层(如砂岩)应该必须约一百万年形成。这种用“现在就是通向过去的钥匙”的假说(及其变种)成了现代地质学的理论根基。它拒绝承认圣经所记载的全球性大水灾的作用。而那种用亿万年的时代划分不同沉积层的“地质柱”,在“放射性年代测定法”发明前很久就採用了。

然而这引来了神学上的麻烦:在这些岩石层内的不只是岩石或颗粒,还包含有化石。这些化石是“死亡”的无可争辩的证据,而且不只是死亡,并有肉食、疾病、和痛苦,遗体中还有齿痕,甚至有动物正在吃其他动物的化石,并显示疾病、癌症、感染、创伤、骨折等等。根据圣经,我们知道这些事情都只在人类堕落以后开始发生。按“圣经”的详细家谱,亚当不可能在数百万年前就存在,不可能在“均变的时间尺度”所记录的死亡和苦难开始发生以前。“长年龄”论点寓意神在人类堕落之前就已引进了“死亡”惩戒。但“圣经”中明确指出,是亚当的行为,把死亡带进了世界(罗马书5:12)

“古老地球”之神

这种“死亡”是神在人类堕落前制造出来的想法,对理解神的品性的重大影响。如果以为神创世时使用了“进化”,也会有同样麻烦。进化是随机的和浪费的过程,需要数以百万计“不适”的生物体死亡,无数过渡形态生物体不断产生、不断灭亡,成为“大挺进”的牺牲者。由于偶然因素,这个所谓的“好”神所命定的死亡彩票最终导致了人类的出现。尔后神看着带有自己形象的载体,站在一层又一层的充满着数十亿计尸体的岩石之上,宣布他的整个创造——伴随着所有死亡和苦难的证据而进行的创造——是“甚好”(创世记1:31)。由此我们可知,长年龄——无论是否相信进化——都不符合圣经的观点。

总而言之,在该理论中,地球的年龄是从含有化石的岩石层推导而来,把死亡、痛苦、和疾病发生的时间放在人类堕落以前。但圣经明确说明:亚当以前没有死亡(罗马书5:12)。

“古老地球”的福音

有些所谓的“专家”试图回避 “甚好”这一点,说什么“堕落引起的死亡和疾病仅仅殃及人类”,这并非事实,首先,罗马书(8:19-22)清楚地教导说:伴随亚当的堕落而来的死亡和痛苦的诅咒,影响了“整个创造”,即整个物质世界。

但是,即使把上述问题放到一边,还有另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些被“鉴定”为数十万年前的人类遗骨, 其时间远在圣经中的亚当之前。亚当是在约6000年前被安置在伊甸园里的。许多妥协立场视这些遗骨为“亚当以前的属”——无灵魂的非人类动物。然而,这些骨骼却属于正常人类范围。例如尼安德特人,就显示有艺术,有文化,甚至有宗教的迹象。而近年来,对尼安德特人DNA测序表明,我们许多人都携带有尼安德特人的基因,即我们是同样的被造种类。将他们称作“非人类动物”似乎完全是为要挽救“长年龄”的信仰体系。

而且,罗马书5:12说,“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堕落造成的仅是人类死亡。把罗马书曲解为死亡只限于人类,可能是指亚当的罪只带来部份被造物的沉沦。而罗马书8:19-20告诉我们:全部被造物都在罪的重压下徒劳地呻吟。创世记3:17-19告诉我们,全地都受到诅咒,因而生长出荆棘和蒺藜来[2]。如果只是局部沉沦,那么,为什么上帝要消毁所有的受造物,让新的来取而代之,而不是作部分修复?如果其余的受造物仍“甚好”,为什么不是仅修复人类?

死,最后一个敌人

福音的一个核心部分是,死亡是将要被摧毁的最后一个敌人(哥林多前书15:26)。因为罪,死亡侵入了完美的世界。罪是如此严重,只要有一个信徒在坟墓里,耶稣战胜死亡的胜利就未能完全展现出来。指望我们相信,被圣经作者描述为敌人的死亡已经为上帝所使用(或忽视)了数百万年,而且被祂称为“甚好”吗?

福音的一个主要部分是我们盼望借着复活,被造物恢复到它原有的完美状态。圣经清楚地表明:在新天新地里,是没有食肉动物、没有死亡、没有痛苦、没有罪的(以赛亚书65:17-25;启示录21:1-5)。但如果这样的状态以前从来就没有存在过,那怎能被称为“恢复”呢?

一个持进化论的圣公会牧师对基督教神学接受“堕落前死亡”的意义着作了一个很好的总结:

“……生物化石是智人尚未进化前,超过10亿年期间,受造物生生死死的痕迹。死亡几乎与生命本身一样古老。它能是上帝对罪的惩罚吗?化石记录表明,某些邪恶的形态自古以来一直存在。在大范围,有举目昭彰的自然灾害。对于个体而言,有明显可证的痛苦,致残疾病和寄 生虫的活动。我们看到生物垂死时受着有关节炎、肿瘤折磨、或者干脆被其他生物吃掉。从一开始,生与死,善良与邪恶,就一直存在,从无间断。从未有过哪个时刻,没有死亡,或世界性质因邪恶而改变。神创造的世界原本就是这样……进化是被用作改变和制造多样性的工具。有人试图告诉我们,亚当直到犯罪之前一直与神有一种完美的关系。 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悔改,接受耶稣,以恢复原有关系。 然而,这种完美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一个世界。试图恢复它,无论是在现实上还是在灵性中,都是一种幻想。不幸的是,它仍然是许多福音派的说教的中心。[3]

至此可以看到,如果我们允许一个数十亿年的观点,无论“进化”与否,后果都一样,就是信仰的滑坡,因为把死亡和苦难置于堕落之前。其逻辑结论是:邪恶存在于堕落前(按照他的观点,并不存在堕落,从何处堕落?)。又排除了重新回归到完美的状态的希望,因为本来就无处可归,福音就在这样的过程中被摧毁。

所以,若非因死亡、痛苦、罪恶、与神分离,耶稣从何处拯救我们?我们如何来理解希伯来书9:22的经文“按着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呢?如果死亡和流血事件真的是在亚当前亿万年就有的“自然”过程的话,那么基督的死就显得微不足道,也无法为我们的罪作抵偿。而如果没有复活和新天地,我们的指望又是什么?
如果死亡是自然过程,为什么我们要为此悲哀呢?为什么我们不接受死亡作为“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呢?这种观点剥夺了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牺牲的意义。随从这种思想的自然结果已导致许多人完全离弃基督信仰。

对教会的影响

进化论的广泛讲授,给我们的青年带来可怕的后果,他们成群结队离开教会。 那些“坚持下去”却接受了一个数十亿年的时间表的基督徒,将很难捍卫自己的信仰,因此影响了教会增长。信仰的一个主要绊脚石是:“为什么一位好的神允许一切的死亡和痛苦在世界存在?”这样的信徒无法完全解释死亡和痛苦的根源是对人类的罪的反应。

与此相反,那些具有圣经的世界历史观的信徒,在向没有圣经背景的人传授神的道时,有一个符合逻辑的基础。顺便说一句,这正是保罗对外邦人讲道时使用的方法(徒14:15-17; 17:23-31)。在路司得,他用“创造”作为一个关键的识别因素,把神与巴拿巴和他自己这样的普通人区别开来。在雅典时,他引用当时的斯多亚学派和其他哲学家的“重归创世记”作为基础,来向他们介绍真神,希望他们放弃无用的偶像崇拜而悔改。

如果相信圣经的字简意明,能增强一个人宣讲福音的能力,而妥协却有如此的破坏作用,为什么还会有人要妥协呢?实际上,几乎所有的列出自己的理由去相信“长年龄”,而非圣经的时间表的基督徒领袖和神学家,在读“创世记”时,却又被迫承认——就其字面意义上,无论是希伯来文以及英文翻译本——都直截了当地教导说,创世是在六个正常长度的“天”里。且出埃及记20:11就是其强有力的佐证,“十诫”表明, 创世记的“日”就是正常的长度的“天”,绝无空隙可插入亿万年的时间。不幸的是他们相信科学已经“证明”了亿万年的历史,但实际并非如此。

前后不一的基督教?

可能有人既是基督徒,又相信地球是古老的。此人可能没有考虑过这样的信仰的后果,或者圣经并非他信仰的终极权威。如果《创世记》不是真正的历史,人们怎么能知道圣经中的真理是从哪一篇开始呢?今天的“科学”也“证明”人不能从死里复活。因而如果我们允许这样的“科学”来告诉我们,耶稣并没有从死里复活(这符合妥协者的世界观),那么正如使徒保罗所写的, “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 ”(哥林多前书15:14)。把我们的信仰建立在人造的哲学上,使我们想起了耶稣所说的人,在马太福音7:26里,他说:“凡听见我这话不去行的,好比一个无知的人,把房子盖在沙土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并且倒塌得很大。”相反,在24-25节,他说:“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

因为耶稣明确地相信要按字面理解《创世记》的历史记录,我们也当如此!


[1] Charles Lyell, personal letter to George Poulett Scrope, 14 June 1830; 见 creation.com/Lyell.

[2] 有趣的是,化石记录中有荆棘。传统的化石记录解释(否认全球性大洪水),将它们置于人类前数亿年。见W.N. Stewart and G.W. Rothwell,Paleobotany and the Evolution of Plants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3), p. 172–176.

[3] Tom Ambrose, ‘Just a pile of old bones’, The Church of England Newspaper, A Current Affairs section, 21 October 1994.

Advertisements

神创世用了数十亿年吗》有1个想法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