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俗科学家批驳大爆炸理论

卡尔·威廉 著  CCF译  原文见http://creation.com/secular-scientists-blast-the-big-bang

看到众多基督教领袖对大爆炸理论不仅持包容态度,而且是全力拥护,实在令人吃惊。根据他们的言论,信徒似乎应该将这个理论视为捍卫信仰的主要依据,说什么 “我们终于可以用科学证明宇宙有一位创造者了。”

然而,屈从于“为世界所接纳”这一诱惑,代价是沉重的,至少在物理学和天文学领域是这样。我们一直以来都在告诫基督徒:把大爆炸理论纳入基督教思想,无异于将木马运进特洛伊城墙内。

这么说是因为:

  • 接受大爆炸理论就必须接受一连串与圣经根本无法相容的事件[如:地球出现于太阳之后,而非先于太阳——参见“两种世界观的冲突”(Two worldviews in conflict)和“若太阳不是到第四天才被创造,创世记一章中的“一天”如何能按字面理解?”(How could the days of Genesis 1 be literal if the Sun wasn’t created until the fourth day?)]
  • 大爆炸理论的“几十亿年宇宙进化论”不仅是建立在自然主义的假设上,而且与耶稣亲自所说的话相悖。耶稣说,一开始就有人,人不是漫长的‘创造过程’的末尾阶段才出现(马可福音10:6)-参见“耶稣与世界的年龄”(Jesus and the age of the world)。
  • 根据大爆炸理论,星体、太阳系和包括地球在内的行星是在缓慢进化的过程中形成的,这也意味着相信大爆炸理论的基督徒就不得不接受‘地质进化论’(在地球上有化石的岩层都是经几百万年沉积形成的)。结果便是:他们就只能否认全球性洪水,接受死亡、血腥厮杀和疾病(如化石所显示的)现象是亚当之前就有的事情。这样一来,被造物的堕落、受咒诅以及这对我们现实世界造成的影响,两者之间的关系被切断了,也就使得基督徒无法从圣经的角度回答世界上为何会有痛苦和邪恶的问题(上帝创造了一个美好的世界,但是罪将这美好的一切破坏了)。见“恐怖分子和死亡”(Terrorists and Death)和“年老地球的上帝”(The god of an old earth
  • 今天神学与当下科学的联姻就意味着明天神学很可能要守寡。

其实,大量迹象表明这个情况正在上演。以前相信宇宙大爆炸理论为无可辩驳的“科学”而接受它的人们,现在发现自己上了当。一个天文网站 (www.cosmologystatement.org) 和《新科学家》(雷诺(Lerner, E.)Bucking the big bang, New Scientist 182(2448)20, 22 May 2004)最近发布了33位领军科学家提名的《致科学群体的公开信》引起轰动。www.rense.com网站上一篇名为《33位顶尖科学家批驳大爆炸理论》的文章说道: ‘大爆炸已经成为主流的宇宙历史观。然而这个理论成为主流的原因并非因为其科研方法的卓越,而是因为这个理论可以给相关学者带来更多的研究经费。上述观点来自于埃里克·雷诺、地球科技(Earthtech.org)的数学家麦克·伊布森(Michael Ibison)和其他几十位科学家。

公开信的摘录如下:

  • 今天的大爆炸理论,依赖于条目不断增加的假设,这些假设是我们从未实际观测到的东西,其中最典型的有暴胀、暗物质、暗能量。没有这些假设体的支撑,天文学家的所观测到的和大爆炸理论的预测之间存在致命的冲突。

“然而大爆炸理论离开这些假设就无法成立。没有假想出来的暴胀学说,大爆炸理论就不能预测今天所观测到的均匀的、各向同性的宇宙背景辐射,因为宇宙中距离大于几度的各个不同的部分不可能具有相同的温度和相同的微波辐射量。暴胀理论要求的密度要比太初核合成(亦即该理论对宇宙轻元素起源的解释)所需的大二十倍。「这里指的是“视界问题”,也同时支持我们在《光传播的时间:大爆炸理论面临的难题》中的观点。」

  • 在任何其他的物理学科中,人们都不会容许这类情况存在——为了弥合理论与观测之间的鸿沟而在模型中不断地增加假设的物体。这种做法至少会引起人们对该理论合理性的高度质疑「原文强调」。
  • 不仅如此,大爆炸理论的定量预测没有一个被随后的观测所证实。该理论的支持者所宣称的成功(得到证实)的案例,多是通过后知后觉地不断增加一系列的可调参数反过来去迎合观测结果,正如托勒密的地心说需要一层又一层的本轮。

持与大爆炸理论不同意见的人说,有其它一些宇宙学理论确实可以做出成功的预测, 虽然这些模型无法回答所有的问题。但是,他们说:‘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缺乏资金,这些理论无法完善和发展。事实上,这些与宇宙大爆炸学说不同的理论已经不能自由地进行讨论和验证了。’

那些要求基督徒接受‘宇宙大爆炸理论’是‘科学事实’的人分辨说,大爆炸理论几乎是整个科学界所接受的。但是那33位持不同观点的科学家指出了很多创造论科学家都很熟悉的情况:‘在大多数主流学术研讨会上,都缺乏开放式的学术思想交流……怀疑和相反观点是不允许的,而且年轻的科学家即便对大爆炸理论持反对意见,也已经习惯不做声。质疑大爆炸理论的人担心公开自己的意见,会他们影响科研经费的申请。

进化论者兼科学史家艾乐文·理查德兹(Evelleen Richards)提到,一些其他的宇宙学理论,虽然也持有宇宙进化的观点,但由于对经典理论宇宙大爆炸构成挑战,也得不到重视。见《科学……事实有待检测》。这应该能让圣经创造论者看到其面临的更艰巨的挑战。

我们今天不是常能在报纸中看到很多关于‘观测结果’支持大爆炸理论的报道吗?实际上,这几位杰出的非基督徒科学家说:‘就连对观测结果的解释也会受到成见的左右,一个结果正确与否全看它是否支持大爆炸理论。于是,所观测到的红移、锂和氢的丰度、星系分布的数据冲突,连同其他问题都被忽视或轻视了。

科学是人类得力的工具,但它需要被人们理解而不是被人们崇拜。科学可能犯错,它同时是不断变化着的,可以通过科学确定的东西很有限。正如创造事工国际经常指出的,大爆炸理论不像是科学概念,更像是宗教教条——建立在人本主义这一宗教之上。正如这些反对大爆炸理论的人所指出:

‘只支持大爆炸理论框架下的研究项目,这样的做法会削弱科学方法的一个基本要素——不断地根据观测结果去验证理论。这样的限制使得公正的讨论和研究无法开展。’

不仅如此,事实根本不是“透过望远镜‘看到’几十亿年前的大爆炸”——尽管许多本应该更明白的人也天真地这么认为。观测结果一如既往地透过世界观“镜片”被解读和过滤。这些发展大爆炸理论的人,他们的思想受到了世界的价值观的过滤并不少于那些如今也喊着皇帝没穿衣服的人。他们想要一个自行产生的宇宙,而他们的对头想要的是一个永恒的非受造的宇宙。但是从基督徒的角度来看,二者都公然藐视他们的创造者所叙述的事实。

达尔文主义已经落跑,而魔鬼仇敌正在试图诱惑信徒接受另一个攻击圣经权威的理论,这个理论更狡猾却更致命。渐进创造/大爆炸等理论在福音性群体中猖狂蔓延,仇敌应该是自认已经占了上风。

对于今天福音派的最严重的妥协性立场,我的同事约拿单·萨弗拉蒂博士(Jonathan Sarfati)刚出的《绝不妥协》(Refuting Compromise)对所涉及到的问题作了深刻有力的剖析,这不是随便推荐的参考资料。书中第五章直击大爆炸理论的漏洞,揭示了这个忽视了众多科学问题、由错谬逻辑撑起的理论,如何最终成为一个权威的理论典范—-这章的部分内容与上文摘录的反对大爆炸理论的进化论宇宙学家所写的信件相符。书中也讲到如何在不依赖大爆炸理论的情况下,任然使用‘第一因’的论证方法。这本书有着穿透迷雾般的清晰度和逻辑性,它定会成为一部基督教经典,并拥有改变文化的力量。我强烈建议本文的所有读者都找这本书(《绝不妥协》)来读,读后借出去,让更多的人看到。

Advertisements

请反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