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地球创造论”简介

作者 马正翔 原文发表于《生命与信仰》第40期

任何一个受过现代科学教育的人大概都学习过地球有45亿年的年龄,地球上的生物都是在漫长的岁月里进化而来的,等等这些观念。你可能已经相信并接受这些观念,以为这些是已经证明的科学事实。当你作为基督徒来读圣经的开篇,创世记1-11章时,你可能会有很大的困惑, 圣经的语言很清楚地说神在六天里创造了万有, 地球和人类的历史是很短的,难道创世记的1-11章是神话传说,根本不是真实的历史吗?你可能听过各种不同的解释,比如创世的日不是24小时一天,乃是很长一段不确定的时间,或者在六日创造之前天地已经存在很久了,所以地球是可以有45亿年历史的,或者创世的记载是诗意的而不是字面的,只是为了表达万有是神造的,等等。但是仔细推敲,这些解释很难让人对创世记肃然起敬,反而让人感觉是在为创世记打补丁。如果你有这样的困惑的话,那么请让我给你介绍一下年轻地球创造论的解释。

年轻地球创造论的主要观点就是创世记1-11章记载的是真实的历史,不是神话或寓言故事。反映在纪年学、地质学、生物学、人类学以及神学上, 可以简单地总结为下面几点:

  • 神在六日内从无生有创造了整个世界,六日都是24小时的一天(出20:11, 可10:6)。
  • 创世记家谱的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纪年表,让我们可以推算出创世在大约6千年前,不超过1万年,所以地球是年轻的。
  • 诺亚大洪水是真实发生的覆盖全球的大灾难,是历史上最突出的地质活动,解释了绝大多数化石岩层的形成,以及现在整个地球大致的地质地貌(太24:37-38,彼前3:20,彼后2:5,3:6)。
  • 神造万物各从其类,既无可能也无时间有任何种类之间的进化。
  • 因着人的堕落,整个生物界也受到咒诅,从神看为甚好的和谐光景(创1:29-30)变成充满弱肉强食、疾病痛苦的现状。
  • 随着时间的推移,生物的基因组不是在进化,获得更多的信息和功能,而是在退化,丢失原有的信息和功能。
  • 所有人都是亚当、诺亚的后代。现代的各种不同肤色的人种都是诺亚三个儿子的后代因着基因的重组和隔离迅速形成的。
  • 巴别塔语言变乱是人类主要语系的来源,也是人类分散隔离的主要原因。
  • 创世记1-11章应该字面解读,因为它的体裁是叙事,而不是诗歌或寓言。要以经解经,而不是把圣经以外的权威强加在圣经之上来解释圣经。
  • 罪因为始祖的堕落进入世界,带来死亡。在始祖犯罪之前是没有死亡(包括有气息的动物的死亡)、没有痛苦的。死是最后的仇敌,在最后会被毁灭。(罗5:12,8:19-20,林前15:21-22,26,45)
  • 大洪水是神对人类罪恶满盈时的审判,覆盖全球,除了在方舟里的,所有有气息的都死了。预表了末世的审判,只有在基督里的才能得救。(来11:7, 彼后2:5)

你立刻的反应可能是,这根本不符合现代科学啊,这样的解释岂不是让世人耻笑我们基督徒迷信?前面提到的那些解释更容易让人接受吧。但是如果你对创世记还有一点尊敬,而你又接受地球年老的话,你就面临下面的问题:

  • 按照进化的历史观,化石记录显示人类出现之前已经有上亿年的疾病和死亡,神如何能称祂的创造甚好呢?
  • 连进化论者都承认进化过程是血腥的、充满痛苦的、浪费的,大部分的物种都灭绝了,全能而又慈爱的神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过程来创造呢?
  • 显然神看动物的彼此相食是不好的 (赛11:6-9),神应许将来复兴万物(徒3:21),如果自然界的痛苦和死亡一直是常态,那怎么复兴呢?
  • 如果自然界的疾病、痛苦和死亡已经在上亿年的时间里是常态,那人的堕落对自然界的影响就微不足道了,但罗马书为什么说万物都因着人的罪伏在虚空之下,等待救赎呢?(罗8:19-22)

而这些问题在年轻地球创造论对创世记的传统解读前迎刃而解:

  • 神起初的创造是甚好的,没有疾病、痛苦和死亡
  • 罪因始祖的堕落进入世界,死又因罪而来。受造之物就都伏在虚空之下了。
  • 但这只是一个暂时的状态,神预备了救赎的计划,道成肉身进入历史,舍身赴死,死里复活,胜过死亡,成就救恩,要救一切相信的人,并要在将来复兴万物,除去一切的痛苦和死亡。

你的反应可能还是,这样解释可能让圣经更好地自圆其说,但如果与现代科学冲突,那它就不是真实的,于事无补。但你知道吗,有许多科学家都相信地球是年轻的(https://creation.com/creation-scientists#alive )。那有没有可能问题是出在科学这一边呢?我们需要做一点深度的思考,不要盲目地被某些所谓的科学结论蒙蔽了。而且可以说绝大部分的科学家并没有深入地探讨过这方面的问题。所以我们更有必要追根溯源一番。

我们所熟悉的科学领域大致可以归于两类。一类可以称为操作性科学(Operational Sciences),另一类可以称为起源科学(Origins Sciences)或历史科学(Historical Sciences)。这样一分类,我们就发觉跟圣经冲突的都不是操作性科学,而是起源科学。

操作性科学研究的范畴是可以观察并重复实验验证的现象和过程。比如实验物理学、化学、实验生物学,等等。这些科学是真正带给了人类所享受的现代科技和医药的,也是它们真正奠定了科学的权威性。起源科学是使用操作性科学的原则,根据现在观察的事实,加上假设,重构过去所发生的不能观察也不能重复的事件和过程。例如考古学、法医学、自然历史、关于物种起源的进化论、地质历史,等等。这类科学对于我们认识世界也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这类科学的结论是否有权威,一个关键是假设是否合理。往往我们去仔细分析那些与圣经冲突的科学结论时会发现那些冲突不是在现在观察到的事实上的冲突,而是在基本假设上的冲突。

一个最突出的起冲突的假设就是均变论(Uniformitarianism)的假设,即现在观察到的地质过程在历史中是一成不变的,完全否定灾变(Catastrophism)的可能。这是查尔斯·莱尔(Charles Lyell)在1830年提出的,改变了当时地质学中更符合圣经的灾变论观点,为之后进化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这样的假设逐渐被扩展到了地质学以外的领域。让我们来思考一下,这个假设合理吗?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这是一个无法完全验证的假设,尽管它在有限的领域是合理的,但是不能无限地拓展到所有的课题中。例如当应用到世界的起源这个课题上时,这个假设从根本上就否定了神干涉自然的可能,否定了神迹可能发生,否定了神从无到有创造的可能,成了自然主义,一切必须是根据自然规律,自然而然发生的(彼后3:3-6)。而圣经启示我们的神是创造万有,设立自然规律的神,祂当然可以不受自然规律的限制。实际上,圣经明明白白告诉我们世界的起源就是一个极大的神迹,绝不是自然而然地发生的。

近代年轻地球创造论的兴起就是为了在这些方面捍卫圣经的权威性。年轻地球创造论绝对不是否认或回避操作性科学的原则、方法和规律,也绝对不是否认或回避现在观察、测量、实验的结果和事实。而是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展示圣经启示的合理性:

  • 指出与圣经启示冲突的科学结论是建立在不能验证的假设、不能观察和重复的过程上的,从根基上抵制科学至上主义和科学扩张主义。这两种主义都是要把科学高举成为绝对的最高权威,凌驾于一切领域之上,包括圣经的启示。我们应当认识到,它们实际上已经是一种信仰,而且是敌对圣经启示的信仰。
  • 发掘更多的科学事实,合理运用操作性科学的原则,推翻均变论假设,提出更合理的与圣经启示不冲突的解释,以及支持圣经启示的证据。例如,大洪水的证据、地球年轻的证据、对化石证据的分析和解读,等等。
  • 根据不断更新和进步的操作性科学原则,证明自然主义假设的不合理性,以及神创造的奇迹性。例如,生命不可能自然起源、命的设计、生命的信息来源,等等

我们具体来分析一下地球年龄这个课题。大多数人接受的45亿年的年龄是怎么确定的呢?是通过放射性定年法得出的。这个定年法的原理是某些元素(称为母元素)不稳定,具有放射性,会逐渐衰变成另外一种稳定的元素(称为子元素)。它们衰变的速率(称为半衰期)是可以精确测量的,所以如果知道样品中最初和现在的母元素和子元素的含量,就可以推算出年龄。那这里面有些什么假设呢?首先,放射性元素衰变的速率是一成不变的;其次,样品中没有发生过母元素和子元素因别的原因流失或添加的事件;第三,样品最初的母元素和子元素的含量是可以精确知道的。而这三个假设都无法直接验证,因为这个过程无法重复。那不需要假设的事实是什么呢?第一,现在样品中的母元素和子元素含量可以精确测定;第二,母元素现在的半衰期也可以精确测定。创造论科学家对放射性定年法提出的质疑不是针对不需要假设的事实,而是针对那些不能验证的假设。他们已经做了许多的研究工作展示这些假设可能是不成立的,或者实际操作中不能保证的。而且许多已知年龄的样品测出来的年龄根本不对,不同放射性元素测出的结果也不一致。(参:Thousands, Not Billions: Challenging an Icon of Evolution : Questioning the Age of the Earth, Dr. Don DeYoung, Master Books, 2005. 以及https://www.chuangzaolun.com/创造科学文章/item/110-圣海伦火山驳倒定年法.html )所以这个依靠放射性定年法得来的地球年龄是非常值得质疑的。

大家可能不熟悉的是,除了放射性定年法,还有很多其它推断年龄的方法,多达几百种,而其中只有10%的方法得出符合古老地球观的结论,其余的方法都告诉我们地球绝对没有那么老。(参https://www.chuangzaolun.com/创造科学文章/item/191-地球的年龄-年轻地球和宇宙的101个证据.html )当然这些所有的方法都有它的假设,只是假设是否合理的差别。我们现在来看一个最近的还不广为人知的新发现,即恐龙化石中发现软组织(https://chinesecreationscience.org/2020/11/20/软组织化石揭示了不利于亿万年之说的趋势/)。科学界认为恐龙是在6500万年前灭绝的,但一个叫玛丽·施伟策(Mary Schweitzer)的科学家(本人并不相信地球年轻)带领的团队自1994年开始就多次发现恐龙的化石中没有完全石化的骨骼里还有有弹性的软组织,可延展、拉伸后还会缩回原来的形状,还发现一些柔软的毛细血管,里面还挤出红血球,甚至发现保存的骨细胞里还有胶原蛋白和DNA的残片。还有一些其他的科学家也有类似的发现。那么根据我们现在知道的、可以测量的这些生物物质的分解率,它们即使在非常理想的环境和条件下能保存多久呢?例如,胶原蛋白在20°C的温度下,只要1.5万年就完全分解了,DNA在25°C的温度下,只要2.2万年就完全分解了。这与通过放射性定年法测量化石附近的岩层得出的超过6500万年的时间大相径庭,却完全可以符合圣经所启示的地球年龄。但是面对这样的证据,相信地球年老的科学家(包括发现它们的玛丽·施伟策)怎么说呢?一定有我们还不知道的机制使这些物质可以保存这么久,因为我们知道恐龙在6500年前就灭绝了。连他们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这个“知道”是一种信仰,而不是事实。

回到放射性定年法的话题,还有一种很多人都听说过的方法,就是碳14定年法。地球上绝大多数的碳元素都是碳12。碳14是宇宙射线与大气反应的产物,然后通过光合作用进入到植物内,再通过食物链进入动物体内。生物一旦死亡之后,就停止了吸入新的碳14。而碳14不稳定,会衰变成氮元素,其半衰期是5730年。因为它的半衰期很短,所以可以用很多已知年龄的样品验证其准确性,其可信度远大过那些半衰期很长的元素定年法。但是也因为它的半衰期很短,在远远不到100万年的时间里,它就已经完全衰变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随着测量精度的提升,现在却在所谓非常“古老”的样品中测出碳14的存在。例如在一个 “2亿5千万年 ”的煤矿中,找到的化石树桩。对树皮的碳-14进行测量,显示为 33,700 ±400 年。在多个恐龙化石的标本中都测到碳14,推断年龄为2.2到3.9万年。甚至在“10亿年”的钻石中都探测到碳14,推算年龄为5.8万年。(参 https://www.chuangzaolun.com/创造科学文章/地质学/item/636-地质学冲突——古老的木头化石的放射性碳定年结果与化石定年有冲突.html )再一次,我们发现这些年龄远远少于年老地球理论给出的年龄,却可以符合圣经所启示的年龄。限于篇幅,这里不再详述更多其它已有的证据。而且我们相信,还有许多的证据等待我们去发现。

对于创世记有这方面困惑的读者,希望这篇短文对你来深入地思考这个很重要的课题有帮助,也希望它至少让你知道有另外一个看待问题的角度,甚至引起你对这个话题的浓厚兴趣,原意花时间查考更多的资料,更深入地了解神创造的奇妙和祂启示的奥秘。愿神祝福你。

软组织化石揭示了不利于亿万年之说的趋势

作者 布莱恩·托马斯(BRIAN THOMAS) 博士 *  

文章亮点:

  • 化石中的软组织是原始生物的遗骸。
  • 八十五项世俗科研报告描述了据称有亿万年历史的化石中的生化材料的细节。
  • 生化材料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地的代表性沉积岩系统中。
  • 实验室观测到蛋白的衰变率表明其保质期很短,因此这些化石似乎较声称的亿万年历史要年轻得多。
继续阅读“软组织化石揭示了不利于亿万年之说的趋势”

前寒武纪的花粉化石2——大峡谷的花粉化石颠覆植物进化

作者:卡尔·维兰(Carl Wieland)

翻译:Joe Jack

原文:https://creation.com/fossil-pollen-in-grand-canyon-overturns-plant-evolution

在“前寒武纪”岩石中发现化石花粉粒(远早于进化主义者认为的种子植物所应该出现的年代)对整个进化框架的摧毁性打击不啻于在石炭纪煤层中发现人类骨骼。创造论地质学家克里夫·伯蒂科(clifford burdick)博士率先报告了在所谓的哈凯塔页岩(Hakatai Shale)中发现种子植物的化石花粉粒,这个大峡谷的地层被归类为“前寒武纪”。[1][2] 这些发现受到另一位创造论科学家查德威克(A. Chadwick)博士和其他人的质疑,认为化石可能是从空气中进来的污染所致。[3][4]

继续阅读“前寒武纪的花粉化石2——大峡谷的花粉化石颠覆植物进化”

基督徒父母给后代具永恒价值的传承—— 在下一代关于起源问题的思想争战中得胜

原文见于https://creation.com/leaving-lasting-legacy

作者:加文.考克斯(Gavin Cox)

翻译:黎国良 (Vincent Lai)

校对:黄逸恒博士(Dr. Felix Wong); 黄晓钟(Stephen Wong)

 

我想跟大家分享自己的一个儿时回忆,希望能够启发并引导大家思考,该怎样替儿女建立一个坚固及合乎圣经真理的世界观。

还记得我七岁那年,我拥有了一本由瓢虫出版(Ladybird Book)名为「恐龙」(Dinosaurs)的书籍。[1]书中一页页色彩缤纷的插图,不断地以进化理论来描述地球的历史。那时孩童的我当然对图画里面的恐龙、奇形怪状的地形为之着迷。这些图画像是在告诉着我这地球是怎样由一个原始荒芜的星球进化成现在这样子的神秘故事。还记得书里的描述: 继续阅读“基督徒父母给后代具永恒价值的传承—— 在下一代关于起源问题的思想争战中得胜”

保存度极充分的细胞不是残留物 ——对《恐龙血液与地球年龄》的批评

原文网址

https://creation.com/dinosaur-blood-fuz-rana

作者:马克·阿米蒂奇Mark Armitage  翻译:Joe Jack

从蒙大拿州地狱溪( Hell Creek)的三角龙之角里发现的纤维骨软层以及拥有惊人保存度的骨细胞,无法用法扎勒·拉纳(Fazale Rana)博士在其《恐龙血液与地球年龄》一书中提出的成因来解释。本篇将检视并纠正拉纳对三角龙角里软组织的错误认识和错误定性。仅鹦鹉学舌般地重复进化论者对恐龙软细胞的讲法并不能解释这些东西的存在。所以需要进行更为具体的研究工作才能解释之。 继续阅读“保存度极充分的细胞不是残留物 ——对《恐龙血液与地球年龄》的批评”

现代人与古人类可能共享DNA的证据——进化论关于人类起源的观点追随圣经

Translated from https://creation.com/super-archaic-humans

作者:马太·赛哈帝(Matthew Cserhati

翻译:Joe Jack

《科学》杂志最新的论文显示人类的先祖,尼安德特人(Neandertal)与丹尼索瓦人(Denisovan)与所谓的“超古”人类至少在两个不同的时间地点通过婚。[1] 根据对现代人类基因的分析,科学家认为所谓超古老人类可能包含了直立人(Homo erectus)、海德堡人(Homo heidelbergensis)、甚至其它一些人类族群。 继续阅读“现代人与古人类可能共享DNA的证据——进化论关于人类起源的观点追随圣经”

DNA条码显示物种之间的差距和近期瓶颈效应

作者:Yingguang Liu  翻译:流萤

原文发表于Journal of Creation 32(3):7-9.

2018年,斯多克尔(Stoeckle)和泰勒(Thaler)在《人类进化》杂志(Human Evolution)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为何线粒体能定义物种?”(Why Should Mitochondria Define Species?)。1 文章挑战了人们对地球生物历史的认知。两位作者分析了近十年累积的DNA条码资料,得出以下结论:1. 动物界各个物种之间在基因序列上有空白区;2. 现存动物种都是“在最近几十万年内从小群体发展起来的”。该文引起了大众媒体的注意,我们作为创造论者如何看待这些发现? 继续阅读“DNA条码显示物种之间的差距和近期瓶颈效应”

从圣经创造论看冠状病毒

作者:羅伯特.卡特   翻釋:黃逸恒virus

有一种新型病毒席卷全球,大多数人称它为“冠状病毒”(coronavirus)。病毒最早在中国武汉发现,现已经在多个国家出现,已有许多死亡个案。我们应该怎样看待这事情呢?病毒是否支持进化论的证据呢?我们可以在圣经创造论下解释这事吗?这是“甚好”的创造中的一部分吗?我将会彻底颠覆你对病毒的看法。准备好了吗? 继续阅读“从圣经创造论看冠状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