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单•萨法提《反驳妥协》 第十章 “基于圣经的” 年老地球论的论证

本章驳斥那些基于错误的解经方法和错误情感的、认为地球有数十亿年历史的论证。圣经里所有表示“年代久远”的词,都可以解释成几千年,因为几千年是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事实上,《创世记》第一章里没有出现表示年代久远的词,这进一步支持6000年的时间尺度。与罗斯的说法相反,创造论者从来没有害怕“如果有几十亿年的时间,进化论就成了可能”。

虽然我们常被称为“年轻地球创造论者”,但这不是我们关注的要点。这是接受圣经权威性的一个结果,即接受以下几个明显的教导:

• 《创世记》的一天,是24小时。
• 整个宇宙是在一周的时间里受造的,跟我们所认知的工作周一样长。
• 人类是在“创造之初”的第六日被造。
• 圣经家谱的记载显示亚当是大约6000年前受造。据此,宇宙也应该有大约6000年的年龄。

罗斯的立足点是颠倒的。他以大爆炸理论为出发点,把数十亿年当作事实。他大部分的信念都以此为依据;例如他认为,创造日是很长一段时间,亚当是在数十亿年之后才被造的,大洪水只淹没了局部地区等等。他的其他教导,如原始人没有灵魂,所以不是人,物种是不变的,也是因为他首先接受了数十亿年的历史。鉴此,这一章没有必要再解释为什么说年轻地球是圣经的启示;但还是需要看一看罗斯是如何辩解的,说他相信数十亿年也是符合圣经的。本章也会谈到罗斯的一些其他论点。

数十亿年更能展示神的永恒性?

罗斯在《创造与时间》一书(Creation and Time,以下简称C&T)第52页宣称:“(从圣经中智慧书的教导看来)短暂的地球历史似乎不够用来展示神的永恒性。圣经用地球的古老来展示神的永恒,这提示圣经认为地球是非常古老的。”

为了让罗斯这种说法有意义,他必须先承认永恒是一个无限的时间。然而,与无限相比,任何一段有限的时间会比另一段更有说明性吗?即使是十亿年的时间,也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

不管怎样,就如奥古斯丁指出(罗斯也接受),上帝不是在时间里创造了宇宙,而是在创造宇宙的同时,也创造了时间。就是说,时间本身是被造的(对创造时间的主而言,在未来事件还没有发生之前,就预测未来,一点都不是问题)。这意味着永恒不是无限长的时间,而是一个无时间的状态。因此,当我们对永恒有正确的理解时,罗斯的论说就显得语无伦次了。

归根结底,“非常古老”到底是什么意义?我相信地球是古老的,非常的古老,它已经有几千年了——六千多年了。(所以,即使我接受罗斯的论点,在一个6000年老的宇宙里,地球的年纪也足以显示神的永恒性)

这样的想法可能会令很多人感到惊奇,因为我们大多数的人都已经被进化论洗脑,认为“古老”意味着数十亿年,而感觉几千年只不过是“地质学里的一瞬间”。其实“古老”和“年轻”是相对而言(比如问“长”,一根线要多长才算长?)。我现在看50岁以上就是老了,但一个80岁以上的人,可能觉得一个50岁的人还是一个年轻小伙子。

对很多地质变化而言,即使几年也是很长的一段时间。这也是为什么来到澳大利亚西部的游客,看到“石化的水车”非常稀奇:“只用了60年的时间,就把这东西完全包在了岩石里面?”溶有石灰的水不断地滴在一样东西上,使石灰沉淀包围其上,达60年之久,这实际上是难以置信的一段长时间。

这显明,所有远超过人类平均寿命的事物都可以被描述为“古老”或“久远”。所以几千年的地球可以被认为是“古老”的,而且确实是难以想象的一段长时间。3000年前,大卫作以色列王的时候,西方国家还在遥远的千年之后的未来。而我们通常被称为“年轻地球创造论者”,因为“年轻”是相对于进化论者所号称“上亿年”而言。罗斯就是这亿年观的跟随者。其实我们是圣经创造论者!

在接下来篇幅里,我们分析罗斯的论点时,必须考虑到这些。罗斯挑出一些圣经章节,讲述地球或地球的某些特征为“古老”、“久远”等等,用来“证明”地球的远古或“反驳”地球的年轻。因此,我们必须用圣经作者的原意来解释这些章节,而不是把一些当代的思潮读进这些字句里。尤其,这些带有相对性含义的词,我们必须用其它有明确含义的章节来解释,比如有关创世的“天”和家谱里“年”。但是,罗斯把这些相对性的词字,按照现代的均变理论或进化论的观念来解释,曲解了那些含义明确的词的意思。

圣经中描绘 “古老” 的词

罗斯在《上帝的指纹》(Finger of God, 以下简称FoG)第151页引用了几段圣经来支持古老地球的观点:“在描述神存在的永恒时,圣经的作者们把它与诸山的年代或大地的根基做比。诗90:2-6、箴8:22-31、传1:3-11和弥6:2用比喻给我们描述了神的存在和神的计划之无法量度的古老。如果这些文学手法的使用是恰当的和准确的(这是当然的,因为是神的默示),那么地球及其根基的年龄必定超出相对短暂的人类历史好几个数量级。哈3:6直接称山为永久的,岭为长存的,而彼后3:5说到天是太古就有的。”

这是罗斯能举出的最好的例子。我们已经指出,这些词的含义都是相对的,只要分析希伯来原文就可以知道。事实上,当我们按着罗斯使用的顺序来分析每一个例子,就会发现这些词是指,相对于人的寿命而言是古老;但它们指向数千年,而不能强解为数十亿年。

诗 90:2–6

“诸山未曾生出,地与世界你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你是神。你使人归於尘土,说:你们世人要归回。在你看来,千年如已过的昨日,又如夜间的一更。你叫他们如水冲去;他们如睡一觉。早晨,他们如生长的草,早晨发芽生长,晚上割下枯乾。”

这没有说明任何问题,因为“从亘古到永远”是指神,是在诸山生出之前。前面已经指出,用与神的永恒相比来证明诸山有上百万的年龄是谬误的。

箴8:22-23(指拟人化的智慧)

“在耶和华造化的起头,在太初创造万物之先,就有了我。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

“太初”是 מאז(‘az 带介词 me),字面的意思是“那时”;有“这之前,早些时候”的含义,如撒下15:34,“…我向来作你父亲(大卫)的仆人,…”。 在这段上下文中用了同样的一个词,显然是指在过去历史中发生的一件事,并且是上千年前,而不是上亿年前。所以,这个论据实际上更支持年轻地球创造论的时间尺度。

其它黑体词也不证明什么,因为智慧是在创造之前就存在了,而且许多解经家认为这是指成肉身之前的基督,那永恒的道,或三一神格里的第二位格。

支持罗斯的詹姆斯∙达布森(James Dobson)博士,“关注家庭协会”的发起人,在1991年四月的一次电台广播中,也同样肤浅地引用了英文翻译的“太初”。不过,达布森举的例子是诗102:25,那里说:

“你太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

在这节经文里,希伯来原文是 לפנים (lephanim),也在其它经文出现过19次。1 但每一次,lephanim 很清楚都是指在人类历史中发生的事——上千年,而不是上亿年。又一次,一个古老地球创造论的论据,反而支持年轻地球创造论的时间尺度。

1991年7月9日,罗素∙杭福瑞博士(Russel Humphreys)给达布森博士写了一封信,很客气地指出“太初”这个词在圣经里的上下文和它对世界年龄的含义,但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传 1:3–11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永远”原文是עולמ (‘ôlām) 或 עלמ (‘ōlām),基本的含义是“长久,持续的一段时间”(《旧约希伯来文和亚兰文词典》,以下简称HALOT)。连罗斯也不相信地球已经存在了无限久,或能无限地存在。上下文很清楚表明这相对于人的世代而言,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同样“以前”原文是‘ôlām,在这里的上下文中,很清楚是指一个人所知道新事的时候,下文中对该词的含义还有进一步讨论。

弥6:2

“山岭和地永久的根基啊,要听耶和华争辩的话!因为耶和华要与他的百姓争辩,与以色列争论。”

我看不出来这跟主题有任何关系。或许是打字错误,作者本意应该是引用弥加书5:2

“伯利恒、以法他啊!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祂的根源从亘古【קדם, qedem】,从太初就有【עולמ‘ôlām ,词组“从太初就有”是 מימי עולמ , mîmê ‘ôlām】。”

在这个关乎祂的出生地的预言里,表示“年代久远”的词是用在耶稣身上的(参见太2:6和约7:42预言的应验)。这些词跟地球有上亿年的历史一点关系也没有,而是表达弥赛亚在永世里已经存在(约1:1-3,8:58)。这是“信仰的理由”(罗斯的机构)也接受的教义。Kiel和Delitzsch总结得很好:“… קדם 和 מימי עולמ 都是用来表示远久的古代;如在7:14和20 (‘….古老的山崩裂;长存的岭塌陷;他的作为与古时一样’),用于列祖的时代。”

“古老”的原文是 עד (‘ad),可以有多种含义。在这段经文里,HALOT把הררי עד 翻译为永久的山;与“古老”的含义略不同。“古老”是往回看,而这里更含有“无穷尽”的意思,所以不能作为已过历史年代久远的证据。

而且,圣经还有其它多处用到 עד 的例子,很清楚是指几千年而不是几十亿年前的事件。比如,约伯记20:4,עד 是译为亘古:“你岂不知亘古以来,自从人【希伯来文是‘亚当’】生在地?”罗斯也承认,人类的起源是在几万年前,而不是几亿年前。再一次,“长存的”原文是ôlām。甚至在创6:4 (“上古英武有名的人”),它也是用在人身上,表明它与几千年是相容的。

彼后3:5

“他们故意忘记,从太古,凭神的命有了天,并从水而出、藉水而成的地。”

“太古”在希腊原文是 έκπαλαι (ekpalai)。它在圣经其它地方只出现过一次,即彼后2:3讲到假师傅,“他们的刑罚,自古以来并不迟延”。这里没有提到这刑罚存在多久了,所以不能用来证明几十亿年的时间。2

另外,ekpalai是字根palai (“古老”的意思)加上前缀ek(“自”或“从”)组成的。再一次,这是一个相对性的词;圣经有没有给出任何线索,“古老”有多老呢?

Palai 在新约中出现过六次。一次是在犹大书第4节,如彼后2:3 “就是自古被定受刑罚的”一样,是指假师傅。这里也没有给他们被定受刑罚是多久以前的数据。但另外的五次很清楚是指人类历史中发生的事件:

• 太11:21 ——“哥拉汛哪,你有祸了!伯赛大阿,你有祸了!因为在你们中间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推罗、西顿,他们早已披麻蒙灰悔改了。”
• 可15:44——指耶稣死后不久,“彼拉多诧异耶稣已经死了,便叫百夫长来,问他耶稣死了久不久。”
• 路10:13——与太11:21完全相同。
• 来1:1——“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
• 彼后1:9——“….忘了他旧日的罪已经得了洁净。”

为何《创世记》第一章没有用漫长年龄的词?

罗斯举出的圣经,表面上支持漫长年龄;但在另一个方面,却反击了他自己的论据。他无保留地坚持圣经其他地方使用了表示漫长年龄的词,并以此“证明”上亿年的时间;即使这些词有两可的意思。 但是,要是这样的话,为何神在《创世记》第一章没有用这些词来表达创造用了一段长久的时间呢?如果这是祂的本意的话。为何反而用编号的天,加上有晚上和有早晨呢?这样的用法在圣经其他地方都是指每天24小时。
诚然,罗斯在《创世记的问题》(The Genesis Question, 以下简称GQ)第65页的争辩,似乎忘了他自己对年老地球的“证明”。他说:“在圣经里用的古希伯来文(不是在摩西和大卫之后的希伯来文),除了yôm之外,没有别的词带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含义”;而且引用了他自己的书(C&T)和《旧约神学词录》(Theological Wordbook of the Old Testament, 以下简称TWOT)。罗斯早期的书 C&T这样宣称(第47页):

“年轻地球论者也持这样的观点,即希伯来文中עולמ (‘ôlām,与 yôm相反)是用来表示一段长的时间。不过,希伯来文词典显示,只有在圣经以后的著作里‘ôlām 才表示一段长的时间。在旧约圣经的时代,它的含义是“永远”、“不休止”、“长存的”、“总是”、“古时”或“遥远的过去、未来、或两者”。它的范畴不包含一段确定的时间。”

Van Bebber和Taylor (VB&T:76–77)指出,罗斯所引用的书(TWOT)又一次与他自己相矛盾。他们说明希伯来文的‘ôlām和与之对应的希腊文的 αιων (aiōn) (英文的eon就是从这衍生出来的)通常的含义是“长久的时间”。

TWOT 2:673 说明,这个词“….不只限制在将来”,还可以用来描述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但极少,如果有的话,指一个无限的过去”,而且这个词本身没有“无穷尽”的意思。这“由两个事实可以显明:它有时是用于发生在过去一个确定的时间点的事件或状况;有时有必要重复该词,不只是说‘永远’,而要说‘永永远远’”。

BDB的词典也是这样解释的。它给的定义是“一段长时间,古代或未来”。HALOT也说明‘ôlām 的意思是“长时间,时间段”。它还加上,“常指永恒、永久,但不是哲理上的”(数学的无限长的一段时间)
在诗139:24,大卫求耶和华说,“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 ( דרך עולמ derek ‘ôlām) ”。‘ôlām这个词是处于构建状态,常常是指过去的一个时候。第1-18节表明‘ôlām是指诗人一生中的早年,不是上亿年前。3

如果神想要表达很长的一段时间,祂可以有很多的词使用。4 例如:

• יומים (yāmîm, yôm的复数) 独用或带“晚上和早晨”,意思就是“那是有晚上和早晨的许多天”。这是教导创世是在过去,用了一段时间完成的最简单的方法。它表示许多天,有可能是一段漫长的时间。
• דר /דיור (dôr/dōr) 意思是“一代”或“一段时间”,可以很理想地用来表示一连串的时代,如果这真是神想要表达的。
• עד (‘ad) 是我们前面见过的词,意思是“古老”甚至“永远”,总是与介词一起使用。仿照伯20:4,如果祂有这样的意愿,神完全可以告诉亚当,太阳、星宿、动物等等是“亘古以来的”。
• קדם (qedem) or קדמה (qedmah) 有时被译为“亘古的”或“古老的”。
• נצח (netsach) 表示“总是”,“永存”或“永远”。
• תמיד (tamîd) 意思是”不断地”或“永远”。
• ארך (‘orek) 与 yôm 一起用时译为“许多日子”。
• עת (‘et) 意思是一般的“时间”,可以用来表示不明确的一段时间。
• מועד (mô‘ ēd) “时间”, 也用来表示“季节”
• זמנ (zemān) 表示一个“季节”或“时间”。

要教导上亿年的时间,神还可以用这样的词语:“无数无数年以前”。再不精确一点,神可以用海边的沙和天上的星来比拟巨大的年数。然而神没用,反而强调字面上的几天。

神是一个巨匠,所以祂需要很长的时间吗?

当曲解圣经达不到目的时,罗斯便诉诸一个极其主观的论点(C&T:142): “观察技艺高超的雕塑家、画家、诗人,或任何的艺家,你会发现他们创作杰作时,会比其它一般作品多花更多的时间。从每一件杰作,可以看见融入了他们快乐的辛劳,艺术家还常常停下来欣赏、评估还未完成的作品。”

很难相信罗斯是认真的。人类的艺术家花很长的时间,因为他们是有限的;但是全能的造物主是无限的。理所当然,越有能力和技艺意味着需要越少的时间,所以有无穷能力和技艺的就不需要时间!如果我们意识到时间也是神创造的,这一点就更显而易见了。

值得注意的是,神迹的一个特点就是快;比如,一瞬间变水为酒。更进一步,若按照罗斯的“巨匠”类比,将来新天新地的受造也需要上亿年的时间,想必也会有无数的死亡和痛苦发生。无论如何,罗斯的前题设想都是错的。很多杰作是很快完成的;比如,亨德尔的《弥赛亚》就只用了三周的时间(1741年8月22号至9月14号)。

“对百万的恐惧”

罗斯宣称:“反对上亿年的主要动机,是害怕它使进化成为可能”,于是GQ:92有“对百万的恐惧”这样的标题。这样的宣称,显露他对创造论文献和前面讲的进化/变异的故意无知。在罗斯开始写书之前的很多年,像德恩∙格西博士(Duane Gish)等创造论先锋们,就旗帜鲜明地表明他们相信根据圣经和科学,地球只有几千年的年龄。同时格西也有力地指出,即使有上亿年的时间,进化也不可能;如:

所以,不管地球是一万年,一千万年,还是一百亿年,化石记录都不支持广义的进化论。5

例如,一个含100个氨基酸的酶,这样简单的分子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五十亿年的时间里出现。6

再者,创造论者已经多次证明生物遗传变异的过程是一个信息损失的过程;越长的时间对进化论更是不利,而不是有利。突变带来的基因复制误差的累积,自然选择带来的信息损失,都导致物种更趋向灭绝,而不是向上的进化。因此,如果我们的论述从逻辑上表明漫长的时间是进化论的阻碍,我们怎么还会害怕上亿年“有利于进化论”呢?

结论

罗斯的错误,在于他用来证明“古老”的词,实际上都是相对性的词。这些词代表的年老,只是以人类的历史为尺度,完全可以与几千年的年龄相容。如果解经方法正确,这些词都不能用来证明罗斯所说的“古老”,而必须按照圣经清晰的教导来解释,比如,《创世记》第一章,带有晚上和有早晨、并编号第几天,还有家谱,记载了年数。罗斯的做法与此相反—— 他决意把“年老地球科学”当作他的权威,并以此来解释年老的词。这对圣经的作者和读者而言,完全是外来的。

既然有这些表示古老久远的词,就说明如果神想要告诉我们在人类之前已有漫长的时间,祂确实可以用很多方式来表达。但讲到创世,祂没有用任何一个那样的词。祂反而特意注明,亚当是在一个“寻常”的创世周的第六天受造的。《创世记》第一章,完全没有出现表示古老久远的词。这是对“一日一时代论”的一种强有力的反驳。

罗斯其他的论点完全是主观的,或出自对创造论者写作动机的不公正解读。

参考文献

  1. 申命记2:10,12,20;约书亚记11:10,14:15,15:15;士师记1:10,11,23, 3:2;路得记4:7;撒母耳上9:9;列代志上4:40,9:20;列代志下9:11; 尼希米记13:15;约伯记17:6,42:11; 耶利米书7:24.
  2. A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and Other Early Christian Literature: “ekpalai … 1. pert. to a point of time long before a current moment, long ago II-Pet. 3:5. 2. pert. to a relatively long interval of time since a point of time in the past, for a long time II-Pet. 2:3”.
  3. D. Graves, Psalm 139, paper for Old Testament, 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 2001, p. 19. 他也相信这节经文的部分意义要在末世应验。
  4. R. Grigg, “How Long Were the Days in Genesis 1? What Did God Intend Us to Understand from the Words He Used?” Creation 19(1):23–25 (1996). J. Stambaugh, “The Days of Creation: A Semantic Approach”, J.Creation 5(1):70–76 (1991).
  5. D.T. Gish, Evolution: The Fossils Say No! 2nd edition (San Diego, CA: Creation-Life Publishers, 1973), p. 43. 该著作后来改为Evolution: The Fossils STILL Say NO! (El Cajon, CA: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 1995), 但是1973的版本显示罗斯的宣称毫无根据。
  6. D.T. Gish, “The Origin of Life: Theories on the Origin of Biological Order”, ICR Impact 37:iii (1976).
Advertisements

约拿单•萨法提《反驳妥协》 第十章 “基于圣经的” 年老地球论的论证》有1个想法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