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科學與信仰交集時——進化論是科學嗎?

張紀德  

許多基督徒及慕道友對科學與信仰方面的討論感興趣,但要小心一些似是而非的認知。使者雜誌59|6期的《生命演化與基督信仰》一文,筆者覺得有諸多可商榷之處。比如說:「演化本身有充分科學証據的生物機制」(p48右上);又說,「從最簡單的形式開始……上帝掌管生命演化的機制……」(p49左)等,均不恰當。

或許有些人不清楚,演化論就是進化論(Evolution), 與達爾文主義(Darwinism)同義。在一般教科書及報導文章裡都把進化論當科學;但是,各種生物是進化來的嗎?生物在演化嗎?

歷史沿革

自1859年達爾文發表《物種論》以來,進化論對科學及宗教信仰起了很大的影響。許多知識分子全盤接受達爾文的進化論,以至達爾文主義成為一種世俗的意識形態,與宗教信仰有很大抵觸。

近百年來,有部分神學家在解經上妥協,以進化論的框架來解釋聖經,發展出各樣版本的 「神導進化論」新派神學。

多數的神學家、牧師一再努力抗拒新派神學,但對進化論很迷惑,看像是科學,又像哲學;很無奈,通常是迴避繞過,盼望「井水不犯河水」。例如,莊祖鯤牧師在《科學與信仰,互不相屬?從近代化學之父波義耳說起》(2015 《海外校園》128期)一文,回述兩段歷史,關於科學與信仰的沖突和交集。他歸結:「論到信心與理性的平衡是必須的;宗教界人士不排斥自然規律的存在,而科學家也不否定宗教真理的可能性。波義耳及同時代的清教徒科學家們則認為:人類可以知道部分真理,卻不能知道全部;而單單依據所能知道的局部真理,就已經是鐵証如山,足以令人確信有上帝的存在了」。對一般知識份子而言,這樣的論述是有相當的說服力。

然而,聖經明指萬有都出於上帝的創造,「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詩三十三6&9);「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神話造成的﹔這樣,所看見的,並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來十一3)。多年來,一直有人懷疑「科學的發現難道可以與聖經的記載矛盾不合嗎」?這問題關係到自然律是否出於上帝的命定?是科學有誤 (或進化論有誤)?還是聖經有誤?

進化論是假設概念

近五十年,一些基督徒學者、專家花了很多功夫,用科學知識來理清問題,搞清楚進化論是怎麼回事? 與聖經創世記的矛盾在那裡?有何事實証據可佐證進化論或創世記哪個是歷史真相?問答這些問題,不但直接影響聖經的可信度,也關係到上帝的全能、信實、獨一等神性。

首先,科學不等於真相,而是搜尋事實和推進知識的一種邏輯方法。不同於哲學及歷史,任何一個科學猜想或假說(Hypothesis)必須被實驗一再重復証實,才成為理論(theory)或定理/定律(theorem)。若某一種假說不能被驗証,依舊是猜想或偽科學(Pseudo-science),沒有價值。真實的科學理論和知識不但帶來科技進步、改善人的生活,也帮助我們瞭解許多現相、啟發義意。

1991年,美國加州大學柏克利分校法學院的菲力普·約翰遜 (Phillip Johnson) 教授,出版《審判達爾文》(Darwin on Trial)一書,嚴謹地一層層剝開辨証,分析進化論多方面不合邏輯,是假科學,轟動國際。他認為進化論,基本上只是人對自然界生物的主觀解讀,其前題和假設都缺乏客觀實驗上的印証,所以在法學辯証上不能被當為事實,更不是科學定理。

然而,許多以進化論框架作的研究報告,被報章、雜誌、電視、網路等大眾媒體播放,各方以訛傳訛,變成學校教材。經年纍月下來,猜想和真相被混淆,人們就把這種多層次的「假想」當作「事實」,以為進化/演化論就是科學;其實先入為主,是世俗的「政治正確」概念。

獨立生命極其復雜

許多自然現象不能輕易以 「演化」一詞帶過。無生命的物質不能從無序到有序、由低級到高級,是由於熱力學第二定律,驅使它們到能量最底的平恆點,就是擴散、分解及簡化。所以,多樣胺基酸、核酸基不會自然發生;蛋白質、DNA及脂肪也不會自動聚合;不能同時、同點,形成單細胞。

生化學家們發現,各種生物的細胞組織都極其細微復雜,然而生化運作很靈巧,遠超過人工機器及電腦的精密和迅速。如今,化學家以最先進的設備,在實驗室可以人工合成蛋白鏈或核酸鏈,但想超過50單位的長度就很困難。現代研發更長的蛋白鏈或核酸鏈都依賴生物科技,就是利用生物酵素,或重組基因的微生物,在嚴控的實驗室才能達到,還需篩揀純化,很不簡單。專家能够重組基因、克隆復製細胞,但完全人工合成的活細胞,從未在實驗室成功過。

一個病毒要寄生在較高等的生物或營養劑裡,基本上不能自我繁殖,要利用寄主的機能來繁殖,不能算獨立生命。

一個生命必須具有:復雜的組織、能源供應及獨特的核酸,才可能獨立生存。這三必要條件,同時同點出現成一系統,惟有出於一套周精密的設計和安排;這就是近二十多年來很熱門的「智能設計」論(Intelligent Design,簡稱ID)。

【智能設計」論告訴大家: 「不可簡化的復雜性和特殊復雜性的形式存在,而這些特性均不可被自然法則所解釋。在自然系統中,有一些現象用無序的自然力量無法充分解釋,以及一些特征必須歸結於智能的設計」。這個復雜的系統只有一個設計者,就是全能的上帝。

命題誤導

生物分類學的發展只有两三百年,由於早期分類學的渾沌,留下一些困難。生物學家大多憑外觀的相似程度,把生物分成種 (species)、屬(genus)、科 (family)、綱(order)、目(class)、門(phylum)、界(kingdom) 等不同的級別。這樣分類,基本上是按進化論框架編排的,而不是根據DNA的差別大小和特性,有看錯、分錯的。

基督徒科學家則認為: 一些分類學上的種、屬應該按所有基因的相似度,合併在同一科。科相當於《創世記》一章所說的「各從其類」的類(kind);每一類都是上帝分類造出的,不是一步步進化來的。同類生物可能從其基因庫分化出多樣品種(variants)的後代,不是演化或進化。所謂「微觀進化」(micro-evolution)是概念錯誤,因為人把類分得太散,就會出現某些種群之間好像有親緣關系和進化關系。這是人的觀察及命題錯誤,導致的假相。

「宏觀進化」 (macro-evolution),生物類跳越進化,更是猜想而以,從來沒在自然界發生過。理論物理、數學、哲學常簡化,用邏輯投射(projection),但生化科學不可以,因為牽連的因素太多。我們從事生化醫學科研的人都知道,作實驗的結論容許少微外推一點,但絕不可以成倍推演。若過份向外推演、套用,那就不是科學,而是虛構造假。

人以自己的尺寸角度,來量地球和看歷史,很局限、會差錯;對生命及宇宙的奥密,更看不清。

生物變化有限,不是進化

20世紀的60年代起,科學家逐漸知道,每種生物的功能和遺傳信息都存在各自的核酸裡。一個極微小的丁型肝病毒,其核酸有1700單位鹼基;肉眼看不到的大腸菌,核酸有近4百萬(106)對鹼基;低等動、植物的核酸,就有幾千萬到幾億(108)對鹼基;一般昆虫、魚鳥、禽獸及人類等的核酸,則有幾十億(109)對鹼基。然而,有些兩捿動物及花木的核酸,卻有鹼基高達百億甚至千億(1011)對,很不合進化論的框架模式。

每一種生物的核酸,都可能發生微小突變,經過幾代纍集,會突顯某些個體差異。然而,各核酸有很大部分是固定不會變的,突變出來的差異被限定在原始核酸的同一基因庫裡;換言之,諸品種間即使有些差別,還屬於同一類,並不是微進化。惟有在同基因群裡的雌雄,才可相互交配產生後代;例如,各品種的狗,都是狗,不會變成貓;品種大小、不同色澤的鹿都是鹿,不會變成馬,也不會產生任何鹿馬雜種。

由於各生物生存自衛的本能,基因橫向跨越受到限制,從一類到另一類會相互排斥的。越高等生物,其可變度越小,因為牽涉到千百的基因抵阻,不容上百萬或千萬的核酸鹼基改變。除了進化論的教科書、圖畫,自然界從未發現過任何生物的基因數量自我增加,變成另外一類的實例。

若說一類的基因群進化,核酸長度跳趯十倍、百倍,成高一等生物,那更是夢想的無稽之談。進化論者說;「突變演化慢慢進行,經過億萬年,人難以觀察到」;但按或然率計算,突變演化即或有幾十億年,也是不可能的。這方面已有多篇論文,讀者們可到創造論網查看(註1)。若把 「神導進化論」搬出來解套,不僅曲解經文,而是矮化了上帝。

進化論確定錯誤

近五十年,基督徒科學家們不但看到進化論有大量破綻,並挖掘出許多真相,另作解讀與聖經和諧。西方已有成千上萬的論文發表,可惜因被世界排擠,只能見於基督教刊物及網站。然而,由於這些努力,全球很多知識份子也逐漸察覺到進化論很有問題。

例如,筆者在《虛假的進化論》(2012《生命與信仰》23期)及《從基因看人類的起源》(2015 《中信》637期)文裡,講解人類與猿猴類基因很不同,沒有進化關係;所謂猿人,只是模擬猜想,並非歷史事實;進化論者所論述的年代,都是按其理論框架演義和多層循環推論(Circular Reasoning)出來的,跟許多實情不合。

2016年11月上旬,英國皇家學院開了三天大會,聚集世界傑出學者研討進化論的展望,重要結論:進化論確定破產,無藥可救!相對而言,「智能設計」對生物和生命的陳述,更能被科學家們接受(註2)。基本上,進化論出於揣摩虛構;所以,我們可以把它定性是偽科學,不是科學真理。

BioLogos是近十年美國的一個基督教新派,因其開創領袖 Francis Collins很出名,受到一些年輕人及新派教會的歡迎。他們利用一些DNA知識及猜想來倡導「神導進化論」,以進化論框架來解經及傳道,延伸20世紀的新派神學。但這是以「政治正確」討好世俗,卻偏離真道(註3&4)。

其實,那些無神的進化論者並不歡迎BioLogos,批評其兩面討好,很勉強,令兩方都尷尬。理由很簡單,既然上帝是全能的,何必那麼麻煩——「用幾十億年那麼長的時間來演化/進化,自然律豈不高過你們的神嗎?那就不必講神蹟、自由意志、罪、靈魂、永生等等了!?」

當有人接受「神導進化論」,以進化論的框架來解釋聖經,他會認為達爾文主義是更高「真理」,聖經的權威就失落。凡持新派神學立場的教會都失去力量,傳福音困難,因為他們的教義站不住。歐洲很多走這路線的宗派及教會已經世俗化和衰敗了;世界各地這樣的新派教會都逐漸末落。他們背離上帝的道,就失去上帝的同在和祝福。

結語

超自然設計者、創造者的推論不能直接証明上帝,而是顯明聖經記載的歷史源頭正確、真實、奇妙。雖然我們能觀察的現像和陳述的故事都有限,還是看到在自然界、歷史和現實裡一些蛛絲馬跡,作合乎真理的解釋和歸納。我們突破世俗假科學給知識份子造成的阻礙,讓人看到聖經的真實和超越性,能醒悟這是天書,不是凡書,而有信心回應上帝的呼召及勸誡。

作者為芝加哥郊區活水福音教會同工;藥化學博士,研發先端生化醫藥37年,現已退休。

備註:

註1:《Mutation Fixation:A Dead End for Macro-evolution》EC. Beisner,《ICR》網,http://www.icr.org/article/mutation-fixation-dead-end-for-macro-evolution/

註2: P. Nelson and D. Klinghoffer, CNS新聞報導 (Dec/13, 2016), http://www.cnsnews.com/commentary/david-klinghoffer/scientists-confirm-darwinism-broken?ref=yfp

註3:《The Danger of BioLogos – Blurring the Line Between Creation and Evolution》John UpChurch,《Answer in Genesis》 網, https://answersingenesis.org/theistic-evolution/the-danger-of-biologos/

註4:《Evangelicals, Evolution, and the BioLogos Disaster》by John MacArthur,《Grace to You》網,http://www.gty.org/resources/sermons/GTY136/evangelicals-evolution-and-the-biologos-disaster

转自使者杂志2017第3/4月号,第60/2 期

Advertisements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