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上帝创造了宇宙,那么谁创造了上帝? ——回应批评家的质问

作者:约拿单·萨法提   翻译:中国创造论团契

原文见 http://creation.com/if-god-created-the-universe-then-who-created-god

许多怀疑论者都会问这个问题。然而上帝的含义是宇宙的造物主,并且他本身是自存的,非受造的,所以问“谁创造了上帝?”就像问“那单身汉和谁结婚了?”一样,问题本身不合逻辑。

而更有深度的人可能会问:“如果宇宙需要起因,为什么上帝不需要起因? 如果上帝不需要起因,为什么宇宙又需要起因呢?”基督徒可以按照以下思路回答这个问题:

  1. 任何有开始的事物都有一个起因。1
  2. 宇宙有一个开始。
  3. 因此宇宙必定有一个起因。

以下粗体标出的词语需要特别强调。由于宇宙有开始,所以必须有起因,见下文。而上帝与宇宙不一样,祂没有开始,所以不需要有起因。根据有诸多实验结果支持的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可以知道,时间是与物质和空间相连的。这样,时间本身就是随着物质和空间而开始的。按照上帝的定义,祂是整个宇宙的创造者,所以也是时间的创造者。因此祂不受限于自己所创造的时间,就没有时间维度上的起点。上帝是 “那位至高至上,住在永远”的(以赛亚书57:15)。因此上帝的存在没有起因。相比之下,有充分证据表明,宇宙有一个开端。这可以从物理学最基本的定律——热力学定律得以证明。

  • 定律1:宇宙中物质-能量的总量恒定的。
  • 定律2:能被利用(做功)的能量越来越少 ,或者说熵不断趋向最大值。

如果物质-能量的总量是有限的,能被利用的能量又不断减少,那么宇宙就不可能在过去一直存在,否则到现在它应该早已耗尽了所有可用的能量,达到了宇宙“热寂”状态。例如,所有放射性原子全部已经衰变,宇宙的每一部分的温度都相同,再没有可维持运动的能量了。因此,明显的推论是,宇宙开始于距今有限的一段时间之前,那时有很多可用的能量,现在这些能量已经慢慢减少了。

现在,如果提问者同意宇宙有一个开端,却不同意开端需要起因,又该怎么办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任何开始都需要起因,没有人能否认这一点。如果否认了这个因果定律,所有科学和历史都会无以立足。试想如果警察不去调查凶杀案或盗窃案的起因,法律还怎么执行呢?同理,宇宙是不能自我产生的——没有任何的事物能够自我创造,因为这意味着在它存在之前,它已经存在了——这明显是逻辑悖论。

总而言之

  • 可以证明宇宙(包括时间)有一个开始。
  • 如果有人认为事物能在没有起因的情况下开始,这种认识不符逻辑。
  • 因此,宇宙的开始需要一个起因,正如创世记1章1节和罗马书1章20节所述。
  • 上帝是时间的创造者,超越时间之外,祂没有时间意义上的开端,祂是永存的,因此不需要起因。

反驳论证

要想驳倒一个论证,只有两种方法:

  1. 证明这个论证的逻辑是错误的。
  2. 证明这个论证至少一个有前提条件(即论据)是错误的。

a)论证是否有效?

一个有效的论证不能存在“前提真而结论假”的情况。注意,论证的成立与否并不取决于前提是否真实,而在于论证的逻辑形式。本文中的论证是有效的,因为它与下面这个例子的逻辑形式是一样的:所有鲸鱼都有脊椎,莫比·迪克是一条鲸鱼,因此莫比·迪克有脊椎。

b)那前提都是真的吗?

1)宇宙有一个开端吗?

无神论者卡尔·萨根(Carl Sagan)和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鼓吹振荡宇宙理论,试图以此避开宇宙开端的问题,以免引入创造主的概念。但是我们之前讲过,热力学定律否定了“宇宙无开端”的观点,振荡宇宙理论也不能越过这个定律(注:振荡宇宙模型是一种认为宇宙在膨胀和回缩之间相互交替、周而复始的模型)。振荡理论所假想的每一个周期都会消耗可用能量,这就意味着每一个之后的周期都会比前一个更长,宇宙也变得更大;反过来,往前回顾就应该看到一个个越来越短、越来越小的周期。因此,根据这个多周期模型:未来可以是无限的,但过去一定是有限的。2

同时,很多的证据表明,宇宙中物质的质量密度太小,根本无法产生足够的引力抑制宇宙的膨胀,以达到“膨胀/收缩”的循环,也就是说宇宙是“开放”的。即使按照最理想的预设,算上宇宙中发光物质和(在星系晕内发现的)不发光物质的总和,再加上任何可能存在的中微子的质量,并按照“年老地球论”的预设进行计算,宇宙的实际质量也只能达到“再收缩”所需的质量的一半。另外,一些新的证据如宇宙中能使光路弯曲的“引力透镜”的数量太少4,也都支持“开放型”宇宙的理论3,还有对Ia型超新星的分析也表明,宇宙的膨胀速度并没有下降到成为封闭宇宙的程度5,6,宇宙现存物质的质量大概只有“大收缩”所需质量的40 – 80%。顺带一提,宇宙的质量对于大爆炸理论的最流行的版本,“膨胀”说,也是一个重大问题,因为这样的质量密度刚好会造成“坍塌”,形成一个‘平坦’宇宙。

最后,我们还不知道有什么机制可以在假想的“大收缩”之后带来反弹(再膨胀)7。最近耶鲁的比特莱斯·汀斯利(Beatrice Tinsley)教授解释说,即使在数学上得出一个振荡的宇宙,也“没有已知的物理机制能够逆转灾难性的大收缩”,无论是从物理学理论还是从现实情况来看,这些宇宙模型都是从大爆炸开始,然后膨胀,坍塌,就没有了。8

2)否认因果关系

一些物理学家坚称,量子力学可以违反因果关系的法则从虚无产生物质。例如,保罗·戴维斯(Paul Davies)写道:“……量子跃迁可能使时空从无到有凭空出现。……粒子可能会在没有特定的因果关系下莫名其妙地出现……量子力学的世界经常从无变有”。9

这种论点完全是误用量子力学的原理,事实上,量子力学世界中从来不会“由无变有”地产生物质。戴维斯自己也承认“读者不必对之前他的讲法太过认真。”

“宇宙是量子波动”这个理论就必须假定“有某些物质产生了波动”, 他们所谓的“量子真空”其实存在很多物质或潜在的反物质,而并不是“没有物质”的状态。我在博士论文研究中对于量子力学有过大量的理论和实践经验。

例如,拉曼光谱是一种量子力学现象,从其光谱波数和谱带的强度,我们就可以计算出产生谱带的原子质量和原子之间结合力的常数。如果要论证无神论者的观点:“宇宙不需要起因就能存在”,那就需要发现不因量子震动态变相而出现的拉普曼光谱,或者是找到在没有原子核存在的情况下产生了阿尔法粒子的现象,等等。

如果量子力学像一些人想象中的那样可以违反因果定律的话,我们就不应期望这些现象必须有一个因由了。这样我就可以烧掉我的博士论文,同时所有的光谱学期刊以及任何核物理的研究都应当关门大吉了。

同样,如果没有起因的话,就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个宇宙会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出现,也无法解释为什么出现的是这个宇宙,而不是一只香蕉或一只猫。宇宙自身的任何特征都无法被用来解释它为什么会这样存在,因为这些属性是宇宙产生之后才有的。

宇宙是由上帝创造的这个观点合理吗?

怀疑论者要拒绝上帝的存在,他们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是坚称宇宙在时间内被造是自相矛盾的说法。戴维斯指出,因为宇宙的开始就是时间的开始,那么关于“宇宙开始之前发生了什么事”的讨论是毫无意义的。同时,他又主张因由必定先于结果,因此如果在宇宙开始“之前”不会发生什么事件,那么讨论宇宙开始的因由也是毫无意义的。

但哲学家和新约学者威廉·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在他的评论10中指出了戴维斯的哲学缺陷,他指出戴维斯不懂哲学领域中长期讨论的因果关系同时发生的概念。康德(1724 – 1804)举了一个例子,重物放在垫子上的时候同时会对其产生压力。克雷格说,时间的第一个时刻就是上帝创造宇宙的时刻,同时也是创造物开始存在的时刻。马科·凯(Marc Kay)在批判戴维斯的著作《上帝的思想》中也进一步的指出戴维斯在逻辑上和物理学上的错谬。11

还有一些怀疑论者声称,以上这些分析都只是尝试性的,因为这正是科学的本质,所以这些也不能用来证明上帝的创造。显然,怀疑论者不应该翻云覆雨:一边说“科学已经证明了圣经是错误的,”一边又在科学与圣经一致时,改口说“科学本来就是一种尝试”。

参考与注释

  1. 事实上,“起因”这个词在哲学上有多层意思,在本文中,具体指的是成因,就是使事物存在的主要因素。
  2. Novikov, I.D. and Zel’dovich, Ya. B., 1973. Physical Processes Near Cosmological Singularities. Annual Review of Astronomy and Astrophysics 11:387–412. 在第402页,作者指出:“每一次循环都使熵值不可逆转地增加。如果重子数保持恒定,每一个循环必然带来总质量和总压力的增加,因此总体半径也会一次比一次大,见图4. 所以多周期宇宙有着无限的未来,有限的过去。
  3. Schramm, D.N. and Steigman, G., 1981. Relic Neutrinos and the Density of the Universe. Astrophysical Journal243:1–7.
  4. Watson, A., 1997. Clusters point to Never Ending Universe. Science278(5342):1402.
  5. Perlmutter, S. et al., 1998. Discovery of a supernova explosion at half the age of the universe. Nature391(6662):51. 同期23-24页有 David Branch的评论 Density and destiny。
  6. Glanz, J. New light on the fate of the universe. Science278(5339):799–800.
  7. Guth, A.H. and Sher, M., 1983. The Impossibility of a Bouncing Universe. Nature302:505–507.
  8. Tinsley, B., 1975. From Big Bang to Eternity? Natural History Magazine. October, pp. 102–5. Cited in Craig, W.L., 1984. Apologetics: An Introduction,Chicago: Moody, p. 61.
  9. Davies, P., 1983. God and the New Physics, Simon & Schuster, p. 215.
  10. Craig, W.L., 1986. God, Creation and Mr Davies.  J. Phil. Sci.37:163–175.
  11. Kay, M., 1996. Of Paul Davies and The Mind of GodJournal of Creation10(2):188–193.
Advertisements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