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地球创造论”简介

作者 马正翔 原文发表于《生命与信仰》第40期

任何一个受过现代科学教育的人大概都学习过地球有45亿年的年龄,地球上的生物都是在漫长的岁月里进化而来的,等等这些观念。你可能已经相信并接受这些观念,以为这些是已经证明的科学事实。当你作为基督徒来读圣经的开篇,创世记1-11章时,你可能会有很大的困惑, 圣经的语言很清楚地说神在六天里创造了万有, 地球和人类的历史是很短的,难道创世记的1-11章是神话传说,根本不是真实的历史吗?你可能听过各种不同的解释,比如创世的日不是24小时一天,乃是很长一段不确定的时间,或者在六日创造之前天地已经存在很久了,所以地球是可以有45亿年历史的,或者创世的记载是诗意的而不是字面的,只是为了表达万有是神造的,等等。但是仔细推敲,这些解释很难让人对创世记肃然起敬,反而让人感觉是在为创世记打补丁。如果你有这样的困惑的话,那么请让我给你介绍一下年轻地球创造论的解释。

年轻地球创造论的主要观点就是创世记1-11章记载的是真实的历史,不是神话或寓言故事。反映在纪年学、地质学、生物学、人类学以及神学上, 可以简单地总结为下面几点:

  • 神在六日内从无生有创造了整个世界,六日都是24小时的一天(出20:11, 可10:6)。
  • 创世记家谱的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纪年表,让我们可以推算出创世在大约6千年前,不超过1万年,所以地球是年轻的。
  • 诺亚大洪水是真实发生的覆盖全球的大灾难,是历史上最突出的地质活动,解释了绝大多数化石岩层的形成,以及现在整个地球大致的地质地貌(太24:37-38,彼前3:20,彼后2:5,3:6)。
  • 神造万物各从其类,既无可能也无时间有任何种类之间的进化。
  • 因着人的堕落,整个生物界也受到咒诅,从神看为甚好的和谐光景(创1:29-30)变成充满弱肉强食、疾病痛苦的现状。
  • 随着时间的推移,生物的基因组不是在进化,获得更多的信息和功能,而是在退化,丢失原有的信息和功能。
  • 所有人都是亚当、诺亚的后代。现代的各种不同肤色的人种都是诺亚三个儿子的后代因着基因的重组和隔离迅速形成的。
  • 巴别塔语言变乱是人类主要语系的来源,也是人类分散隔离的主要原因。
  • 创世记1-11章应该字面解读,因为它的体裁是叙事,而不是诗歌或寓言。要以经解经,而不是把圣经以外的权威强加在圣经之上来解释圣经。
  • 罪因为始祖的堕落进入世界,带来死亡。在始祖犯罪之前是没有死亡(包括有气息的动物的死亡)、没有痛苦的。死是最后的仇敌,在最后会被毁灭。(罗5:12,8:19-20,林前15:21-22,26,45)
  • 大洪水是神对人类罪恶满盈时的审判,覆盖全球,除了在方舟里的,所有有气息的都死了。预表了末世的审判,只有在基督里的才能得救。(来11:7, 彼后2:5)

你立刻的反应可能是,这根本不符合现代科学啊,这样的解释岂不是让世人耻笑我们基督徒迷信?前面提到的那些解释更容易让人接受吧。但是如果你对创世记还有一点尊敬,而你又接受地球年老的话,你就面临下面的问题:

  • 按照进化的历史观,化石记录显示人类出现之前已经有上亿年的疾病和死亡,神如何能称祂的创造甚好呢?
  • 连进化论者都承认进化过程是血腥的、充满痛苦的、浪费的,大部分的物种都灭绝了,全能而又慈爱的神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过程来创造呢?
  • 显然神看动物的彼此相食是不好的 (赛11:6-9),神应许将来复兴万物(徒3:21),如果自然界的痛苦和死亡一直是常态,那怎么复兴呢?
  • 如果自然界的疾病、痛苦和死亡已经在上亿年的时间里是常态,那人的堕落对自然界的影响就微不足道了,但罗马书为什么说万物都因着人的罪伏在虚空之下,等待救赎呢?(罗8:19-22)

而这些问题在年轻地球创造论对创世记的传统解读前迎刃而解:

  • 神起初的创造是甚好的,没有疾病、痛苦和死亡
  • 罪因始祖的堕落进入世界,死又因罪而来。受造之物就都伏在虚空之下了。
  • 但这只是一个暂时的状态,神预备了救赎的计划,道成肉身进入历史,舍身赴死,死里复活,胜过死亡,成就救恩,要救一切相信的人,并要在将来复兴万物,除去一切的痛苦和死亡。

你的反应可能还是,这样解释可能让圣经更好地自圆其说,但如果与现代科学冲突,那它就不是真实的,于事无补。但你知道吗,有许多科学家都相信地球是年轻的(https://creation.com/creation-scientists#alive )。那有没有可能问题是出在科学这一边呢?我们需要做一点深度的思考,不要盲目地被某些所谓的科学结论蒙蔽了。而且可以说绝大部分的科学家并没有深入地探讨过这方面的问题。所以我们更有必要追根溯源一番。

我们所熟悉的科学领域大致可以归于两类。一类可以称为操作性科学(Operational Sciences),另一类可以称为起源科学(Origins Sciences)或历史科学(Historical Sciences)。这样一分类,我们就发觉跟圣经冲突的都不是操作性科学,而是起源科学。

操作性科学研究的范畴是可以观察并重复实验验证的现象和过程。比如实验物理学、化学、实验生物学,等等。这些科学是真正带给了人类所享受的现代科技和医药的,也是它们真正奠定了科学的权威性。起源科学是使用操作性科学的原则,根据现在观察的事实,加上假设,重构过去所发生的不能观察也不能重复的事件和过程。例如考古学、法医学、自然历史、关于物种起源的进化论、地质历史,等等。这类科学对于我们认识世界也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这类科学的结论是否有权威,一个关键是假设是否合理。往往我们去仔细分析那些与圣经冲突的科学结论时会发现那些冲突不是在现在观察到的事实上的冲突,而是在基本假设上的冲突。

一个最突出的起冲突的假设就是均变论(Uniformitarianism)的假设,即现在观察到的地质过程在历史中是一成不变的,完全否定灾变(Catastrophism)的可能。这是查尔斯·莱尔(Charles Lyell)在1830年提出的,改变了当时地质学中更符合圣经的灾变论观点,为之后进化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这样的假设逐渐被扩展到了地质学以外的领域。让我们来思考一下,这个假设合理吗?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这是一个无法完全验证的假设,尽管它在有限的领域是合理的,但是不能无限地拓展到所有的课题中。例如当应用到世界的起源这个课题上时,这个假设从根本上就否定了神干涉自然的可能,否定了神迹可能发生,否定了神从无到有创造的可能,成了自然主义,一切必须是根据自然规律,自然而然发生的(彼后3:3-6)。而圣经启示我们的神是创造万有,设立自然规律的神,祂当然可以不受自然规律的限制。实际上,圣经明明白白告诉我们世界的起源就是一个极大的神迹,绝不是自然而然地发生的。

近代年轻地球创造论的兴起就是为了在这些方面捍卫圣经的权威性。年轻地球创造论绝对不是否认或回避操作性科学的原则、方法和规律,也绝对不是否认或回避现在观察、测量、实验的结果和事实。而是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展示圣经启示的合理性:

  • 指出与圣经启示冲突的科学结论是建立在不能验证的假设、不能观察和重复的过程上的,从根基上抵制科学至上主义和科学扩张主义。这两种主义都是要把科学高举成为绝对的最高权威,凌驾于一切领域之上,包括圣经的启示。我们应当认识到,它们实际上已经是一种信仰,而且是敌对圣经启示的信仰。
  • 发掘更多的科学事实,合理运用操作性科学的原则,推翻均变论假设,提出更合理的与圣经启示不冲突的解释,以及支持圣经启示的证据。例如,大洪水的证据、地球年轻的证据、对化石证据的分析和解读,等等。
  • 根据不断更新和进步的操作性科学原则,证明自然主义假设的不合理性,以及神创造的奇迹性。例如,生命不可能自然起源、命的设计、生命的信息来源,等等

我们具体来分析一下地球年龄这个课题。大多数人接受的45亿年的年龄是怎么确定的呢?是通过放射性定年法得出的。这个定年法的原理是某些元素(称为母元素)不稳定,具有放射性,会逐渐衰变成另外一种稳定的元素(称为子元素)。它们衰变的速率(称为半衰期)是可以精确测量的,所以如果知道样品中最初和现在的母元素和子元素的含量,就可以推算出年龄。那这里面有些什么假设呢?首先,放射性元素衰变的速率是一成不变的;其次,样品中没有发生过母元素和子元素因别的原因流失或添加的事件;第三,样品最初的母元素和子元素的含量是可以精确知道的。而这三个假设都无法直接验证,因为这个过程无法重复。那不需要假设的事实是什么呢?第一,现在样品中的母元素和子元素含量可以精确测定;第二,母元素现在的半衰期也可以精确测定。创造论科学家对放射性定年法提出的质疑不是针对不需要假设的事实,而是针对那些不能验证的假设。他们已经做了许多的研究工作展示这些假设可能是不成立的,或者实际操作中不能保证的。而且许多已知年龄的样品测出来的年龄根本不对,不同放射性元素测出的结果也不一致。(参:Thousands, Not Billions: Challenging an Icon of Evolution : Questioning the Age of the Earth, Dr. Don DeYoung, Master Books, 2005. 以及https://www.chuangzaolun.com/创造科学文章/item/110-圣海伦火山驳倒定年法.html )所以这个依靠放射性定年法得来的地球年龄是非常值得质疑的。

大家可能不熟悉的是,除了放射性定年法,还有很多其它推断年龄的方法,多达几百种,而其中只有10%的方法得出符合古老地球观的结论,其余的方法都告诉我们地球绝对没有那么老。(参https://www.chuangzaolun.com/创造科学文章/item/191-地球的年龄-年轻地球和宇宙的101个证据.html )当然这些所有的方法都有它的假设,只是假设是否合理的差别。我们现在来看一个最近的还不广为人知的新发现,即恐龙化石中发现软组织(https://chinesecreationscience.org/2020/11/20/软组织化石揭示了不利于亿万年之说的趋势/)。科学界认为恐龙是在6500万年前灭绝的,但一个叫玛丽·施伟策(Mary Schweitzer)的科学家(本人并不相信地球年轻)带领的团队自1994年开始就多次发现恐龙的化石中没有完全石化的骨骼里还有有弹性的软组织,可延展、拉伸后还会缩回原来的形状,还发现一些柔软的毛细血管,里面还挤出红血球,甚至发现保存的骨细胞里还有胶原蛋白和DNA的残片。还有一些其他的科学家也有类似的发现。那么根据我们现在知道的、可以测量的这些生物物质的分解率,它们即使在非常理想的环境和条件下能保存多久呢?例如,胶原蛋白在20°C的温度下,只要1.5万年就完全分解了,DNA在25°C的温度下,只要2.2万年就完全分解了。这与通过放射性定年法测量化石附近的岩层得出的超过6500万年的时间大相径庭,却完全可以符合圣经所启示的地球年龄。但是面对这样的证据,相信地球年老的科学家(包括发现它们的玛丽·施伟策)怎么说呢?一定有我们还不知道的机制使这些物质可以保存这么久,因为我们知道恐龙在6500年前就灭绝了。连他们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这个“知道”是一种信仰,而不是事实。

回到放射性定年法的话题,还有一种很多人都听说过的方法,就是碳14定年法。地球上绝大多数的碳元素都是碳12。碳14是宇宙射线与大气反应的产物,然后通过光合作用进入到植物内,再通过食物链进入动物体内。生物一旦死亡之后,就停止了吸入新的碳14。而碳14不稳定,会衰变成氮元素,其半衰期是5730年。因为它的半衰期很短,所以可以用很多已知年龄的样品验证其准确性,其可信度远大过那些半衰期很长的元素定年法。但是也因为它的半衰期很短,在远远不到100万年的时间里,它就已经完全衰变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随着测量精度的提升,现在却在所谓非常“古老”的样品中测出碳14的存在。例如在一个 “2亿5千万年 ”的煤矿中,找到的化石树桩。对树皮的碳-14进行测量,显示为 33,700 ±400 年。在多个恐龙化石的标本中都测到碳14,推断年龄为2.2到3.9万年。甚至在“10亿年”的钻石中都探测到碳14,推算年龄为5.8万年。(参 https://www.chuangzaolun.com/创造科学文章/地质学/item/636-地质学冲突——古老的木头化石的放射性碳定年结果与化石定年有冲突.html )再一次,我们发现这些年龄远远少于年老地球理论给出的年龄,却可以符合圣经所启示的年龄。限于篇幅,这里不再详述更多其它已有的证据。而且我们相信,还有许多的证据等待我们去发现。

对于创世记有这方面困惑的读者,希望这篇短文对你来深入地思考这个很重要的课题有帮助,也希望它至少让你知道有另外一个看待问题的角度,甚至引起你对这个话题的浓厚兴趣,原意花时间查考更多的资料,更深入地了解神创造的奇妙和祂启示的奥秘。愿神祝福你。

《反驳妥协》第十二章 驳斥古老地球的论证

圣经作为最终的权威,指出地球不可能有数十亿年的历史。年老地球的信念与圣经中的六日创世、第六日造人、以及亚当犯罪导致人和动物的死亡等教义相冲突。科学不能推翻圣经;尤其是当研究过去的事情时,科学是有限的。罗思修和他的同道借科学之名提出了许多支持悠久年代的论证,我们有必要对他们经常使用的一些论证加以回应。 继续阅读“《反驳妥协》第十二章 驳斥古老地球的论证”

《反驳妥协》序言

在约翰•班杨(John Bunyan)著名的《天路历程》(Pilgrim’s Progress)一书中,有一名“勇真先生”(Mr. Valliant Truth,有勇气讲真理的人)。他对神的真理的热心和激情十分类似萨尔法提博士(Dr. Jonathan Sarfati)。萨尔法提博士敢于坚持圣经真理的勇气是今天的教会最需要的。 继续阅读“《反驳妥协》序言”

《反驳妥协》 第七章 各从其类

本章将解释上帝创造的“类”,以及当初的“类”如何演变成了现代的“种”。另外我也将解释一个极其重要的概念,即“信息”。因为进化需要添加信息,引入这一概念有助于驳斥进化论者和罗思修(Hugh Ross)所称的任何变化都是“进化”的说法。罗思修认为由于上帝已经停止了创造,所以物种形成的过程也停止了,但这一点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因为新物种确实在出现。 继续阅读“《反驳妥协》 第七章 各从其类”

反驳进化论2

《反驳进化论》的续集,反驳了PBS 节目和《科学美国人》中最近提出的支持进化论的论据

作者:乔纳森•萨尔法提博士(Jonathan Sarfati) 迈克尔•马修斯(Michael Matthews)

翻译:中国创造论团契

原文见:http://creation.com/refuting-evolution-2-chapter-6-argument-common-design-points-to-common-ancestry

论点:共同的设计指向共同的祖先

继续阅读“反驳进化论2”

虚假的进化论

作者:张纪德  原文发表于 《生命与信仰》23期,该刊为《生命季刊》福音版(www.cclifefl.org; 微信号:cclife2013gmail)

一个多世纪前进化论刚提出的时候,它挟带着反神、反创造论的情绪,生物学上没有足够的资料判断它的可靠性到底够不够,使得教会只有凭信心抵抗的份。近五十年来,形势已经大大改观,许多新的科学发现,使得进化论的假设受到严峻的挑战。 继续阅读“虚假的进化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