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父母给后代具永恒价值的传承—— 在下一代关于起源问题的思想争战中得胜

原文见于https://creation.com/leaving-lasting-legacy

作者:加文.考克斯(Gavin Cox)

翻译:黎国良 (Vincent Lai)

校对:黄逸恒博士(Dr. Felix Wong); 黄晓钟(Stephen Wong)

 

我想跟大家分享自己的一个儿时回忆,希望能够启发并引导大家思考,该怎样替儿女建立一个坚固及合乎圣经真理的世界观。

还记得我七岁那年,我拥有了一本由瓢虫出版(Ladybird Book)名为「恐龙」(Dinosaurs)的书籍。[1]书中一页页色彩缤纷的插图,不断地以进化理论来描述地球的历史。那时孩童的我当然对图画里面的恐龙、奇形怪状的地形为之着迷。这些图画像是在告诉着我这地球是怎样由一个原始荒芜的星球进化成现在这样子的神秘故事。还记得书里的描述:

「世界的开始必定像这样。在最初的时候,地上和海里什么生物都没有。没有植物,没有动物,也没有人类…」。

那些无修饰的插画展现出洪荒地貌与火山喷发,还有风暴海洋中陡峭的悬崖,这些东西为那时孩子般的我带来无限想象空间。我翻过每一页,我看到鱼如何爬到陆地,数百万年后变成爬虫、然后变成第一批恐龙。我又看到书里每一页都以历史中一个特定的年代来表示,并且每个年代均出现崭新的植物与动物。然后透过所谓万古千年,我们熟识的动植物陆续出现,最后到现代人类登场。

因为我当时年纪小,当然简单地相信眼前的那些由成年人所描绘的精彩信息,并且相信那些数据是来自比我聪明的科学家所发现的真相。但当我发觉这些令我心领神往的信息与我在教会所学的有所矛盾的时候,我就去问父亲,这都是真的吗?他的反应就是在我的那本精彩图册上,写上了下面那些让我谨记至今的至理名言:

「起初,神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创世记1:1-2)

然后他在其他页面上,写下其余创造周之后所发生的。

相信上帝的话语

这时,七岁的我已经认知到我所面对的知识困境:到底我应相信那些在太初时还未存在的人,对生命起源的意见?还是相信上帝告诉我关于祂在起初所作的真相呢?那时候我做了简单的决定,就是单凭信心的决定,我选择上帝的话语。就是这样的学习经历,立定了我对上帝的信心坚固的基础,并且这信心直至今天。如果当初我并不是在基督徒家庭中成长的话,如果我确认不是所有小孩也这般幸运,恐怕我的生命会被带到不一样的方向!

这件儿事记忆,深入我的脑海,成为一个重要的基础时刻。在往后的成长过程里,类似的内心回转同样地引导少年的我确认我渴求救主赦罪及成为生命之主。这也是信心的决定去信靠上帝的话语。之后的青少年期,这样建基于上帝恩典的回转,使我决定透过受浸向众人见证我对上帝的信心,就是上帝在我心里的恩典的外在表现。

允许发问,给出合符上帝心意的答案

在我孩童的年代,关于创造论的资源真的不多,更遑论为青少年而设的资料。当面对关于自然界,创造或进化的问题时,多得父母给予我重要的圣经基础,这样的基础成为了重要的基石和具永恒价值的传承。那时我被父母鼓励发问,并且引发对大自然,特别是在化石和矿物的强烈兴趣。我父母在我青少年期对我的支持,允许我花了很多时间在英国南部的莱姆里杰斯和查茅斯海滩 (Charmouth beaches,著名的多塞特「侏罗纪海岸」Jurassic Coast),或者在康瓦耳(Cornwall)的矿山收集矿石。那时我们整个家庭一起发现了这些矿石所蕴含的特质,就是圣经里提及洪水迅速活动的明证,多于千万年的渐次形成的说法。

但是教会里有些善心的人对我研究化石产生疑问,因为他们认为这课题是具争议性的,然而,我还是可以在我的基督教家庭里,安心地发问及研究。上帝话语真确无伪,我确信其中讲述的世界起源及历史。

这样的知识基础与家庭氛围,使我得以在日后面对学校中老师对圣经和基督信仰的质疑与嘲笑时,仍能坚定不移跟随主。感恩的是这样的基础把我装备完好,以至能够礼貌地为基督信仰去挑战这些老师的见解,而这些锻炼正正为进入大学作好准备。

「主日学综合症」

我庆幸我的父母并没有单单地把我的基督信仰教育寄托给主日学老师。在那里,每周日老师会教「圣经故事」,关于创造、洪水、巴别塔、亚伯拉罕、戴维和福音书的耶稣。在这些学习过程里,我们单单假设这些创世记头几章里描述的都是历史,但我们这些孩童却没有途径学习如何捍卫这些事件的历史真实性。我们的主日学老师或许对这样的想法不以为然。他们自己大概也不会在学校里教导进化论,纵使有的话,也没有意识到这些主日学学生进入学校后,所面对的教育挑战。就算他们意识到这样的挑战,或许他们自觉没有装备如何确认上帝创造的科学实证。

再者,一个值得我们关注的现实,就是我每星期在主日学的半个小时学习,相对那20小时非基督徒老师的教导,可真是一面倒的局面。我在教会里学习「圣经故事」,但在世俗的学校的教育里,却告诉我这些圣经里的事情只是编造的故事。这简直令人沮丧,无怪乎我的好友都在主日学期完结或基督徒聚会后不久,一一离开教会。

公立学校灌输的世俗教导

记得当年我从学校毕业的时候,进化论已经主导公立中学课程,现在甚至延伸到小学都有教导。更甚的是;这些教导所指向的道德与伦理观值得我们深切关注。早前,我为英国广播公司写了一篇供课堂讨论的文章,内容是关于「新性别与关系」课程。在这课程里,孩童早于9岁就被灌输性滥交观念,因为课程指出性别是独立于生理性征,而人有超过100种性别,可以随自己的感觉去选择!当我还在学校的年代,像这样被当成事实一样被灌输到学生头脑的荒谬教导,简直无法想象。我们在见证这种极端意识形态如何正在凶残地伤害我们的孩童。这样的观念与创世记1:27-男女是按照上帝形象被造的观念背道而驰。世俗文化已拒绝创世记的历史事实,却偏向进化论的主张。而我们清晰看到这些以进化论为基础的教导所推演出来的伦理观,与圣经基础里的伦理观截然不同。怪不得这些曾经是忠于基督的国家今天出现毁灭性的道德沦丧。而西方教会不断地流失年轻一代更是值得我们关注。这正因为教会错失抗衡世俗教育里进化论的教导,统计也告诉我们这个趋势。

捍卫传承与祷告

「建立强而有力的圣经基础世界观,最好的地方就是一个深信圣经、并且以圣经真理组成的家庭。」

作为一个基督徒父母、祖父母、老师、教育家如何面对这已成的困局呢?在那些已经深受进化论入侵的世俗教育系统而言,我们似乎已经很难挽回。而这难以挽回的情况,甚至蔓延至教会的主日学。眼见江河日下的道德底线,今天很多基督徒在儿女教育的事情上已经考虑公立学校以外的选择,例如基督教学校,在家教育等。更进一步的方法可以是,家长进入那些仍然可以执行基督教原则的基督教学校里当校监和教师。诚然,最后的防线就是家庭,孩子在那里可以被教导圣经真理,并且学习如何在家庭以外,面对世俗价值猛攻之下怎样捍卫这些真理。

这正正就是国际创造事工 (CMI)出现的原因。我们希望在捍卫圣经真理的路上与你同行。我们的任务是装备基督徒,使他们具备知识,能够指出世俗观念所声称的「圣经违反科学」是谬误的。我们可以相信圣经提到的万物来源的真实性。因为我们相信历史和其中所强调的人伦道德在我们生命里的旨意,并且我们可以捍卫它们!这解释了为何我和我的国际创造事工同事,总是很荣幸能够长途跋涉去装备并鼓励信徒于上帝话语的基础上站立得稳。

现在就分别出来

早前在康瓦耳一间教会的演讲中,我的同事多米尼克.斯坦森(Dominic Statham) 正在讲一篇题目是「为什么创造论这么重要」的讲章。在发问时间,一位父亲提及他为到自己从来没有从教会学过这样的信息而感觉不安,他说: 「我在教会二十多年,没有听过这样有力的辩证,为何在这之前我没有听过这样的信息呢?」因为那是他第一次在国际创造事工活动里!聚会中一个祖母提到她把《创造》杂志送给她的孙儿,明显地她的孙儿正吸收当中的教导,使他能够挑战从他的老师所教,关于他是由低等动物进化而来的说法。

我多次见证那些为国际创造事工的祷告与经济支持,如何令听过创造信息的与会者,产生生命的改变。人们对那些能够坚固内心信仰的信息表达感恩。如果你也像我们一样希望把这能够帮助人捍卫上帝真理的事工传承下去的话,请考虑你怎样能在这异象中参与一份。请为国际创造事工的同工祷告,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是要守卫整本圣经的真确性、可信性,以致我们的创造主和救赎主耶稣基督得着荣耀。

参考文献和注解

[1] Douglas, C. & Robinson, B.H., Dinosaurs, Ladybird Leaders, Loughborough, 1974. A YouTube presentation of this popular book, with dramatic reading is available here: youtube.com/watch?v=dFGGwJrYLQQ.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