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龙的见证

王建龙‘死在罪恶过犯中

压制真理

1981年我出生在河北省的一个小村子。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无神论的国家,并且没有自由选择自己的教育,所以从小我就被灌输了以下的观念:

  • 人和猴子有共同的祖先,进化是科学事实,生命是从无机物进化来的。
  • 宗教与科学是对立的,宗教是迷信。
  • 共产主义是最好的社会形态,西方国家的人们都是被压制的。

尽管我的外公、外婆是天主教徒,他们从来没有向我提过圣经。在这样的背景下,我长大自然就成为了无神论者,但是从来没有思考过进化论到底是什么。所以,我相信因为人类无知所以产生了宗教,也成为统治者统治人们的工具。我不相信任何超自然的事,相信人是进化来的。其实,当时内心里不关心真理是什么,我所做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幸福。

外表自义,内心黑暗污秽

从外表来看,我是所谓的老好人,学习努力,成绩不错,对我认识的每个人都很好,考试也从不作弊,对穷人也有怜悯的心,甚至曾经想去边远的山区教书。但是在我内心里,我常常感受到空虚,有一次舍友都出去度假,我一个人在宿舍呆了一个礼拜,心里极其空虚,莫名其妙的大哭了一场,也许我感觉到生命毫无意义。所以,我沉迷于电影,想逃避现实,同时我也被情欲捆绑,经常手淫,因此我非常自卑。

他使我活过来

理性上接受

2004年至2007年,我在大学学习,要拿预防兽医学硕士学位。在2005年,我去了广东省兽医研究所做实验,要完成我的论文。那里,我遇到了一位基督徒(张洪利),对我特别好,在实验研究上给我很多帮助,我们成为好朋友。他跟我分享了一个小册子,我现在知道是四个属灵的原则,告诉我耶稣是谁,他做了什么,并邀请我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和主。但我拒绝了,毕竟我是一个理性的人,有道德的人,我不需要救主,事实上,我不承认有一位创造者。几天后,他给了我一本书,是一个留美的中国科学家写的,之前他是一个无神论,但在留学期间成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他提到两件事,引起我的注意,第一,就是很多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都相信上帝,他们疯了还是没有理性?第二,宇宙和生命是如此的复杂和精确,它们真的是从大爆炸来的吗?我谦卑自己,在这方面下了一番功夫,最终发现进化论真的是不可信的。我的世界观倒塌了。那是很痛苦的过程。我感觉被整个社会、政府欺骗了。我需要重建我的世界观,并找到生命的意义。许多宗教都有自己的看法,到底哪个是真实的呢?带着这些问题,我读了很多书,包括圣经,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了解到基督教是合乎理性的,在2006年3月11日,我告诉洪利师兄我愿意成为基督徒,他就带领我祷告,加入了一个基督徒的学生团契,尽管那时候我跟上帝还没有一个个人的关系。

亲自认识主

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宿舍读圣经,我并不知道读到哪,但感觉非常安静,一些图画开始出现在我脑海中,是一些我做过的害羞的事。一个声音进入我的意念,“我来是拯救罪人,不是拯救好人,你是一个罪人吗?”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下来,我开口说道:“主啊,我需要你!”我承认自己的罪,喜乐充满我心。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宗教或者从人而来的世界观,这是真理。上帝是活着的上帝,耶稣是活着的!

新造的人

从那时候起,我非常渴慕读圣经,并且跟我的家人,同学分享我认识的真理,我开始对那些活在谎言中、追求毫无价值的事物的人产生极大的怜悯,时常忧伤。之前,我曾经替同学考试好几次,因为我从中得到友谊和尊重,为什么不做呢?但认识主耶稣后,我知道这是不对的,又有一个要好的同学请我替考,我就告诉他,我成了基督徒,我的主不喜欢我这样做。我知道这个勇气是从上帝来的,因为我通常不习惯拒绝别人。渐渐的,我认识上帝,他喜欢我们过圣洁的生活,手淫是错的,我祈求上帝的帮助,经历和很大的争战,现在我得胜了。但我知道警醒和自制的重要,要时时靠着,因为成圣是一生的功课。

呼召

2007年,我回到我在西安大学,因为我跟同学作见证,他们很快就帮助我找到了我们学校的学生团契。我们学校有40 000 大学生, 只有不到40名的基督徒,我的灵常常忧伤。我们需要传扬真理,当他们知道进化论不是科学事实,他们听到上帝的话,就会回转的。我设计了一个基督教文化展,做了11副展览版,把上帝的道表明出来,许多同学来看,有些还做笔记。但是第三天,我们的展板就被没收了,但我们很开心。

那时候,每次我读圣经,我都觉得做一个真正的门徒意味着放弃世俗的目标,单单为耶稣而活,跟随他。救恩本身我们是白白得着的,但真门徒要全部白白的舍去,附上所有的代价(我现在理解我们并没有舍去什么,所有一切都是从他而来的,是他的爱激励我们)。每次读好像都听到,放下一切来跟随我。我必须做一个决定,但我怎能侍奉他呢?我不善言谈,小时候碰到陌生人都会哭。2007年的一天,一节经文改变了我,“若有愿做的心,必蒙悦纳,不是照他所无的,乃是照他所有的。”(林前8:12)我就得到鼓励,愿意来服侍他。但当时还有很多软弱和压力,蒙主的带领,一一攻克,在我拿到农学硕士学位后,我就接受了为期半年的门徒课程和简单释经学习,在2008年冬,被差派到南宁建立教会。

反省

七八年过去了,大约20多人接受洗礼,不到20人在主日崇拜,我做个人布道,训练门徒,带领他们去短宣,甚至去泰国跨文化宣教。我心里很不满足,我觉得有很大的需要进一步的装备,我真不知道如何牧养教会,甚至不知道健康的教会是什么样子,也许因我自己不是在教会成长起来的吧。我的机构对大使命很有热心,但我认为缺少一个健康的教会观,并且有种实用主义的倾向(不注重真理,而是果效),我认为这不符合圣经,觉得所有的事工都应该以教会为根基,而且真门徒的成长是在实际教会生活中发生的,不是透过教导几个材料就可以了。所以,我决定离开机构,预备学习神学。中国是一个巨大的禾场,我的负担是在中国植堂牧会,还有就是神给我们看见教育教会下一代的重要性,我们也想做基督教教育的工作。

 

Advertisements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