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以上的水”是一层蒸汽吗?

乔纳森·萨尔法提

创1:6-8: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神称空气为天。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

“空气以上的水”

“空气以上的水”是创世记载中最难解的一个侧面,因为经文内部的资料太少了。 许多释经家 (比如俄亥俄哥伦布市首都大学神学院旧约释经学教授H.C. 勒波尔德)得出的结论是:“空气“(早期翻译为“苍穹”)就是大气层,“空气以上的水“就是云。他写道:

“这些云构成了上层水域。地球表面上凝结的水构成了下层水域。“[1]

也有释经家不以为然,因为创1:17讲到日月星(光体)都在“空气“以内,所谓”空气“应该指星际太空。物理学家韩福来(Russel Humphreys)据此论证”空气以上的水“一定在光体之上,应该是在可见宇宙的边缘处,而大气层只是”空气“的”下层“。[2]

但是早先的看法作为日常的表象学语言也不算错。比如说,“窗含一只鸟” (译注:类似于杜甫“窗含西陵千秋雪“),并不意味着窗户玻璃里面有鸟,甚至鸟也没有局限在窗框之内,但它却在这一空间的视线之内。[3]

不是一层蒸汽

自教会建立以后的1800年里,基督教会一直在教导圣经创造论。圣经创造论从上个世纪以来在全球范围内得以复兴,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魏德孔和莫里斯在1961年发表的里程碑式的著作,《创世记洪水》[4],[5] 该书中最著名的理论创新之一,就是用于解释挪亚洪水的水源的“蒸汽层模型”。该理论断言“空气以上的水”是指漂浮在地球大气层之上的一层水蒸汽。在该模型中,这一层水汽凝结坍塌,成为洪水期间雨水的来源。

该理论在几十年前之所以盛行,其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它解释了雨水、彩虹和长寿等许多问题。当时许多圣经创造论者认为,圣经教导在洪水之前没有降雨,也没有彩虹,而蒸汽层理论也符合这种看法。

现在,大多数有见识的创造论者都拒绝了“洪水前不下雨”的看法[6],也拒绝了蒸汽层理论。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主要的创造论组织都指出了蒸汽层理论在圣经上和科学上的问题。我们强烈建议创造论者不要宣传这种理论。

圣经上的问题

首先,一些创造论者给人的印象是,蒸汽层是圣经的直接教导。 早在 1989 年,当时这一模型在许多创造论著述中仍然非常流行,国际创造事工(CMI) 就警告过这种教条主义[7]。毕竟,在教会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没有人在圣经文本中看到一个蒸汽层,而上帝写圣经就是为了教导 ,就是为了让人明白(提后3:15-17)。 更糟糕的是,该理论似乎与圣经本身相矛盾。 韩福来[8]引用诗篇 148:1-4:

“你们要赞美耶和华,从天上赞美耶和华,在高处赞美他。他的众使者都要赞美他。他的诸军都要赞美他。日头月亮,你们要赞美他。放光的星宿,你们都要赞美他。天上的天,和天上的水,你们都要赞美他。”

然后他指出:

“首先注意这些水出现的背景:‘天……高处……日头月亮……星宿……天上的天。’ 这表明水与所有其他天体都属于远离地球的地方,而不是靠近地球。 其次,注意时间。 蒸汽模型认为,天上的水在创世记大洪水时崩塌了,但是这首诗篇写在洪水之后,暗示天上的水现在仍然存在。 事实上,该诗第 5节 和第 6 节说,水和天至少要与这个物质宇宙同寿:

“愿这些都赞美耶和华的名。因他一吩咐便都造成。他将这些立定,直到永永远远。他定了命,不能废去。”

既然众水要在高天之上立定,“直到永永远远”,那就不是已经坍塌了。

另一个问题是洪水起因的事件顺序。在圣经中,洪水的第一个原因是“大渊的泉源都裂开了”,第二个原因是“天上的窗户也敞开了”(创世记 7:11)。凯尔和德里茨评论道:

“同一天,大渊(תְּה֣וֹם,深不可测的海洋)的所有源泉都裂开了,天上的窗户(水闸)也打开了,向地面倾泄大雨(גֶּשֶׁם 而非מָטַר )达40 昼夜。 因此,洪水是从隐藏在地下的源泉喷发而出,让海水河水冲上沿岸,再加上持续40昼夜的降雨。” [9]

因此,洪水始于大海和其他地球深处的渊源,而雨水只是次要因素。 但是蒸汽层理论认为洪水始于蒸汽凝结而成的降雨。

科学上的问题

许多关于蒸汽层的论点在科学依据上都是错误的。例如,一个论点是蒸汽层可以保护人类免受有害辐射,因此解释了创世记中洪水前的先祖极长的寿命。但是水,无论是蒸汽还是液体,都不能很好地阻挡紫外线——在阴天游泳时你也会被晒伤。

谈到宇宙辐射,没有证据表明这与衰老有关。一个明显的问题是,挪亚有三分之一的年岁是在洪水之后度过的,但仍然活到 950 岁,他的寿数在历史上记录上排第三位。长寿以及人类寿命急剧缩短的真正解释似乎是,洪水造成的人口瓶颈导致了人类遗传适应性的指数衰减,另一个因素是挪亚在生儿育女时极高的年龄。[10]

任何振动光谱学家都知道,水能很好地吸收红外线(这是我的博士论文的主要部分)。水蒸气实际上是一种远比二氧化碳重要的“温室气体”,造成了地球大气层“温室效应”的 66%,甚至可能高达 95%。这引出了蒸汽层理论的主要科学问题——要在地球上形成深度超过一米的洪水,这个蒸汽层就足以把地球蒸熟了。[11]

总之,几乎所有的创造论护教家和知名的创造论组织都不再倡导蒸汽层模型。这个模型本身和其所用的认为对其有利的论证在圣经上和科学上都问题多多。

附:为什么上帝不称第二天为“好”

创造周的第二天是特别的,因为上帝没有称其为“好”。原因似乎是,上帝将水分开是双重的: 首先是将下方水域与上方水域分开——第 2 天,然后把下面的水分开到海里,让旱地出现——第三天。所以上帝没有在第二天不完全分开之后宣布这件事好,而是在第三天双重分开完成之后才说好。然后上帝弥补了第二天的不足,在第三天两次说好——在他创造了植物之后又说了一次。勒波尔德解释说:“在更明确的意义上,第三天的工作回溯并完成了第二天关于水分离的工作。第二天只是将地表的雾气抬升成云,但地球上的水仍然与固体物质纠缠在一起。所以第二天的工作比较不完整,因而没有得到神‘好’的认可,但这实际上已经包含在第三天的认可之中了。” ( Leupold, H.C., Exposition of Genesis 1:65-66, 1942; ccel.org)

参考文献


[1] Leupold, H.C., Exposition of Genesis 1:60, 1942; ccel.org.

[2] Humphreys, D.R., Starlight and Time, pp. 58–61, Master Books, Green Forest, AR, 1994. 

[3] Halley, K., personal communication, 28 Feb 2020.

[4] Whitcomb, J.C. and Morris, H.M., The Genesis Flood, 1961.

[5] Grigg, R., Turning the tide: 50 years of The Genesis Flood, Creation 33(3):18–19, 2011.

[6] Sarfati, J. Rainbows, the Flood, and the Covenant [based on The Genesis Account, ch. 21], Creation 38(4):44–45, Jul 2018.

[7] Wieland,C., Hanging loose, Creation 11(2):4, 1989. 此外,一些创造论者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已经在Creation Research Society Quarterly杂志上批评该模型。  

[8] 注释2, 第61–62页。

[9] Keil, C.F. and Delitzsch, F., Biblical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1:145, 1857.

[10] 参 Sarfati, J. Why don’t we live as long as Methuselah? [based on The Genesis Account, chs. 15, 24], Creation 40(3):40–43, 2018. 

[11] Vardiman, L. and Bousselot, K., Sensitivity studies on vapor canopy temperature profiles, Proc. 4th ICC 1998; icr.org.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